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68章 平地起惊雷



    宋青书忽然想到一事,面色古怪地说道:“你刚才说和段正淳相处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可王语嫣又是段正淳的女儿,难道你们假戏真做了么?”

    他不禁想到前世一个笑话,总结天龙八部的绝世美女,一般只有两个来源,一是段正淳的精.子,二是李秋水的卵子,王语嫣两样都占了,难怪能迷得段誉神魂颠倒。★★

    “谁告诉你语嫣是段正淳的女儿?”李青萝大怒。

    “那她是谁的女儿?”见她反应这么激烈,宋青书顿时傻眼了。

    “当然是我丈夫的女儿。”李青萝没好气地说道。

    “你真的确定?”这么反常识的事情宋青书一时间有些没消化过来,心想怎么没按原著来啊,这蝴蝶效应也真够大的。

    “这我怎么会确定不了?”李青萝秀眉一蹙,显然不明白他在疑惑什么。

    “呃,我的意思是有时候孕期推算并不是那么准确……”宋青书其实一直疑惑一件事情,若是一个女人连续两天和不同男人上了床,最后怀孕了,她怎么能确定自己孩子是谁的?各种影视作品中,女人好像都清楚孩子他爹是谁,可实际操作中真的可能么?

    听完宋青书的疑惑,李青萝脸色煞白,抓起床上的枕头便往他头上扔去,怒道:“我都没让姓段的近过我身子,又怎么会怀他的孩子!”

    “呃?”宋青书顿时傻眼了,这剧情走向越来越不对了,不过按照李青萝的性子,应该不会说谎,他就不得不感叹,段正淳这种花丛老司机,居然也有翻车的时候。再联想到刀白凤那顶绿油油的帽子,宋青书忽然间有些同情起段正淳来。

    “不管你信不信,除了我丈夫之外,你是我唯一的男人。”李青萝话一出口,整个人就愣住了,她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刻意这样解释一番。

    宋青书眉毛一扬,忍不住吹了个口哨:“这下赚大了!”

    李青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下流无耻!”

    宋青书脸上忽然现出一丝暧.昧之色,指了指她身下的床单:“下流?也不知道刚才谁流得多。”

    “你!”李青萝霍然起身,这些年来身为白莲圣母,何时听过这样轻佻的话,眼中顿时泛起一丝杀气,只不过刚一起身,小腹下方顿时传来一阵酸麻之感,双腿一软,整个人立马站立不稳往下摔去。

    “夫人脚软了。”宋青书搂着她丰腴温热的身体,微笑着说道。

    “还不是你干的好事!”李青萝话一出口,顿时觉得不妥,似乎更像恋人间**的语气,急忙一把推开了他,自己重新坐回到了床上。

    看到她有些恼羞成怒的迹象,宋青书决定还是暂时不继续刺激她了,急忙转移话题道:“既然你和段正淳并没有生什么,那为何秦红绵要三番四次派女儿来杀你?”

    “她蠢呗!”李青萝不屑地哼了一声,“她以为姓段的离开她是因为我插足的缘故,岂不知姓段的需要那刀白凤背后的百夷势力稳固段家皇位,他背着刀白凤在外面沾花惹草,已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又岂敢真正将外面的女子娶到家中?”

    宋青书听得暗暗佩服,李青萝果然不愧为白莲圣母、临川王氏的媳妇,这眼界绝非一般江湖女子可比。前世看《天龙八部》的时候,他也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段正淳堂堂一个王爷,居然不能将那些红颜知己娶回家,只能祸害了她们一生,到了这个世界,特别是进入金、清两国庙堂之上后,潜心研究过各国的局势,对大理的情况略知一二后方才了然。

    大理段氏虽然名头响亮,但大理的权力还是掌握在几支少数民族手中,其中百夷族最为强大,可以说谁得到了百夷族支持,谁就能当上大理国皇帝。

    刀白凤身为百夷族长之女,再加上百夷族又是一夫一妻制,段正淳又岂敢将外面的情人接回家中?

    “好了,该说的已经说了,你打算怎么处置我?”李青萝颇为冷淡地说道。

    “呃,我素来崇敬岳武穆,你既是他的亲人,我又岂会为难你,你在这里好好养伤吧。”宋青书讪笑道。

    “把你衣服脱下来。”李青萝面无表情地说道。

    “啊,你还想要?”宋青书吃惊地望着她。

    “要你个大头鬼!”李青萝顿时大怒,“我只是不想一直裹着个被子而已!”

