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86章 少女情丝

    宋青书面色古怪,只能维持之前那个姿势不动,生怕又把这个梨花带雨的小姑娘弄哭了。』  』

    不过两人此刻的姿势实在太过暧.昧,对宋青书来说是个极大的煎熬,为了转移注意力,同时化解两人的尴尬,宋青书急忙开口问道:“南仙……妹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原本打算喊她耶律姑娘或者南仙姑娘,但自己刚欺负了她,这样喊着未免太生分了些,于是到了嘴边就换成了南仙妹子。

    耶律南仙此刻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上面,倒也没有关注称呼的改变,闻言怒道:“还不是你口中那位6夫人干的好事!”

    “程瑶迦?”宋青书一脸不可置信,“怎么会……”一直以来程瑶迦在他心中都是一副娇羞腼腆的模样,实在无法想象这次的手笔出自她的手。

    “怎么不会!”耶律南仙愤然说道,“我本来在房中休息,结果她忽然跑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封了我的穴道,然后将我带到了这个房间,然后……然后脱掉了我的衣服放到床上,没过多久你就来了……”

    “这真的是个误会,我本以为屋子里的是……是……”宋青书一脸讪讪,整件事不知道如何解释。

    “本以为是6夫人是吧!”耶律南仙冷笑起来,“你们一个是有夫之妇,另一个是有妇之夫,私下勾搭在一起当真是奸夫淫.妇。”

    宋青书这下不乐意了:“我们是两情相悦,哪里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龌龊?更何况我们的事情6少庄主也知道,今晚就是他让我过来的。”

    “你就编吧,”耶律南仙丝毫不信,“哪有丈夫让其他男人去自己妻子卧室的!”

    “说起来这与你们父女脱不了干系,”宋青书苦笑一声,将事情的始末大致讲述了一遍。

    听到6冠英此后不能人道,耶律南仙终于动容:“难怪6夫人要对我做这样的事情,原来是替丈夫报仇。”

    看到她说话时轻咬红嘴的样子,宋青书觉得分外诱人,心中的变化很快反应到了身体上。

    “啊~”耶律南仙身子惊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宋青书感觉更是明显,现随着她的颤抖自己越陷越深。

    耶律南仙噙泪怒视,心中羞耻的感觉让她面红耳赤,突然嗔道:“快走开……”

    宋青书敏锐地察觉到少女身体的变化,知道她已经动情,忽然心头一热,整个人直接压了上去。

    耶律南仙娇.啼一声,身子弓弹而起,浑身软,脑袋无力地挂在男儿肩上,嘴里喃喃说道:“你真是个混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看见宋青书滴淌着汗水的俊颜,耶律南仙心中倏地涌起一种异样的情怀,情不自禁伸手勾住了对方的脖子。

    ……

    云霄雨霁,宋青书终于清醒过来,看着她身上残留着的红痕,心中歉疚不已:“南仙妹子,我……”

    他还没说完,耶律南仙就冷冷地打断了他:“出去!”

    “今晚的事是我不好,我会对你负责的。”宋青书继续说道。

    “出去!”耶律南仙捡起旁边的衣服,默默穿在了身上,脸色依然寒冷如冰。

    宋青书知道今天她受的刺激有些大,任自己说得天花乱坠也没有用,只能等她过了气头再慢慢和她解释了。

    “那你先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见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宋青书苦笑一声,只能从房间里出去,顺手还将门给关上了。

    漫步在花园之中,宋青书暗暗有些后悔,他与耶律南仙之间原本互相欣赏,甚至有一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觉,结果今晚生的事情将之前的友谊全毁了。

    他虽自认为魅力凡,但与耶律南仙接触时间太短,还不足以赢取她的芳心,对方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将身子交给自己。

    可是当时那种情况自己又能怎么办?真的听她的话退出来,然后各自穿好衣服,各回各家?那才是尴尬到了极致好吧,与其那样,还不如彻底在她心中留下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象。

    “夜寒星稀,公子不在温柔乡中陪佳人,怎么一个人在院中唉声叹气啊。?”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娇柔的女声。

    宋青书一听到这声音,顿时火冒三丈,脚步一动,就出现在了她身边,一把将其撂倒,在她惊呼声中对着那丰盈弹实的香.臀狠狠扇了下去。

    一脸打了十几巴掌,宋青书心中的邪火才渐渐淡去,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还不是你做的好事!”

    程瑶迦疼得泪眼汪汪,捂着屁股站了起来:“谁让她爹把冠英弄成那样了……”

    宋青书郁闷地哼了一声:“她爹是她爹,她是她,冤有头债有主,又不是她打坏了6少庄主,你找她干什么啊。”

    “父债子偿天经地义!”程瑶迦咬着嘴唇,一改以往的腼腆羞涩,神情变得极为倔强。

    宋青书惊讶地看了她一眼,有些意外地说道:“没想到你对6少庄主还用情挺深的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程瑶迦急忙摆手解释道,“其实之前我对冠英还有一丝夫妻之情,毕竟……毕竟……”

    她抬头四处看了看,见没有人方才道:“毕竟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不过这次听到他又把我送给了你,我最后的歉疚之情也烟消云散。”

    “我现在已经想通了,以后就安安心心当……”程瑶迦抬头望了宋青书一眼,旋即又将头低了下去,脸颊升起一抹娇羞,“为了以后安安心心当你的情人,我就为冠英做最后一件事情,也为这么多年的夫妻之情做一个了断。”

    宋青书听完过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只可惜苦了人家耶律南仙。”

    “谁说苦了她了,”程瑶迦娇哼一声,“将来她就会明白,能和你这样的男人……春风一度,对于女人来说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情。”

    宋青书强忍着脸上的笑意,故意板着脸说道:“你以为拍马屁我就不追究这件事了么?”

    程瑶迦凑了过来,楚楚可怜地望着他:“你刚才不是惩罚了人家了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