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74章 最佳容器



    听到宋青书的回答,程瑶迦顿时摇头道:“不,我不去!”

    “觉得尴尬?”宋青书笑道。

    程瑶迦抿了抿嘴唇,别过头去,也不回话。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很多话总要当着他的面说清楚的,难道夫人愿意这么不明不白被冤枉么?”

    程瑶迦脸色露出了松动之色,不过依然没有下定决心,宋青书却不由分说,拉着她往隔壁走去。

    6冠英原本在房间中黯然神伤,想到妻子跑去找那个男人,拳头一会儿紧一会儿松,不知道如今生了什么事情,只能靠猜测,可是越猜测脑中越会浮现一些不堪的画面,一想到一向温柔腼腆的妻子在另一个男人身下低吟娇.喘,他的脸便白上了一分。

    砰!

    房间的大门忽然被踹开,6冠英大吃一惊,抬头一望,现那个深恶痛绝的大胡子走了进来。

    “你……你来干什么?”6冠英原本以为现在对方正在温柔乡中,哪料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夫人快进来。”宋青书回头招了招手,见程瑶迦犹犹豫豫,过去一把将她扯了进来。

    “瑶迦?”看到妻子一脸尴尬地走进来,6冠英忽然间想到什么,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

    程瑶迦眼神有些闪烁,转过头去,有些不敢直对丈夫的眼神。

    宋青书咳嗽一声,上前说道:“路少庄主,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你,所以接下来我们就开门见山了。”

    “你想说什么?”6冠英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语气中对他有一股莫名的仇视。

    宋青书倒也不以为意,只是将程瑶迦拉到身前,按住她的肩头说道:“我知道你们夫妻间有误会,准确地来说,是你误会了你妻子。原本你们的事情我不想搀和,不过瑶迦是我朋友,我不想她受委屈。所以这次来是想郑重地和你说一声,在今天之前,你的妻子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她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好女人,绝非你想象的那么不堪。”

    6冠英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从表情看显然并不怎么相信。

    程瑶迦如遭雷噬,只能紧紧咬着嘴唇,苦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宋青书微微一笑:“其实你信不信也无所谓,只是事先给你打个招呼。另外,从今天开始,你的误会也不算误会了。”

    “啊?”程瑶迦整个人一怔,呆呆地望着他。

    “什么意思?”6冠英也疑惑地看着他。

    “因为今天我要对瑶迦做一些你想象中的事情。”宋青书唇角微微上扬,不待程瑶迦反应过来,一把搂过她就吻了上去。

    “呜呜~”程瑶迦用力拍打着他的胸膛,可惜嘴被堵住了,只能出一些无意义的呜咽声。

    6冠英脸色铁青,数次想冲上去,可是不知道想到什么,却忽然停住了脚步。

    良久唇分,程瑶迦羞得将脸别过去,不敢看屋中任何一个男人,宋青书却扭头对6冠英说道:“6少庄主一片美意,我自然不会辜负,你大可放心,我会帮你将韩侂胄他们救出来的。”

    说完过后便一把抄起程瑶迦腿弯,将她横抱在怀中径直离去,只留下一阵豪放的笑声。

    6冠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指甲都快嵌入到手掌肉里,不过想到对方最后的承诺,整个人仿佛认命般叹了口气。

    宋青书抱着程瑶迦回到房内,忽然觉得胸膛一阵湿润,低头看去,原来怀中佳人早已泪流满面。

    “夫人心中是不是怪我?”宋青书将她放到了凳子上,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你终于满意了,这就是你想看到的么?”程瑶迦忽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宋青书摇了摇头,柔声说道:“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其实我更想看到刚才6少庄主暴起难,哪怕他武功远不如我,但也要表现出维护你的意思。只要他刚才开口,我绝不会将你带走的。”

    “我不信!”程瑶迦扬起头,紧紧地盯着他的双眼。

    “不错,我的确舍不得夫人,在我心中,祈祷了千遍万遍,让6少庄主不要留你,幸好他最终没有让我失望。”宋青书笑道。

    程瑶迦神色一黯:“你赢了。”

    “感情这种事,又岂有输赢。”宋青书摇了摇头,安慰她道,“我们不说那些不高兴的了,我们来喝酒吧。”

    “好,我们喝酒吧!”程瑶迦仿佛也放开了一切,只不过笑容中难免露出一丝苦涩之意。

    宋青书给两人酒杯蓄满了酒,方才说道:“貌似现在该夫人敬我了。”

    “好,我敬你!”程瑶迦脸颊隐隐现出一浅浅梨涡,双手端着酒杯举到了宋青书面前。

    谁知道宋青书却说道:“夫人这酒敬得未免太没诚意,我不喝。”

    程瑶迦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那你要我怎么敬你?”

