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88章 误中副车

    被宋青书从后面一搂,再被他身上的男儿气息一熏,程瑶迦不由得两颊生晕,想到这男人的风流手段,她浑身上下更是酥了三分。

    见他这般怜惜宠爱自己,程瑶迦更是打心眼里欢喜,不过她终究没有失去理智,想到自己的身份,不禁担忧地说道:“你和我一起抛头露面,会不会对你名声有影响?”

    之前宋青书是唐括辩的面貌,那时候和他上街闲逛倒也不怕什么,反正对方是金人,也没什么名声可言,可宋青书不同,近年来在江湖中风头正盛,再加上刺杀康熙以及大胜清军两件事,更是让无数汉人交口称赞,若是这个时候传出他与有夫之妇在一起,的确对他名声有损。

    想到这里,程瑶迦不由得自怨自艾起来,心想为什么没有早点遇到对方,若是当初在牛家村遇到的是他而不是冠英,这个时候两人就能光明正大的双宿双栖了……

    当然程瑶迦很快就抛开了这不切实际的幻想,就算时间倒流,以宋青书的武功和地位,自己恐怕也没法成为他的妻子,现在这样成为他的情人,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看到她忽然失落的神情,宋青书不由笑了起来:“夫人多虑了,我在江湖中是出了名的浪荡无形,贪花好色,就算被人看到与夫人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反倒是很可能对夫人的名声有影响。”

    程瑶迦浅浅一笑:“反正冠英都同意了我们之间的事,我还怕什么。”

    “那就好,”望着镜中粉脸桃腮的少妇,宋青书心中一动,忍不住又开始在她脖子脸颊四处亲吻起来,一边亲吻一边柔声问道,“夫人还要打扮多久?”

    “快好了,”程瑶迦鼻息也变得散乱起来,忽然轻咬嘴唇,颤声说道,“你……你要是将手从我衣服里拿出来,我应该能更快点。”

    宋青书哈哈一笑:“夫人什么时候好,我就什么时候拿出来咯。”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程瑶迦终于打扮好了,整理了一下胸前皱的衣裳,忍不住娇嗔道:“都皱成这样了,你让人家等会人出去怎么见人。”

    宋青书回味着指尖残留的绵软,柔声说道:“夫人不必担心,扬州城到处都是绫罗绸缎庄子,等会儿在街上我买十件赔给你好不好?”

    程瑶迦这才转怒为喜:“这可是你说的哦~”她非常享受这个男人带来的温柔,要知道以前6冠英从来不会体贴地陪她去买衣服什么的。

    “那是当然。”望着眼前雀跃的小妇人,宋青书暗叫可惜,这个世界没有情趣内衣什么的,不然让她换着穿给自己看,倒也不失为一大乐事。

    他心中忽然一动,这个世界既然有蚕丝,那有没有可能弄出丝袜呢?想到那些红颜知己的大长腿再配合丝袜,宋青书忽然觉得鼻子有些热。

    两人上街后随意在路边小摊用过早饭,然后宋青书带着程瑶迦逛了几家绸缎铺子,买了数十匹精美绫罗绸缎,又订下了几件漂亮的衣服,宋青书才对程瑶迦说道:“夫人先在这里逛逛,我去那边还有点事情,一会儿再回来接你。”

    “嗯,你自己小心。”程瑶迦并非那种不识大体的小女生,知道他有正事要做。

    宋青书吩咐两个金龙帮手下帮程瑶迦拿东西,便径直往玉清观方向走去。听到手下传来消息这附近看到了嵩山派的人,不过金龙帮来这边毕竟时间不长,很难得到更精确的消息,所以他打算亲自来看看,查一查嵩山派究竟来了哪些人物。

    以宋青书如今的修为,哪怕是白天大街上,他刻意隐藏形迹的话,一般人也很难注意到他,因此打探消息反而比金龙帮的人便利得多。

    根据金龙帮探子的消息,宋青书很快便接近了嵩山派一行人隐藏的宅子,经过暗中查探,现嵩山派来的人比预计的还要多。

    除了嵩山嫡系弟子外,还有大批邪道高手,其中就有宋青书的老熟人,比如河间双煞、白板煞星、青海一枭等等,除了他们几人之外,还有更多的不认识,不过看得出都是高手。

    “居然来了这么多高手,左冷禅这是要干什么?”宋青书暗暗心惊,忽然听到书房那边传来动静,便悄悄摸了过去。

    “确定那个吴天德就藏在玉清观中么?”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宋青书认得出那是左冷禅的声音。

    “确定,大约半个月前有人看到吴天德住进了玉清观。”另一人答道,这次宋青书倒是听不出来是谁了,不过大致能猜到是嵩山十三太保,左冷禅那些师弟。

    “不过蹊跷的是这段时间再也没见到吴天德现身过。”又一人说道。

    宋青书暗暗奇怪,他们找吴天德干什么,难道他们知道是令狐冲假扮的?可是为了一个令狐冲这样兴师动众会不会太奇怪了?

    “他也许是躲在观中日夜研习《辟邪剑谱》,哪有空露面。”左冷禅冷哼一声。

    “辟邪剑谱?”宋青书暗暗心惊,原来他们是冲着辟邪剑谱来的,可干嘛去找令狐冲?

    “赵四海,你们确定那个吴天德用的是辟邪剑谱?”左冷禅忽然又开口道。

    “龙泉一役,恒山派定闲老尼姑眼看要被和张师弟、司马师弟杀了,可突然冒出来一个吴天德,他的剑法简直有如鬼魅一般,我们师兄弟几人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天下的剑法多多少少也认得一二,可是他的剑法,我们从来没见过,想必只有传说中的辟邪剑法才有这等威势。”那个赵四海答道。

    “不错,那剑法实在太诡异了,我们还没看清楚剑招就中剑了。”

    “我们事后回想起来,感觉每次都是我们自己傻乎乎主动往他剑上撞似的,那剑法实在邪门。”

    张敬、司马德两人在一旁连声附和。

    “从你们描述的情形来看,那个吴天德使的的确和当年传闻中的辟邪剑法有些像。”左冷成沉声说道,“再加上我从长乐帮得到的消息,两相印证,《辟邪剑谱》的确在那个吴天德手中。”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直接冲进去把他找出来。”又有人开口了。

    “这段时间我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安,还是小心为上,”左冷禅答道,“更何况玉清观是武当无观之一,能不和他们产生冲突最好。”

    “可我们在这里守了这么久了,也没见到吴天德出来,要是他一直不出来我们一直这样干等在这里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