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15章 天籁仙音

    ♂,

    细细的长眉、弯弯的嘴角,若是狄云在这里,肯定要忍不住感叹师妹的脸蛋比几年前丰满了些,同样也更加的白嫩和艳丽

    不过万圭却没这份怜香惜玉的兴致,听到妻子的话,不禁脸色一变,霍然起身将她推开:“什么叫害人,男人的事情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戚芳凄然一笑:“我是来自山野乡村,没什么见识,可是是非黑白还是分得清的,你们今天做的事,我多多少少也知道,连江湖中人都不耻暗箭伤人,爷爷身为朝廷宰相,行事却不择手段,你不仅不加劝阻,反倒为虎作伥……”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戚芳白嫩的脸蛋儿上顿时多了一个红红的手掌印。┡Ω81中文  网

    “闭嘴!”万圭惊惧地往窗外看了一眼,见房间附近没人,他才放下心来,回过头来狠狠瞪了妻子一眼,“你懂什么,我爹这一脉是庶出,一直以来又流落江湖,若是不想法设法讨爷爷欢心,将来如何在家族中立足。”

    “不能立足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我们回到荆州城隐居,一家人幸福快乐不好么?”尽管心中委屈,戚芳依然噙着泪水走过去拉着丈夫的胳膊,希望用柔情软化他的铁石心肠。

    “妇人之见!”万圭一甩手,冷哼一声,“我爷爷身为当朝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何等的尊贵,我在他麾下随随便便做点事,就比其他人寒窗苦读十年还有用。回荆州?到时候连凌退思区区一个知府都能给我们上眼色,我可不想再过这种憋屈生活。”

    戚芳眼中闪过浓浓的失望之色,她终于明白两人在这方面的看法差距实在太大,根本无法调和。她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可是从小便心地善良,分得清是非对错,当初得知丈夫的爷爷居然是当年害死岳飞的万俟卨,她顿时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不过她素来恪守妇道,秉承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理念,只能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不过这两年她没少劝丈夫离去,可每次都弄得夫妻俩不欢而散。

    “我明天一早就回临安了,我想空心菜了。”戚芳忽然开口说道,空心菜是她和万圭生的女儿,之所以取这么奇怪的名字,是为了纪念狄云用的,这是当年两人青梅竹马的时候给狄云取的绰号。当然万圭并不知道其中缘由,不然他岂会让女儿用别人男人的名字。

    “我们留在这里还有事情要处理,明天哪里走得了!”一想到宋青书依然在逃亡之中,万圭总有些心神不宁,不过看到妻子凄苦的神情,心中又不禁一软,知道让她继续留在这里只是煎熬而已,“好吧,我明天派人送你回去。”

    这次之所以带她来扬州,是为了装作一家人外出游览,用来蒙蔽临安城中有心人的耳目,如今扬州这边大局已定,也与韩侂胄一行人打了照面,再也没有隐藏的必要了,所以让她回去也好,免得留在这里天天唠叨惹自己生气。

    原本今天计划成功,万圭志得意满,打算趁疗伤之际来找娇妻亲热一番,谁知道对方又是一大堆陈词滥调,弄得他兴致全无,答应了明天送她回临安之后,便一脸扫兴地离去。

    脑海中浮现出丈夫离去时阴沉的脸色,戚芳越想越伤心,倒在床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若是宋青书知道害自己的罪魁祸夫妻不和,肯定会拍手称快,只可惜他这会儿功夫已经无暇想其他,他毕竟身中剧毒,随着剧烈奔跑,原本还算平静的金波旬花之毒又跑出来作祟,宋青书渐渐感觉到四肢传来一阵阵麻木之感,有时候他甚至有一种错觉,他似乎只剩下意识,已经感觉不到身体了。

    “快点,在那边!”

    察觉到追兵离自己越来越近,宋青书也上过战场,从追兵的呼啸声中判断,很快就意识到后面的人已经兵分两路,一支人马在后面追,另一支人马绕到前面堵。

    知道再跑下去也是徒劳,宋青书索性停了下来,刚好看到不远处有个隐蔽的山洞,便挣扎着跑了进去。

    随手弄了些树枝掩在洞口,宋青书彻底瘫软了下来,平日里挥挥衣袖就能办到的事情,没想到如今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他已经想清楚了,要么追兵眼瞎,没现这个山洞,那就万事大吉,当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对方既然是为了搜捕自己,肯定每一处草丛都不会放过,又怎么可能忽略这个地方。

    不过就算被现也没什么,反正已经无路可逃,与其到时候四面八方都是敌人腹背受敌,还不如借助山洞的地形来个一夫当关,尽管如今他自知命不长久,可是借助山洞地形,却能在临死前多拉几个人陪葬。

    “是时候留遗言了……”

    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宋青书顿时沉默了。

    这句话前世看《海尔兄弟》的时候听过,当时复活节岛那个外星人等了一辈子都没等来同伴的飞船来接他,自知大限将至,便自言自语说了这句话。

    当时看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如今想起来宋青书却忍不住起了深深的共鸣,自己和那个外星人一样,在这个世界也是一个过客,临死的时候也分外凄凉。

    “既然外星老兄在临死之前利用复活节石像留下了遗言,我也留下点什么东西,证明我在这个世界存在过吧。”宋青书从怀中摸出一卷白布,拿出一直木炭烧制成的炭笔,临下笔之际却犹豫了起来。

    遗言都是对最亲近的人说的,可是他没有子嗣,红颜知己倒是不少,可是每个人都要写的话,既没那么多时间又没那么大的白布。

    既然遗漏了谁都不好,那索性都不写了,就让她们一起恨我吧。

    反倒是一身神功,若是随着自己长埋地下,未免太过可惜……

    宋青书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小说中那么多主角每次掉下山崖啊或者进个山洞啊,总能得到前辈高人的武功秘籍,因为他现在就是一个临死的前辈高人,实在不愿意看到神功与自己同朽。

    因为白布空间有些,思来想去,他最后决定在上面写下欢喜禅法的口诀,谁知刚写了几段,山洞不远处就传来了追兵的喧嚣声。

    “哎,没时间了。”宋青书察觉到金波旬花之毒已经流入他四肢百骸,如今他连手中炭笔都已经拿不住了,索性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正在这个时候,耳边忽然出现一个清冷的声音:“咦,这就是上次害得我……害得我难堪的那种武功么?”

    ---

    昨天公众号的文章测试了你们究竟是少女控,还是人.妻控,结果喜闻乐见......

    本书公众号:六如和尚

    如今公众号开通了原创功能,文章后面已经能留言了,欢迎大家踊跃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