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70章 欲擒故纵



    也许是出来得太急了的缘故,程瑶迦被撞了一下,整个人立马站立不稳往后跌去,宋青书猿臂一舒轻揽住她柔软的腰肢,另一手托在她背上,在半空中将她扶住了。

    “宋……宋公子?”程瑶迦脸色微红,现两人此时姿势,整个人一阵晕。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的护体真气自动反击,没撞伤夫人吧?”宋青书柔声问道。

    “没……没有。”程瑶迦摇了摇头,意识到现在姿势有些不妥,自己半边身子紧紧贴在对方小腹之下,连忙挣扎着想起来,“你……能不能先让我起来?”

    宋青书伸手一托,将她扶了起来:“夫人这么急急忙忙出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我……我……”程瑶迦顿时吞吞吐吐起来,情不自禁想到昨晚听到隔壁对话之后,后半夜一直患得患失,其中的纠结自然不方便再讲给他听,只好说道,“是这样的,公子昨天不是去了玉清观了么,我想打听一下有没有我……我夫君的消息。”

    “6少庄主么……”宋青书沉吟片刻方才说道,“我昨天特意为了你去见了他一遍。”

    “他现在怎么样?”尽管这段时间程瑶迦被他撩得放心荡漾,但6冠英毕竟是她丈夫,这么多年耳鬓厮磨,再怎么说也有不菲的感情。

    宋青书犹豫了一下,还是据实相告:“他状况不是很好?”6冠英遭受了蒙古人的严刑拷打,这段日子恐怕已丢了半条命了。

    “啊?”程瑶迦顿时觉得脑中一片眩晕,身子也不由自主晃了晃。

    “夫人不要太过担心,情况没你想的那么糟。”宋青书急忙扶住她,牵着她的手往园子中央凉亭走去,“我们到那里坐下慢慢再说吧。”

    程瑶迦脸颊烫,目光落在对方牵着自己的手上,心想这人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在占我便宜,难道他扮金人扮久了,也染上了金人那种粗枝大叶的习惯么?可他明明是汉人啊,应该知道女人的手又岂能随便拉的?

    犹豫了良久,程瑶迦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任由他牵着自己来到凉亭中坐下。

    “6少庄主在玉清观受了蒙古人不少折磨,不过并没有性命之忧,夫人大可放心,”宋青书将6冠英的情况大致描述了一下,忽然顿了一下,“反倒是另一件事,我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什么事情?”程瑶迦睁着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他。

    宋青书犹豫半晌,终究还是从怀中拿出一物递到她面前:“你自己看吧,不过你最好先做好心理准备。”

    程瑶迦一头雾水地接过他怀中的手帕,看到开头那殷红的’休书’两个字,原本白里透红的小脸顿时血色褪尽。

    强忍着颤抖看完整篇休书,程瑶迦顿时一阵天旋地转,然后整个人就晕了过去,幸好宋青书眼疾手快,不然她恐怕会一头栽倒在地上。

    良久过后,程瑶迦方才悠悠转醒,一副泫然欲涕的表情,嘴里喃喃自语:“他怎么能这样,这段时间我想尽各种方法救他,他怎么能这样……”

    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模样,宋青书感叹道:“这其中应该存在着误会,如果我料想没错的话,他应该是误会了你我的关系,所以才一时冲动,写下了这张休书。”

    “可是我们明明没什么!”程瑶迦咬着嘴唇说道。

    “我们真的没什么么?”宋青书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程瑶迦心头一跳,没来由地想到之前他压在自己身上的场景,是啊,她虽然口口声声说问心无愧,可真的问心无愧么?

    程瑶迦忽然产生一股浓浓的歉疚之情,对丈夫的行为立马有了几分谅解,感激地望了宋青书一眼:“谢谢你!”

    若非他提醒,自己恐怕还意识不到问题所在,之前还误会对方对自己心存不轨,可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对方实在是君子得不能再君子了……当然,他也有禽兽的时候,不过对于男人来说,那也挺正常的。

    “不必谢我,主要是我不想成为影响你们夫妻感情的罪魁祸。”宋青书话一出口,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这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真是蛋疼。

    程瑶迦咬了咬嘴唇,忽然径直跪在了他面前:“公子,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夫人快快请起。”宋青书急忙伸手去扶她。

    谁知道程瑶迦扭了扭身体,拒绝了他的搀扶,眼泪簌簌直下:“若公子不答应,我就一直跪在这里不起来。”

    宋青书只好作罢,苦笑道:“夫人你要求什么,就算你不说,我心头也有数,也罢,我答应你了,夫人快起来吧。”

    “公子答应了?”程瑶迦惊喜交加地问道。

    “谁让我这人最见不得美人垂泪呢。”宋青书微微一笑。

    程瑶迦被他温暖的笑容弄得心中一跳,急忙低下头,细声细气地说道:“谢谢公子!”