    宋青书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反倒说道:“古人有云,葡萄美酒夜光杯,不过在我看来,这夜光杯虽好,却非盛葡萄美酒的最好容器。”

    程瑶迦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下意识问道:“那什么才是盛葡萄美酒的最好容器?”

    宋青书望了一眼她娇艳欲滴的红唇,答道:“就算是再上好的葡萄酒,经过几蒸几酿,难免会有一丝酸涩之气,原本解这酸涩之气最合适的东西就是糖了,只可惜糖太过粗鄙,未免配不上葡萄美酒的雅致。不过另外一香甜之物,既能解葡萄美酒的酸涩之意,又丝毫不落俗套。”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程瑶迦同样出身大富之家,却对此物闻所未闻,不由大感好奇,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也许是是刚开哭过的原因,如今的眼神分外晶莹透亮。

    “前明大学士有云‘泰尊初泛,霜肥汉液,宝刀新割,艳动吴腴,潄华池之香.涎,流丹齶之甘滋。’”宋青书微微一笑,“凡尘俗世,华池难寻,可在我眼里,华池的香.涎,又怎么比得上美人的香.涎?”

    “美人的香.涎甘甜无比,正是解葡萄美酒中酸涩之意的上佳之物。因此美人的檀口红唇,才是盛葡萄美酒的最好容器。”宋青书说完,便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佳人。

    程瑶迦一张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对方说得这么明白,她又如何听不出话中的意思,一时间坐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不停地挽着衣裳的下摆,显然已经芳心大乱。

    见她不为所动,宋青书不禁感叹一声:“看来夫人这酒敬得毫无诚意,不喝也罢。”说完故意作势将酒杯往桌上扣去。

    “哎~”程瑶迦急忙伸手阻止,“谁说我没诚意了!”

    不过注意到对方玩味的眼神,她依然有些窘迫:“能不能换种方法,这样未免也太难为情了。”

    宋青书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行,我就喝夫人那样敬的酒。”

    “你这人怎么这么霸道?”程瑶迦顿时娇嗔不已。

    “我就是这样霸道!”宋青书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对方目光所及,程瑶迦甚至隐隐约约感到一种肌肤的灼热感,顿时一阵心神激荡,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好,我敬你!”

    说完便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然后起身走到了宋青书面前。

    事到临头,程瑶迦终究还是没有那么洒脱,一时间怔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看着她唇角残留着一丝淡红的酒渍,在烛火照耀下,与雪白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显得分外诱人,宋青书知道事到如今,总不能真的等她主动将酒献上来,伸手一拉,程瑶迦便跌坐到了她怀中。

    宋青书低头看着她,粉脸桃腮,特别是眉宇间那股害羞之意,更显楚楚动人,他心中一动,俯身凑到她唇边,将那一丝酒渍舔得干干净净。

    程瑶迦一双杏眼顿时睁得老大,感受到对方温润的舌头,整个人情不自禁产生一种灵魂地颤栗。

    咕噜~

    程瑶迦心神激荡,雪白的脖子一阵滑动,吞咽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中显得极为明显。

    “我……我吞下去了。”程瑶迦顿时极为窘迫,恨不得有个地缝直接钻进去。

    “没关系,我喂你。”宋青书抓起桌上酒壶,往嘴里猛吸几口,然后直接印到了她红唇之上。

    “唔~”

    程瑶迦下意识想推开他,不过手伸到一半,却不知为何忽然失去了力道,就那样静静地拉着对方的衣裳,任由对方叩开她的牙关,将香甜的葡萄美酒灌入了她嘴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美酒早已喝尽,宋青书肆意品尝着她香甜柔软的嘴唇,一时间舍不得分开。

    闻着她身上传来的淡雅幽香,宋青书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一双大手不知不觉便往她衣襟中伸去。

    “不要~”程瑶迦急忙按住他的手,注意到对方错愕的眼神,忽然害羞地低下头,“我……我还想再喝一点酒。”

    “借酒壮胆么?”宋青书并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反而说道:“好啊!”

    于是又拿起酒杯吸了几口,又俯身凑到了她柔软的嘴唇上——

    之前公众号新的一期营养快线,那几个韩国健身美女,本想调查一下诸位老司机自认为能坚持几分钟,

    结果7o%的人选的是“你们四人一起上,我萧某何惧!”和尚表示无言以对。

    言归正传,要死那四个人真的一起上,能坚持过一分钟,都是英雄!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