    目光落在她身上,只见她浑身裹着被子,露出了雪白细腻的香肩与粉颈,反倒比没穿衣服还要诱惑几分,宋青书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忽然觉得小腹又有些热。

    他终究不是禽兽,知道这个时候除非用强,对方绝不会再同意,只好按下心中绮丽心思,将衣服脱下来披在了她肩上。

    “你可以滚了。”李青萝眼帘低垂,冷冷地说道。

    宋青书苦笑一声,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也是自己占了大便宜,被她骂几句倒也没什么。

    “等等!”当宋青书走到门口之时,李青萝忽然喊住了他。

    “什么事?”宋青书心中一喜,回过头来望着她。

    李青萝面露犹豫之色,良久过后才吞吞吐吐问道:“你……你和语嫣到底有没有什么?”

    “夫人想不想我们有什么?”宋青书笑道。

    李青萝脸色转冷:“以后不许你对语嫣动心思!”

    宋青书眉毛一挑:“夫人只是不许我对语嫣动心思,那是不是表示我可以对夫人动‘心思’?”他故意在心思二字上咬重了读音,语气颇为暧.昧。

    “滚!”李青萝回应他的则是一个枕头。

    宋青书苦笑着拿着枕头回到了自己房间,见屋中一个少女以手支颐,正在桌上打着瞌睡,不是木婉清又是谁!

    宋青书顿时一阵歉疚,正想上前将她抱到床上休息,木婉清已经听到开门的动静,迷迷糊糊抬起头来:“你怎么弄得这么晚?”

    这一声问得极为自然,仿佛妻子对晚归丈夫的问候,宋青书心中一暖,同时更不敢以实相告,免得伤了她的心,只好说道:“她受的伤比较严重,所以耽搁的时间久了点。”

    “哦,那你肯定很累了,快睡吧,时间很晚了。”木婉清很自然地说道,两人早就在一张床上睡过了,虽然没有展到最后一步,可是其他所有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

    “好!”刚才在李青萝那里虽然充满了荷尔蒙的快.感,可他心中没有爱只有欲,对木婉清却不一样,他是自心底的疼惜。

    “我要杀了那女人!”谁知道木婉清忽然神色一变,抽出身边宝剑便要往外冲。

    “怎么了?”宋青书急忙拦住了她。

    木婉清咬着嘴唇,眼神中充满委屈之意,良久过后方才说道:“你身上有她的香味。”

    宋青书头皮一麻,顿时感觉到了修罗场的气息,不过事到如今,他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我要救她,当然免不得和她接触了,难免会染上她身上的香味。”

    “那你的衣服呢?”木婉清指着他身上,眼中隐隐泛出泪花。

    宋青书暗呼糟糕,都怪自己仍在震惊李青萝所说的那些信息,导致反应比平日里慢了一拍,居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我替她疗伤的时候,她的衣裳被汗水湿透,为了避免她走光,我就把衣服给她披上了。”信口胡绉之下,宋青书居然也找了个说得通的理由。

    “你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好!”木婉清倒没有怀疑他的话,只是难免醋意大。

    “其实是这样的……”宋青书明白言多必失的道理,若是被她继续追问下去,难免不会露出马脚,连忙主动引开话题,将岳飞是李青萝了一遍。

    说完过后,宋青书叹道:“婉清,岳武穆是所有汉人的英雄,我素来也极为敬仰他,这次碰到他的亲人,又岂能狠得下心伤害她呢。”

    听到他的话,木婉清脸色数变,忽然幽幽一叹:“可我不是汉人……”

    宋青书这才醒悟到,不管木婉清亲爹还是养父,一个是大理段式,一个是西夏木氏,都非汉人。

    “你娘是汉人啊,你当然也算半个汉人了。”宋青书急忙安慰道。

    “宋郎,你若是知道我娘的背景,恐怕就不会再喜欢我了。”木婉清忽然间嘤嘤地哭了起来。

    见她没来由地哭了,宋青书顿时急了,急忙替她擦拭眼泪:“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惹你伤心了?”

    “你不是最敬仰岳武穆么。”木婉清抽泣地说道。

    “这有什么问题么?”宋青书急忙问道。

    “我娘姓秦啊。”木婉清哭声更大了。

    “姓秦又怎么了?”宋青书依然一头雾水。

    “秦桧的秦。”木婉清眼泪汪汪地望着他,声音虽轻,却仿佛平地惊雷。

    “啊?”宋青书顿时傻眼了,万万没想到她居然能跟秦桧扯上关系。

    “难道你娘是秦桧女儿?”宋青书试探着问道。

    木婉清摇了摇头:“那倒不是,不过他们都是秦氏一族的人。当年秦桧病死,秦家随之衰落,为了避免政敌残害,秦家剩下的人就尽数迁往了西夏。”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