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94章 两败俱伤



    “看清楚了,是他!那脸胡子,我不会认错。”一名嵩山派弟子肯定地答道。

    “吴天德不是没出来过么,怎么如今从外面进去?”托塔手丁勉疑惑道,他身为左冷禅师弟,为人素来谨慎细心。

    确定了吴天德的行踪,左冷禅一脸兴奋,听到师弟的疑惑,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道:“吴天德习得了辟邪剑谱,轻身功夫肯定极为高明,我们派在观外的弟子未必能察觉到他出去,反正现在已经确定了他就在观内,传我命令,二更时分,准备突袭!”

    丁勉一脸担忧地说道:“要不我们等吴天德下次出来后再围剿他,玉清观背后毕竟有着武当山。”

    “根据刚才那弟子的禀告,那吴天德身形如鬼魅,在外面的话我们哪那么容易设伏,如今趁着他在玉清观休息毫无防备,是最好的时机,”见师弟还想再说,左冷禅摆手道,“听闻李可秀素来与玉清观中人交好,若是拖得太久被李可秀反应过来那才麻烦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战决,捉住吴天德,我们就连夜离开扬州!”

    丁勉也知道在扬州呆越久越危险,只好认同了对方的计划,出门安排等会儿的行动了。

    玉清观附近一处民居内,6冠英一脸惊叹地望着宋青书:“公子之前那易容术实在是出神入化,居然扮吴天德将军扮得这么像。”

    宋青书淡淡答道:“只不过是粘上一圈胡须,再找一套吴天德的行头,当时天色又暗,嵩山派认错了也在意料之中。”

    他不欲自己的易容术曝光,就随口敷衍了两句,其他人果然没有什么怀疑,唯独程瑶迦是知道他本事的,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另一边的丁珰唇角渐渐泛起一丝笑容:哼,从进屋过后那个6夫人没看丈夫几眼,温柔似水的眼神一直都在宋青书身上,两人要是没一腿本姑娘丁字倒过来写。

    不过她本来就是个妖女,对这种事情倒也没什么偏见,只是觉得好玩,同时寻思着能不能从中为自己谋取点利益。

    丁珰沉思之际,苏师旦开口了:“公子为何笃定嵩山派的人今晚就动手?”

    宋青书微微一笑:“苏先生之前不是分析出嵩山派是为了《辟邪剑谱》而来么,而这位吴天德剑法惊奇,嵩山派认为剑谱就在他手中。”

    “原来是这样。”苏师旦一行人纷纷点头。

    “相传当年林远图一手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打遍天南无敌手,今晚真要好好见识一番。”辛弃疾一脸兴奋,身上隐隐泛起一股剑气。

    丁典沉声说道:“稼轩可能会失望了,这《辟邪剑谱》未必在那吴天德手中。”

    苏师旦赞同道:“不错,前段时间各方豪杰齐聚福州,都为那《辟邪剑谱》而去,我也关注过此事,根据情报判断,各方势力都扑了个空,所以要么根本就没有辟邪剑谱,要么是被人捷足先登,从吴天德的行程来看,是他的可能性很低。”

    丁不三嘿嘿笑道:“辟邪剑谱肯定是有的,我师父当年亲眼见过林远图出手,只是不知道最后落到了谁手里。”

    “尊师见过?”众人纷纷追问,丁不三得意地拿起烟杆,将辟邪剑法吹得神乎其神,众人惊叹之余,纷纷猜测《辟邪剑谱》如今的下落。

    6冠英忐忑地望了宋青书一眼,见对方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并不参与讨论,也不开口,顿时放下心来,《辟邪剑谱》这样的神功宝典,自己哪舍得给其他人分享。

    “嵩山派的人来了。”宋青书忽然开口道。

    众人心中一凛,纷纷跑到窗户边上往外望去,只见黑夜中一群身着夜行衣的武士,如同蚂蚁一般密密麻麻地翻进了玉清观院墙,很快便传来了低沉的闷哼声与惨叫声。

    “嵩山派果然实力雄厚,难怪能压得五岳剑派其他四派喘不过气来。”苏师旦看了一会儿,就忍不住惊叹不已。

    “我们等他们和蒙古人拼得差不多的时候再进去收拾残局。”宋青书的计划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丁不三丁不四丁珰本来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巴不得里面人死得越多越好。

    苏师旦身为韩侂胄倚重的智囊,自然不会是什么良善之辈。

    丁典和辛弃疾虽然为人正直,不过嵩山派近些年来结交邪派高手,在江湖中兴风作浪,有此报应也是罪有应得。

    玉清观本来地处偏僻,再加上不管是嵩山派还是蒙古人,都做贼心虚,因此刻意压制着声音,所以里面打得热火朝天,也没有惊动扬州的居民。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察觉到玉清观中嘈杂的声音渐渐稀疏下来,宋青书开口道:“我们过去看看。”

