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98章 节操与守宫砂

    左冷禅之所以愿意出力帮忙,很大程度上是刚才不小心得罪了蒙古,为了将来不被报复,他只能设法示好缓和双方关系,心中还担心王保保不领情,那就只能拼着实力大损,也要将今天在场所有人灭口了。

    值得庆幸的是,王保保几乎没有犹豫地就答应了他的请求,左冷禅长舒一口气之余,下令手下人围了过去。

    苏师旦一行人个个脸色难看至极,原本是坐山观虎斗的大好局势,如今却成了两只老虎联合起来对付猎人,他们这行人的战力虽然没经过什么损耗,但也绝非汝阳王府和嵩山派众高手联合的对手。

    “之前被奸人误导,所以才冒犯了小王爷,实在抱歉,我替你们杀了这用剑老者,以作赔礼道歉之用。”事到如今左冷禅如何意识不到自己中计了,他思来想去,眼前这些宋人嫌疑最大,他心中怒急,嘴上却不忘与王保保寒暄。

    他看刚才辛弃疾表现得最为出彩,又差点威胁到了王保保的性命,因此便选择了这人下手。

    王保保也是聪明人,看得出左冷禅的目标只是吴天德,明显不是冲自己来的,想到打了一场冤枉架弄得损失惨重,他的脸皮就忍不住抽了抽,不过他很快就将负面情绪压下,笑着答道:“又岂能让左掌门单独冒险,大师前去助左掌门一臂之力。”

    王保保眼力颇高,看得出以辛弃疾刚才表现的武功,左冷禅未必能胜对方,如今正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他又岂会不智地选择添油战术,正所谓狮子搏兔当用全力,他追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南宋这边的高手,以免夜长梦多。

    因为辛弃疾的剑气凌厉,汝阳王府中唯独有金刚不坏神功护身的金刚门主不必忌惮对方的剑气,因此他是对付辛弃疾的最好人选。

    听到王保保的命令,金刚门主狞笑一声,便冲过去加入了战团。

    左冷禅身为五岳剑派盟主,是江湖中顶尖的用剑高手,再加上诡异的寒冰真气,辛弃疾应付起来已经颇为不易,再加上一个金刚门主,他顿时压力大增,往往十招中只能还击两招。

    看到辛弃疾遇险,丁典和苏师旦急忙冲过去解救,不过汝阳王府和嵩山派的人早有防备:

    百损道人领着玄冥二老联手拦住丁典,原本丁典的神照真气至刚至阳,不受玄冥神掌的寒毒影响,无影神拳也是极为高深的武学,单独对上百损道人或者对上玄冥二老,他都丝毫不惧,可是对方师徒三人联手,玄冥神掌的威力岂止倍增,饶是他有神照真气护体,依然被寒气影响得气血不畅。幸好他神照经已经大成,内功深厚方才能勉强维持。

    白板煞星则与河间双煞一起将苏师旦团团围住,白板煞星是与百损道人一辈的魔头,河间双煞曾经又打得少林三渡之一险象环生,再加上三人都是青海派的,武功同源,配合起来丝毫没有晦涩之感,苏师旦很快就变得颇为狼狈。

    “你们怎么会少林的一指禅!”苏师旦惊怒交加,若非顾忌对方一指禅的威力,他此刻也不会显得这么狼狈。

    “谁说一指禅是少林的?”河间双煞最忌恨听到人家说这个,师兄弟二人冷哼一声,出手更加狠辣,苏师旦再也没有精力开口,只能打起十分精神对敌。

    “爷爷、四爷爷,快去帮忙啊。”丁珰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但平日里最为鬼机灵,只看了两眼便知道己方有败无胜,急得不停拉扯丁不三丁不四的衣袖。

    丁不三一脸讪讪:“爷爷伤了手臂,一身武功顶多能挥出五成,更何况左冷禅那些师弟对我们虎视眈眈,我们上前只会引来更多的敌人。”

    丁不四也看了看手臂上的血洞,忍不住骂了一声:“娘的,大力金刚指果然厉害。”

    见两个爷爷指望不了,石破天又被击中膻中穴短时间内恢复不了战斗力,丁珰都快急疯了,忽然她脑中灵光一闪,大叫起来:“姓宋的,你要是再不出来,这里的人都快死光了。”

    场中不管是汝阳王府还是嵩山派,听到她的话都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丁珰武功太差,她能认识什么高手。

    谁知道夜空中忽然传来一声淡淡的冷哼:“姓宋的?你喊我出来我就出来,那我多没面子。”

    苏师旦一行人原本快支持不住了,这个时候忽然现敌人出招渐渐慢了下来,不由精神一振,慢慢搬回了颓势。

    “这声音有些耳熟。”金刚门主眉头紧皱,仿佛想起了一件不堪回的往事。

    左冷禅同样惊疑不定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可惜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声音我好像在哪儿听过。”百损道人脸上露出迷茫之色,玄冥二老却有些慌张地凑到他耳边说了个名字,害得他脸色倏地一变。

    青海派三人更是面面相觑,卜泰艰难地开口问道:“难道是那个人?”

