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09章 牺牲名节

    一个窈窕轻盈的少女挡在了宋青书面前,身姿典雅秀美,宋青书从她背后望去,只见她脖子上肌肤胜雪,白里透红,鲜嫩得能掐出水来。

    看清少女的模样,李可秀脸色大变,急忙招呼麾下弓箭手:“停止放箭!”然后才回头怒视着少女:“沅芷,不要胡闹,快让开!”

    那少女赫然便是阔别已久的李沅芷!

    “我没有胡闹!”李沅芷咬着嘴唇,眼中泛着泪花,“宋哥哥对爹您有救命之恩,也三番五次救过女儿的性命,您又怎么能恩将仇报,转过头来害他呢!”

    她之前一直被李可秀安排在军营里,想出也出不来,之后金、清两国使者退走,李可秀回到提督府,李沅芷依旧被留在军营里不准出来。

    不过她性子古灵精怪,没了李可秀在旁边压着,其他人谁能治得了她?再加上她大小姐的身份,军营里那些人也没谁敢真为难她。

    一开始还好,虽然百无聊赖,但在军营里也呆得下去,可当她从士兵那里听到金蛇王宋青书在府中做客后,哪里还忍得住,直接找了个机会跑出军营,原本兴高采烈地想去找自己的宋大哥玩,谁知道回到府中看到的却是父亲正在围杀他,千钧一之际她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跑出来挡在了宋青书面前。

    被女儿当众一阵数落,李可秀又惊又怒,脸色阴沉得可怕。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沅芷妹妹,没想到我们再次重逢是在这种情况下。”

    李沅芷眼神一酸,有些哽咽地说道:“都怪我不好,如果我早一点来找你,就不会生这些事了。”

    宋青书淡然一笑:“该来的总会来,正所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不必自责。”

    听他说得这么洒脱,再想到父亲的所作所为,李沅芷反而更伤心了:“宋大哥!”

    哽咽着就想往他怀中扑过去,宋青书急忙后退一步:“别碰我,我中了金波旬花之毒,担心传染给你。”

    他知道《连城诀》中丁典中毒后浑身上下都带着剧毒,所以担心伤到李沅芷。只不过他这次是多虑了,丁典之所以全身带毒,是因为当初他抱着凌霜华的棺材伤心流泪了很久,棺材上涂满了金波旬花之毒,而丁典悲伤欲绝之下,不停亲吻抚摸棺材,这才弄得全身是毒。

    宋青书因为有护体真气的关系,身上并没有沾上毒粉,所以直接接触不会害得李沅芷也中毒的。

    “中毒?”李沅芷赫然转向李可秀,“爹,你好狠的心!”

    “住嘴!”当着外人的面,一直被女儿这般指责,李可秀面子终于挂不住,“来人,去扶小姐回房休息!”

    他看得出宋青书与女儿交情不错,再加上以对方的人品,决计做不出挟持自己女儿为人质的事情,所以这才笃定地派人过去准备将女儿带走。

    见有人往这边接近,李沅芷顿时尖叫一声,摸出腰间匕,一刀横在自己雪白的脖子上:“别过来!”

    “你!”李可秀急忙制止了手下,怒视着女儿,“你想干什么!”

    宋青书也眉头微皱:“沅芷妹妹,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真的不必这样,快把刀放下,太危险了。”

    他虽然平时贪花好色了些,同样也有着自己的骄傲,虽然明知道李沅芷这样做也许可以救他的性命,可是他依然不愿看到对方这么冒险。

    “将金波旬花的解药拿来,不然女儿就死给你看!”李沅芷丝毫不理会宋青书的劝阻,窈窕的身躯在寒风中微微颤,不过整个人站在那里,依然坚决无比。

    “你别冲动!”李可秀素来疼爱女儿,下意识望向了万俟卨。

    万俟卨冷冷地答道:“金波旬花,无药可解!”见李可秀微微色变,他又继续说道:“事到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李大人又何必鼠两端。”

    李可秀眼中精光闪烁,也渐渐平静了下来,他征战沙场,自然清楚一不做二不休的道理,如今已经得罪了宋青书,若是让他恢复过来,就轮到自己惨不可言了。

    “沅芷,你自己也听到了,不是爹不给解药,而是根本没有解药。”李可秀淡淡地说道。

    李沅芷还想再说,宋青书也开口道:“沅芷妹妹,你爹说的没错,金波旬花的确无药可解。”

    “宋哥哥你那么本事,肯定有办法解毒的,”李沅芷望向他,眼中泪水簌簌直下,接着转身对父亲说道,“爹,女儿只求你放过他。”

    “果然是女生外向!”见女儿三番四次和自己作对,李可秀又惊又怒,“如今爹已经和姓宋的势成水火,若是今天不能杀了他,明天死的就是你爹我了,难道你情愿看着爹去死?”

    “不会的,他不会的,”李沅芷望向宋青书,“宋哥哥,你说句话啊。”

    宋青书眉头一皱,并没有开口,只是重重地哼了一声,让他此时此刻服软摇尾乞怜,实在是做不到。生命虽然重要,可是有些东西和生命一样重要。

    “你看到了,现在他都这样,将来还不得将你爹挫骨扬灰啊!”李可秀气急反笑。

    “不,他绝不会!”李沅芷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霍然抬头,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因为女儿已经和他私定终身,还……还怀了他的骨肉,他又怎么会对自己的岳父、孩子的外公下手!”

    “什么!”李可秀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形忍不住晃了晃,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万俟卨与万圭的脸色也极为难看,要知道他们和李可秀合作的基础就是将李沅芷送到南宋皇宫中当皇后,如果她跟其他男人珠胎暗结,又如何能送进宫去。

    “沅芷……”宋青书也是极为震惊,他自然知道自己和李沅芷清清白白,对方这样说,分明就是想救自己。

    这个世界上女子的名节有多么重要,他可是再清楚也不过,如今现场这么多人,随便一张嘴传出去,李沅芷以后嫁人恐怕都会成问题。

    宋青书正要开口,李沅芷却早有所料地打断他,道:“宋哥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请你不要辜负我一番好意,今天说什么我都要把你救出去。”

    看着少女乞求的眼神,感受到少女的纯真玲珑的心思,宋青书心中一软,便默认了眼前事实。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李可秀痛心疾,望着宋青书这个占了女儿便宜的王八蛋,眼睛中快喷出火来。

    ---

    第二更,恳请各位投出手里宝贵的月票!

    ---

    另外之前剧情有个bug,河间双煞很久之前章节里提到已经暗中投靠了汝阳王府了......

    其实前几章写到河间双煞,我也隐隐记得他们似乎投靠了汝阳王府,不过我回头去查相关章节的时候,并没有看到

    还以为这只是我一开始的设想,并没有在中写出来

    结果昨天有个热心的读者帮忙指了出来,和尚实在有些汗颜,

    幸好河间双煞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并不影响剧情,之后具体怎么处理二人,我需要考虑一下

    各位读者知道这是个bug就好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