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83章 荒唐的请求



    宋青书颇为玩味地看着对方:“李叔这次来应该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吧。”

    李可秀脸上一热,讪讪地笑道:“贤侄果然目光如炬,我是想着既然这次韩侂胄一行人落入了蒙古人手里,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若是我们能将其救出来,卖一个天大的人情给他,再趁机与他签订互不侵犯协议,将来他回到南宋过后,自然就不好意思来攻打我们了。”

    “是么?”宋青书手指轻轻在桌上敲打起来,一直以来他心中的最大敌人就是蒙古,而且现阶段若是与南宋开战的确不太明智,不仅白白消耗力量,而且很容易失去天下汉人之心。

    “好,我们就卖韩侂胄一个人情!”思索片刻,宋青书便有了定计。其实就算李可秀不说,他也是要救韩侂胄的。

    表面上来看,韩侂胄是南宋内部坚定的主战派,救他出来回到南宋后,很大概率会北伐金国,而如今金国在宋青书控制之下,不管怎么看,都是个不智的选择。

    可惜实际上并不是这么简单,如今南宋内部,三大权臣争斗不已,韩侂胄势力最大,贾似道史弥远次之,两者要联合起来方才能与韩侂胄抗衡。

    如今南宋朝堂局势其实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韩侂胄想要北伐,最不愿意看到他成功的除了金国之外就属贾似道和史弥远了,若是北伐成功,韩侂胄的威望空前高涨,两人还有什么资本与他斗?

    所以韩侂胄一旦北伐,贾似道与史弥远必定会想法设法扯他后退,历史上韩侂胄北伐失败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朝廷主和派政敌作祟。而这个混乱的世界里,韩侂胄的政敌变成了历史上最著名的两个狠角色,到时候遇到的问题只会十倍艰难于真实历史上的北伐,综合各方面信息,宋青书非常确定,韩侂胄一旦北伐,就算自己什么也不做,贾似道和史弥远两人也会出手搞定他的。

    因此韩侂胄北伐看着唬人,其实根本不足为虑,更重要的是,宋青书还能趁这个机会,将金国的军队彻底掌控在手中。

    尽管如今唐括辩名义上是金国最高统帅,但他升起太迅,不可避免地导致根基不稳,军方很大一部分势力掌握在太宗一系以及几大家族手中,韩侂胄一旦北伐,他就能名正言顺接管军队,到时候打仗期间,提拔亲信安插手下清洗政敌,比起平日里不知道要容易多少倍。

    当然宋青书还有另外一个考虑,朝堂互相争斗的南宋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局面,若是韩侂胄死在扬州,贾似道很容易一家独大,历史上贾似道可是一手把持着南宋军政财权,在这个世界若是有机会,相信他依然会将所有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

    南宋朝堂一家独大的局面对宋青书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思来想去,最终他现将韩侂胄救出来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这就是为什么之前他会答应程瑶迦、6冠英帮忙救人,并不是因为他色令智昏,而是因为他已经暗中决定要救韩侂胄,刚好程瑶迦跑来求他,顺手人情,何乐而不为?

    见宋青书同意救人,李可秀顿时大喜,接下来的时间两人一直在商量如何救人。

    当他回到金龙帮的据点的时候,现6冠英正在自己房间门口徘徊,不禁哑然失笑,恐怕是生怕自己返回,不将辟邪剑谱给他吧。

    “6少庄主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宋青书眼神不经意间扫了扫四周,很奇怪程瑶迦居然不在。

    “我有件事想求公子……”6冠英吞吞吐吐,面露犹豫之色。

    “进来再说吧。”宋青书推开房门,心中却不以为意,对方来找自己,不外乎是辟邪剑谱或者帮忙救韩侂胄。

    进屋后6冠英明显有些局促不安,数次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说一个字。

    宋青书笑道:“6少庄主不必拘礼,有什么为难的尽管说好了,只要宋某能办到,必定义不容辞。”

    “公子肯定能办到,只怕公子不肯。”6冠英眼神闪烁,显然心中也很犹豫。

    “哦,说来听听。”宋青书也好奇起来。

    6冠英深吸一口气,仿佛下定了极大决心一般:“公子觉得瑶迦如何?”

    宋青书眉头一皱,不明白他为何会突然提到妻子,只好点头道:“6夫人花容月貌,性子柔弱温婉,是一个难得的好妻子,少庄主倒是好福气。”

    “是啊,”6冠英苦笑一声,“可惜现在我生了这样的事情,恐怕要拖累她一辈子。”

    宋青书一头黑线,心想自己快成街道办事处大妈了,怎么一天到晚都在安慰这对夫妻,不过6家将来大有用处,他只好耐着性子说道:“少庄主何出此言,生了这样的事情,6夫人还对你不离不弃,显然不是那种怕你拖累她的人。”

    “她的确很好,”6冠英叹了一口气,“所以我才觉得更对不起她,下半辈子我这个丈夫是没法给她依靠了,所以我想给她一个儿子,让她将来有个盼头。”

    “这有何难,你们再……”宋青书忽然眼睛瞪得老大,终于反应了过来,6冠英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明明已经不能行房了,又怎么给程瑶迦儿子?

    6冠英见他神色就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不禁苦涩一笑:“公子有所不知,其实就算没生这件事,我也未必能给她一个儿子。”

    宋青书眉头一皱:“为何?”

    “我与瑶迦成亲已经很多年了,这些年她的肚子一直都没动静,因此族中之人经常背后对她指指点点,只不过我私下找大夫诊断过,问题很可能出在我身上。”原本这样羞于启齿的事情6冠英是绝对不会对外人说的,只不过如今生了更严重的事情,这件事反而无关紧要了。

    宋青书心中顿时释然,这就难怪了,原著中6冠英还是个不错的小伙子,这段时间接触下来,他未免显得卑鄙猥琐了些。原来是因为这件事的缘故,毕竟没有生育能力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实在是个天大的噩耗,年复一年在这样的压力下,再阳光的性格难免都会有些扭曲的。

    “6少庄主和我说这些也没用啊,我又不是大夫,没法帮到你啊。”宋青书心中隐隐有个猜测,旋即又将念头抛诸脑后,毕竟太过荒诞了,怎么可能!

    “公子当然能帮到我!”6冠英顿时激动起来。

    “啊?”宋青书傻眼了,这种事情怎么帮?

    6冠英纳头便拜:“希望公子不要嫌弃内人蒲柳之姿,布施雨露,让她能够成功受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