    因为火并的缘故,玉清观外围已经没了蒙古守卫,嵩山派留在外面的人也因为里面战事吃紧,被匆忙召集了进去。

    宋青书一行人悄悄进了玉清观,现前院地上到处都躺着人,有嵩山派的,有汝阳王府的番僧,可见之前的战斗有多么惨烈。

    打斗声隐隐从后院传来,宋青书招呼其余人跟上:“等会儿听我的命令,我喊出手再出手。”不管是汝阳王府还是嵩山派这边,都不乏高手,只有等他们消耗得差不多了,才能最大程度减少己方的损失。

    一行人掩身在院墙后,悄悄往后院望去,只见后院中已经没多少人了,几乎都在两两捉对厮杀。

    宋青书仔细看去,左冷禅与百损道人厮杀在一起,河间双煞对上玄冥二老,白板煞星、青海一枭以及左冷禅的几位师弟和王保保麾下几大番僧战作一团。

    百损道人和左冷禅都是阴寒武功宗师级人物,百损道人的玄冥神掌,左冷禅的寒冰真气,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人你来我往,竟然斗得过平分秋色。

    宋青书心中奇怪,他与这两人都交过手,左冷禅虽然是江湖中顶尖高手,但与百损道人应该还有一定的差距,两人为何会战成平手?

    他仔细望去,终于看出了门道,原来百损道人有伤在身,恐怕是之前嵩山派人多势众,汝阳王府的人虽然个个都是顶尖高手,但以寡敌众,或多或少都要付出一些代价。

    宋青书注意到外面那些嵩山派尸体很多人都是中箭而亡,应该是死于汝阳王府神箭八雄之手。他见识过神箭八雄的本领,他们个个都是神箭手,连珠箭,区区八人就能弄出万箭齐的声势。

    “群战的时候,弓箭果然是最有效的武器。”宋青书暗暗感叹,不过很快他眼神一凝,在不远处现了神箭八雄的尸体,看来嵩山派付出了极大代价,才终于杀了这几人。

    玄冥二老与河间双煞也是登对,玄冥二老擅长玄冥神掌,河间双煞的一指禅丝毫不怵;玄冥二老擅长合击之术,河间双煞也是几十年的师兄弟,早已心意相通,也有一套联手对敌之法;玄冥二老的兵器是鹤嘴双笔与鹿头短杖,河间双煞的武器则是打穴橛与判官笔,四人犹如走马灯似的打得眼花缭乱。

    宋青书知道这几人不打上个几百回合恐怕分不出胜负来,便将注意力转移到旁边,白板煞星、青海一枭再加上左冷禅的师弟,围攻剩余的几名番僧,明显大占上风,不过那几名番僧互为依靠,竟缠得嵩山派这边的人分身无暇。

    之前以唐括辩的样貌和这些番僧交过手,宋青书知道他们有一种特别的合计之术,能将众人的内力联合到一起用,难怪嵩山派这些人占了上风却没法奠定胜局。

    “金刚门主呢?”宋青书心中一动,想到了汝阳王府另一个级高手,目光扫视半晌终于找到他的踪迹,只见他的对手是一木讷少年。

    “石破天?”上次在金蛇大会见过,宋青书一眼便认出了那少年身份。

    上次金蛇大会上石破天内力深厚,招式乃至对敌经验却极为缺失,一段日子没见,现他如今不管是拳脚还是剑法,居然都大有长进。

    “看来左冷禅在他身上的确花费了一番心血。”宋青书暗暗点头。

    不过石破天虽然进步神,但金刚门主是成名数十年的老魔头,无论经验还是修为,都是如今的石破天没法比的,再加上一身金刚不坏神功,打得石破天有些狼狈,大力金刚指戳得他哇哇直叫疼。

    不过场中的金刚门主也是暗暗心惊:“这少年好深厚的内力,我的大力金刚指戳在他身上,他身上不仅没有出现血洞,反震之力还震得我的手指隐隐生疼。”

    石破天的呼痛声很快引起了丁珰的注意,待看清对方的样貌,丁珰顿时惊喜交加:“天哥!”

    接着她很快注意到不停攻击石破天的那个头陀,娇斥一声便冲了下去:“休伤我天哥!”

    丁不三大吃一惊,伸手去抓孙女抓了个空,以他的眼界如何看不出那头陀武功远在丁珰之上,心中担心孙女受伤,急忙跟了上去。

    丁不四怪叫一声:“老三我来帮你!”说完也冲了出去。

    宋青书眉头一皱,他哪能料到会出这个意外,本来下面不管是嵩山派还是汝阳王府都杀红了眼,只要坐山观虎斗,要不了多久双方就会同归于尽,可这个时候现自己这一行人,他们哪还会继续拼命下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