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80章 猎人的心思

    耶律南仙再豁达终究也是女子,哪里受得了他这般打趣,一张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美目寒嗔地瞪了他一眼:“你这人~”

    “好了好了,”宋青书笑道,“不要动,还有一会儿功夫就好了。”说完急忙收敛心神继续蒸着药力。

    耶律南仙轻轻嗯了一声,别过头去不敢看他,破天荒地露出了小女儿姿态。

    又经过小半个时辰,宋青书终于将佛座小红莲的药力尽数逼入了她伤口之中,然后才替她包扎伤口。

    当宋青书指尖不小心碰触到她肌肤的时候,耶律南仙身形一颤,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我自己来吧。”

    宋青书摇了摇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自己哪里方便包?若是动作幅度过大导致伤口撕裂,那反而更麻烦。”

    “呃,好吧。”耶律南仙犹豫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为了减小她的紧张,宋青书一边替她包扎一边笑道:“没想到你整天在草原上风吹日晒,肌肤居然这般光滑细嫩。”

    耶律南仙脸色微红,不过她毕竟比一般汉人女子洒脱一些,扬了扬下巴哼了一声:“本姑娘天生丽质,你不服气么?”

    宋青书哈哈一笑,一边替她整理衣服一边说道:“也不知道将来哪个男人那么幸运能作你的驸马,妻子又有草原女子的高挑婀娜,又有汉人女子的细腻肌肤。”

    耶律南仙嫣然一笑:“不管那个男人是谁,你反正是没戏了?”

    宋青书眉毛一挑:“哦,为什么?”

    耶律南仙娇哼一声:“我耶律南仙的丈夫,自然是要一心一意对我,你惹下的情债那么多,也只有那些傻乎乎的女人才愿意跟你。”

    宋青书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不管怎样,能被郡主当成驸马候选人考虑过,在下已经倍感荣幸了。”

    耶律南仙脸上一烫,忍不住娇嗔道:“谁把你当成驸马人选考虑过啦!”

    宋青书微微一笑,并没有与她争辩,反而转移话题问道:“之前街上那是你爹么?”

    听到他的话,耶律南仙脸色一黯,忍不住点了点头:“嗯。”

    宋青书顿时奇道:“既然是你爹,那他当时为何那样做?”

    耶律南仙知道对方指的是父亲拿她做挡箭牌的事情,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我也不知道。”

    “你们这次来扬州干什么?”看到她茫然的样子,宋青书决定换一种问法。

    “名义上是说来招降李可秀的,不过就连我也清楚,如今大辽在夹缝中求生,李可秀又岂会投靠我们辽国。”耶律南仙摇了摇头,“后来才现到扬州之后爹并没有急着和李可秀接触,反倒是时刻关注则过往扬州的路人……原本我并不知道是为什么,可刚才似乎明白了,他此行是为了捉那个人。”

    宋青书知道她口中的那个人指的是田归农,心中顿时疑惑起来,看来耶律乙辛此行的目标就是为了辟邪剑谱,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剑谱在田归农手中的……

    “近些日子不知道为何,总觉得爹有些变了,可是他模样语气等等明明还是以前那样,也许是我多心了吧。”耶律南仙忽然说道。

    宋青书心中一动,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虚空:“是么~”

    注意到耶律南仙眼中的困顿之色,宋青书对她笑道:“你先休息好好养伤吧,这件事以后再查。”

    “嗯。”耶律南仙的确非常疲累,任由对方扶着她的肩膀躺倒了床上,没过多久便进入了梦乡。

    宋青书替她盖好被子,便轻手轻脚关上了门,刚出去没多久,他便隐隐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抽泣声,他循声走了过去,现树林深处凉亭中一个花信少妇正坐在那里不停垂泪。

    “夫人莫非是看到在下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吃醋过后伤心成这样么?”宋青书故意咳了一声,方才笑嘻嘻地说道,眼前这个花心少妇自然就是程瑶迦了。

    抬头看到是他,程瑶迦脸色一红,咬着嘴唇别过脸去:“公子又来取笑我。”

    “那夫人究竟为什么哭泣?”宋青书走过去坐下来,手很自然地握住了她的柔荑,笑着问道。

    程瑶迦被唬了一跳,没料到他这么肆无忌惮,心虚地四下看了看,见周围无人,这才悄悄松了口气:“还不是因为冠英的事情?”

    “6少庄主怎么了?”宋青书隐隐也猜到了一些。

    “他……”程瑶迦忽然脸色一红,犹豫了一下方才道,“大夫说他被伤了肾脉,从此以后恐怕无法……无法……”后面的话她怎么也无法说出口。

    “无法与夫人行房了么?”宋青书顺口接到,“虽然我很想对夫人说一声节哀顺变,但再怎么看,这消息对我来说都算个好消息。”

    “你这人怎么这样!”程瑶迦嗔怒不已,顿时抱以一顿粉拳。

    “我不过是说点心里话而已,”宋青书抓住她的手,见她柳眉欲竖,急忙转移话题,“6少庄主蒙此大难,肯定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夫人为何一个人跑来独自垂泪呢?”

