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05章 天魔之花

    万圭对李可秀的态度不以为意,反而指着琉璃瓶中的花郑重的介绍道:“这并不是普通的花,而是金波旬花!”

    “金波旬花?”李可秀眉头一皱,思索半天,现自己从来没听过此物。┡

    万圭解释道:“‘波旬’两字是梵语,是‘恶魔’的意思。这毒花是从天竺传来的,原来天竺人叫它为‘恶魔花’,此物剧毒无比,天下间无药可解,哪怕只是闻一闻它的香气,就能让一个顶尖高手晕过去。”

    金波旬花出自《连城诀》,原著中丁典只是闻了一下就晕了过去,后来丁典神照经大成,凌退思将金波旬花毒药抹在了凌霜华棺材之上,丁典去抱棺材的时候向凌霜华述说情愫的时候,金波旬花粘上了他的肌肤,结果神照经大成,内功近乎天下无敌的丁典马上就被剧毒侵入五脏六腑,含恨而逝。

    这个世界因为宋青书的出现,意外地改变了剧情,丁典提前带着凌霜华远走高飞,不过没想到轮到他自己来承受这金波旬花之毒。

    万震山父子在江陵城的时候,从凌退思那里得知了金波旬花这种神奇的毒药,后来万俟卨当上宰相,万震山父子就借助他的权势从凌退思那里要来了几株金波旬花。

    “什么!”听到此物毒性如此恐怖,李可秀赫然变色,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万圭重新将木匣关上,笑着说道:“李大人不必担心,这花如今被特殊手法封存着,毒气不会散出来。”

    万俟卨这才接口说道:“只要将此花放在宋青书房间,任他武功再高,也在劫难逃。”

    李可秀忽然面露犹豫之色:“这个……宋青书毕竟曾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只想制住他,不想伤害他的性命。”

    万俟卨暗自冷笑,心想你之前想法设法要对付宋青书,如今有了办法后却做出这样一幅模样,真是伪善至极。

    不过他并没有将心中所想说出来,反而说道:“提督大人大可以放心,此花宋青书闻上几口就会晕过去,他还来不及接触花瓣,只要没有接触到皮肤,便没有性命之忧。”

    万圭诧异地望了爷爷一眼,心想金波旬花被称为万毒之王,闻上三口便会无药可解,爷爷为何会骗李可秀。

    不过他反应也快,很快便醒悟过来,笑着附和道:“的确如此。”

    李可秀这才舒了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今日天色已晚,明白白天李大人将宋青书引出房间,我们再将金波旬花放进去。”万俟卨一边说着一边心中冷笑,如今李可秀鼠两端,只有将事情做绝,他才能彻底倒向自己。

    接下来几人在房中暗自商议明日行动的细节,同时还在筹划将来宋青书被控制过后,李可秀如何在最短的时间挥军北上,吞占金蛇营的地盘,不知不觉间,天便大亮起来,不过大事在即,三人个个精神抖擞,没有一丝倦意。

    天亮过后,万俟卨、万圭继续躲在房中完善所有细节,李可秀出门去招呼府上的客人。

    经过一晚上的休整,汝阳王府众人战斗力得到了彻底恢复,王保保见此间事情已了,再加上之前麾下损失惨重,他便不顾各方挽留,率先提出告辞。

    毕竟之前南宋一行人被汝阳王府的人捉住折辱了一番,尽管如今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可要完全做到冰释前嫌又谈何容易。与其接下来相处尴尬,还不如趁蜜月期的时候分开,免得之后生了什么冲突影响到之前的合约。

    所以王保保去意已绝,南宋这边挽留得也不诚心。

    李可秀提出派兵护送他们,却被王保保拒绝了:“本王若是自保都做不到,如何做到横行天下?”

    宋青书点了点头,知道以汝阳王府众高手的实力,就算嵩山派一行人去而复返暗中埋伏,也绝对无法留住他们。

    李可秀见状也不勉强,他正好巴不得汝阳王府的人离开,免得影响晚上的行动呢,嘴上随意挽留了几句,便送王保保一行人离开。

    “小子,以后到蒙古后记得来汝阳王府找我们,嘿嘿,你将敏敏骗到了手,总还是要对家里有个说法才是。”王保保临走之际拉着宋青书到一旁窃窃私语。

    “那是肯定的,他日我定当亲自前往汝阳王府提亲。”宋青书嘴上微笑,心中却暗暗叫苦,这次他为了促成和谈,谎称已与赵敏私定终身,若是被赵敏知道了,也不知会不会惹得她恼羞成怒。

    听他答应,王保保这才心满意足地带着手下离去。

    接下来李可秀大摆筵席,替南宋一行人接风洗尘,以作压惊之用。席上觥筹交错,倒也算得上宾主尽欢。

    席间韩侂胄对宋青书此行的援手表达了真挚的谢意,宋青书谦让的同时,又将6冠英推了出来,讲述他这段时间是如何忠心耿耿,四处奔走营救他们,让韩侂胄也深深动容,亲自起身向6冠英敬酒,这下可是让6冠英受宠若惊,同时心中感激宋青书果然厚道。

    之后宋青书刻意拉着6游、辛弃疾敬起酒来,要知道这两人都是他前世极为崇拜的偶像,居然有这个机会同桌喝酒,让宋青书不得不感叹世事的奇妙。

    别说6游、辛弃疾,就是韩侂胄、李可秀也有些不明所以,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宋青书如今的名声地位远在这二人之上,直到听到宋青书说喜欢这两位的诗词,所有人这才释然。

    “放翁和稼轩在诗词上的造诣的确非比寻常,本朝除了当年的东坡先生之外,恐怕无人能及。”韩侂胄也乐于见到手下人与宋青书关系变好,这样更有助于将来的合作。

    在场中人只有程瑶迦心头最是五味陈杂,宋青书与辛弃疾交好也就罢了,看着他与6游也是言谈甚欢称兄道弟,她心中暗暗啐了一口:“哼,你要真是这么敬仰他,又怎么会把人家的侄儿媳妇给睡了……”

    想到对方那些层出不穷的床笫手段,程瑶迦不禁有些面红心跳,急忙借着饮酒来掩饰脸色的不自然。

    丁珰则是一直暗中注视着她,现她时不时将温柔的烟波放在宋青书身上,唇角不禁泛起了玩味十足的笑意。

    这场盛大的宴会一直持续了几个时辰,曲终人散之后,宋青书终于有机会找到了李可秀,似笑非笑地说道:“李叔最近究竟在谋划些什么呢?”

    ---

    感谢书友Bingo大冰果以及u1trafree等人的打赏以及月票支持!

    第三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