    郝密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不是他还能是谁!”

    白板煞星因为修炼邪功导致五官腐蚀脱落,整张脸除了两只眼睛与鼻孔之外,再无起伏,就如同个白板一般,因此得名。因为没有五官,平日里喜怒哀乐都是一个模样,河间双煞为此没少打趣他,可如今两人居然从他脸上看到了惊恐之色,由此可见白板煞星此刻心里有多么害怕。

    见汝阳王府和嵩山派众高手不约而同停了手,苏师旦一行人尽管心中疑惑,也不敢继续攻过去,生怕触怒了对方,急忙退到了丁珰身旁,如今群狼环伺,他们只有靠在一起方才稍微安心一些。

    见宋青书依然不出来,丁珰意识到对方肯定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心存芥蒂,大眼睛骨碌碌一转,便甜甜地笑道:“宋公子,宋大哥,好哥哥,求求你出来救救人家嘛~”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嗲声嗲气,让场中一众男人浑身一个激灵,一些定力不强的年轻弟子不自然地侧了侧身子,免得自己裤裆里的突起被人看见。

    幸好为那些人不是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就是胸怀大志对女色不感兴趣的人物,个个死死盯着刚才声音出的方向。

    当然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鹿杖客,贪婪的眼神忍不住将丁珰浑身扫了个遍,心想真是个小妖精,若是弄到床上去也有这么娇嗲那真是人间至乐啊……

    幸好如今其他人注意力都放到院子门口那边,没人注意到他淫邪的眼神。

    卜泰郝密对视一眼,上前恭恭敬敬行了一礼:“敢问可是宋公子大驾光临?”

    南宋一行人不由面面相觑,完全没料到对方的态度变化居然如此之大,要知道刚才河间双煞对上苏师旦,那可是招招致命,哪有什么客气可言?

    他们哪里知道青海派这几人当初在客栈被侠客岛的张三李四吊打成狗一样,然后宋青书一出手就将张三李四吊打成狗,双方鸿沟般的差距让他们丝毫生不起与之为敌的心思,语气自然也变得尊敬无比。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隐藏的必要,宋青书一头黑线地从藏身处走了出来,没好气瞪了丁珰一眼:“少女,你的节操呢?”

    他本来就对丁珰没什么好感,听到对方直呼自己为姓宋的,心中更是有气,本想借机好好磨一磨她的性子。在他看来,丁珰这种刁蛮妖女,肯定不会轻易服软的,自己趁机让她吃吃苦头再说,谁知道她居然毫无节操的公子哥哥乱叫,弄得他措手不及。

    “节操?”丁珰先是一怔,继而脸上泛起红晕,眼神中一丝厉色一闪而过,不过她很快掩饰过去,嘻嘻笑道,“宋哥哥你好坏,人家……人家的守宫砂当然还在了。”

    平日里她若是碰到胆敢这样调戏自己的臭男人,少不得要把他舌头割了,可谁让人家宋青书的武功比她高呢,而且如今这危局还需要仰仗对方出力,她只能强压下怒火,反倒露出一丝甜美的笑容。

    “守宫砂?”看到场中所有男人一脸古怪地望着自己,宋青书简直是欲哭无泪,他刚才只是顺口说了一句前世的口头禅,哪知道这个世界的人没听说过,丁珰一听到节啊操的就直接往贞洁、贞操方面想去了。

    宋青书面沉如水,关键是这样的误会还没法解释?大庭广众之下难道让自己追着丁珰说自己不是在问她贞操么。

    幸好河间双煞替他解了围:“原来真是宋公子大驾光临,失敬失敬。”

    白板煞星也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见过宋公子。”

    玄冥二老苦笑一声,也只好上前问候道:“公子好。”他们俩和宋青书也不是一次两次交手了,知道对方武功远在哥俩之上,再加上两人一直跟在赵敏身边,知道那位郡主娘娘与对方有些不清不楚的,说不定将来这人还会成为主子,更是生怕有一丁点得罪对方。

    这一番变故弄得场中其他人眼睛都直了,要知道这几位都是江湖中顶尖高手,之前明明个个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如今见到宋青书居然像老鼠见到猫儿一般。

    丁珰面露异彩,心想之前还当是两位爷爷不济事,原来是这个小白脸真那么厉害!

    --

    感谢请你不要闹o,晨曦暮色52o等热心书友的打赏与月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