    “既然要救,那就宜早不宜迟,我们现在出吧。”宋青书扶起她说道,“不过有件事还需先和夫人说一声,我这次只能救出6少庄主,对与南宋使团其他人,我无能为力,而且也不想去冒这个险。”

    “我知道,能救出冠英我已经很满足了,又岂能连累公子遇险。”程瑶迦毕竟是个女人,她追求的无非是小家的幸福,至于南宋使团其他人,在她心中都是次要的。

    “那我们走吧。”宋青书微微一笑,便揽着她的腰肢往玉清观方向赶去。

    程瑶迦浑身一僵,不过这次很快就放松了全身,将身子紧紧贴在对方身上,减轻对方行进间的阻力。她都没有想明白,自己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搂搂抱抱,心中一点反感也生不起来。

    宋青书就这样一路带着程瑶迦来到了玉清观,因为之前数次进入探查,如今宋青书哪怕带了一个人进去也是轻车熟路,一路上明显感觉到气氛肃杀了许多,只不过上次白莲教突袭,尽管大败而归,但白莲教上次也是精英尽出,蒙古一方同样损失惨重,明显能看到守卫比之前要少,而且不少还有伤在身。

    “白莲教的战力的确不可小觑,这次是情报失误,导致预估不足,李青萝以为凭借自己就能收拾掉南宋使团一行人,若是白莲教真的倾巢而出,汝阳王府这些人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宋青书暗暗寻思,又想到了李青萝那火热动人的身体,不禁心中一荡,同时又情不自禁想到了王语嫣那纯净无暇的面容,不知道为何,他忽然觉得身子热得有些厉害。

    “阿弥陀佛,这种事情又岂能乱想呢,太无耻了,太下流了,太肮脏了……”宋青书理智不停告诫着自己,可是脑海中又会时不时冒出一些令人血脉喷张的想法。

    “公……公子,我有些……有些不舒服,能把我放下来么。”程瑶迦忽然颤声说道。

    宋青书先是一怔,注意到对方闪烁的眼神,这才意识到因为刚才的胡思乱想,自己身体起了明显的变化,而程瑶迦又被自己搂在怀里,一丝不漏地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又不方便直说,只能这般腼腆忸怩的态度。

    幸好宋青书脸皮足够厚,随意打了个哈哈,便当不知道这件事,将程瑶迦放了下来,然后一脸正色地带着她在玉清观中东躲西藏,避开了数道暗哨,来到了关押6冠英所在地。

    轻松点了守卫的穴道,宋青书带着程瑶迦再次进入了那间牢房。

    “6郎!”看到不远处只剩下半条命的丈夫,程瑶迦惊呼一声,情不自禁地扑了过去。

    宋青书耸了耸肩,也跟在后面走了过去。

    6冠英听到熟悉的声音,不可置信地抬起了头,看清妻子的样貌,眼中露出一丝欣喜之色:“瑶迦……”不过他马上看到了跟在妻子身后的宋青书,一张脸顿时阴沉下来。

    “6郎!”程瑶迦抚摸着他身上的伤口,心疼地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般簌簌直下,“6郎你受苦了。”

    6冠英心中一软,不过想到妻子和这个男人一起来,心中更是妒火中烧,厉声喝道:“你来干什么!”

    “我……”程瑶迦也没料到丈夫是这种反应,一时间委屈得说不出话来。

    还是宋青书看不过去,皱着眉头哼了一声:“当然是来救你的,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6冠英大怒:“谁要你救,我就算是死在这里,也不受你的恩惠!”

    宋青书冷哼一声,正要拂袖离去,程瑶迦急忙拉着他,用充满哀求的眼神望着他:“公子~”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让人心疼,宋青书这才停住脚步:“好吧,我就看在你面子上再救他一次。”说完伸手一扬,剑气精准地射到了6冠英身上的枷锁之上,精钢打造的锁链应声而断,看得6冠英倒吸一口凉气。

    “谢谢公子!”程瑶迦顿时破涕为笑,这才急急忙忙回到丈夫身边,“6郎,你误会公子了,他是个好人,个中缘由我出去了再慢慢解释给你听。”

    “他是好人?”听到妻子一直在帮宋青书说话,6冠英整个人都快气疯了,双眼充满血丝,恶狠狠瞪着他,若非受伤无力,他恐怕早已扑了过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