    “他……”程瑶迦欲言又止,良久方才说道,“冠英得知那个……那个结果,整个人顿时面如死灰,不要大夫治疗,也听不进任何人的劝慰,我也是被他赶出来的,我担心他有什么想不开的,怕他……”说着说着又嘤嘤地哭了起来。

    “夫人是他的妻子,此时此刻他定然没法面对你,”宋青书沉吟片刻,“这样吧,我去劝劝6少庄主。”

    “你去?”程瑶迦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顿时面露古怪之色,心想你去岂不是火上添油。

    一看她表情,宋青书就知道她想岔了,不由笑道:“放心吧,我不会故意刺激6少庄主的,除非夫人偷偷告诉了他我的身份,不然我有绝对的把握可以让他重新振作。”

    “我绝对没有乱说过。”程瑶迦急忙摆着手,不知道为何,她也不想让丈夫知道“唐括辩”的真实身份,如今唐括辩已走,就让那件事随风逝去吧。

    “那就好。”宋青书起身说道,“和我去劝劝6少庄主吧。”

    “你……你快放手啊。”眼看离丈夫所在房间越来越近,对方还紧紧握住自己的手,程瑶迦顿时慌了。

    看到她急得满脸羞红,宋青书觉得分外诱人,忍不住凑过去在她红唇上亲了一口,程瑶迦一双眼睛顿时瞪直了,满脸地不可置信,要知道如今两人就在门外,与6冠英只有一门之隔。

    “让我一个人静静,走!”屋中忽然传来6冠英的声音,他听到想动,只当妻子又跑回来劝自己。

    听到丈夫的声音,程瑶迦急得不停用粉拳捶打着身前男人的胸膛,宋青书看到她急得快哭了,便松开了他,过他也不想将两人的关系这么快暴露,那样未免太无趣了些。

    “6少庄主,是我。”宋青书清了清嗓子。

    屋中顿时陷入了沉默,良久过后方传来6冠英干涩的声音:“宋公子请进。”他可以不理妻子,可是宋青书对他有救命之恩,又是闻名天下的金蛇王,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都得罪不起。

    宋青书对程瑶迦笑了笑,拉着她的手便推门走了进去,程瑶迦吓得急忙缩回了袖子。

    进屋之后,现6冠英形容枯槁,仿佛凭空老了二十岁一般,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身为男人,对他如今的心情或多或少也能体会一二。

    “6少庄主,我从大夫那里得知了你的状况,还望看开些。”宋青书开口说道,听得程瑶迦心头一暖,对方明明是从自己这里知道的,若是实话实说,自己少不得又得被丈夫一阵埋怨。这个男人当真是细微处体贴无比,想到这里,程瑶迦一时间有些失神。

    “这种事情能怎么看开,反正我已是废人一个,公子就不必再多费唇舌安慰我了。”6冠英苦笑道。

    宋青书腹诽不已,心想我和你非亲非故,也不想来搭理你啊。

    他之所以在6冠英夫妇身上花这么多功夫,当然不是因为程瑶迦,程瑶迦虽然楚楚动人,但这些年来宋青书身边哪个不是绝色之姿,又怎么会对一个女人着迷成这样?

    宋青书耐心地征服程瑶迦,同时接近6冠英,主要还是看重山阴6氏这块招牌。

    如今南宋境内门阀士族林立,虽然远不如魏晋那么夸张,但宋青书的身份导致他在那些贵族门阀眼中只是寒门而已,若是能得到山阴6氏的帮助,将来在南宋门阀之中更容易站稳脚跟。

    当然,山阴6氏并非顶级豪门,他带来的门阀入场券并不值得宋青书花这么大功夫,宋青书更看重的是6氏的大本营所在——山阴。

    山阴就是宋青书那个世界的绍兴,是杭州东南方的门户,同时又紧邻杭州湾。杭州也就是这个世界的临安作为南宋的都城,防范极为严密,特别是对北方、西方,更是层层设防,东面钱塘江靠杭州湾,也有着精锐水师驻扎,综合看起来唯一薄弱的就是对南方的防守。

    如今宋青书麾下势力,不管是山东金蛇营,还是辽东神龙岛,都是极为擅长水军作战,若是将来有需要,完全可以带着一支精锐水师出海,绕过南宋层层防御,在杭州湾由绍兴附近登6,就能在极短的时间直捣临安,整个过程南宋还来不及动员整个国家的力量,说不定能复制当年靖康之变金国的战果,一战灭国!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