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25章 羞人的困扰



    一行人到了码头之后,早有一艘巨大的商船靠在岸边,这个世界漕运极为发达,尽管列国纷争,南来北往的船只依旧不计其数。

    t万圭利用自己的背景短时间就找到了这么一艘船,这船的东家是浙商的老字号,知道有贵人来,特意将最顶上的一层房间留了出来。

    t早有水手帮着小厮将行李搬了上去,待他们这一行人都上了船,船便扬帆起航了。

    t“南宋相府的面子果然够大。”宋青书看了一眼一脸谄笑的船老板,不由哑然失笑。

    t戚芳身为相府的少夫人,自然不用出面应付这些商人,这些应酬活动全交给了桃红处理,她则独自回到房中休息。

    t另外两个小厮则在安放随行的行李,宋青书此刻则有些百无聊赖,毕竟这艘船是大商号,船上的护卫力量已经非常可观了,再加上他们这又是最上层,没人会不开眼上来打扰。

    t宋青书出去站在顶层甲板露台上,望着渐渐远去的扬州城,心中唏嘘不已,这次扬州之行一直顺风顺水,眼看着就要成功了,谁知道最后出了这么大一个变故。

    t这次得以死里逃生,宋青书不得不庆幸自己命大,刚过去的一天一夜是那么的漫长,期间有几次他都以为在劫难逃了,谁知道最后还是挺过来了。

    t“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满天下找武林秘籍都被原著主角捷足先登,当时还感叹那些主角气运无敌,如今看来,自己的气运似乎也是杠杠的。”

    t江风拂面,宋青书只觉得神清气爽,他素来是一个乐观的人,也许在旁人看来他如今武功尽失,实在有些悲惨,可是在他看来,当初才入这个世界的时候经脉尽断奄奄一息那才叫作绝望,如今他的心已经足够强大。

    t这些年的阅历以及眼界让他知道自己一身功力只是因为金波旬花的缘故才暂时消散,只要想办法解了金波旬花之毒,恢复功力便是顺理成章之事。

    t更何况这次劫难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来,自己如今已经是彻底的百毒不侵了。

    t“哎,人比人气死人啊,人家段誉吃个蛤蟆就可以百毒不侵了,我却要在生死边缘挣扎这么久。”宋青书苦笑一声。

    t“熊侍卫因何发笑?”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t宋青书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如今自己就是对方口中的熊侍卫,直到对方重复问了一声,他才回过头来:“原来是少夫人。”

    t江上清风吹得戚芳衣裙飘飘,头上的发丝也有些散乱地垂到了脸颊之上,身子窈窕纤细,仿佛要被风吹倒一般。

    t“外边风大,少夫人还是回屋歇息吧。”宋青书不愿与她有什么交集,只等着船离开扬州足够远了,他便会找个机会悄悄下船,从此各安天命。

    t戚芳摇了摇头,微微笑道:“无妨,早年的时候我也是学过武的,身子骨可不像京城中其他那些夫人小姐那么娇贵。”

    t宋青书闻言不禁打量了她一眼,他如今功力虽失,但眼力犹在,眼前少妇肌肤白里透红,散发着水润的光泽,的确看着比很多深闺女子要健康活力一些,不过也仅此而已,想必这些年养尊处优的少奶奶生活,再加上生了孩子,她一身武功早已荒废得七七八八了。

    t注意到宋青书眼睛一直盯着自己,戚芳秀眉一皱,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无礼,不过她毕竟出身江湖,也不像其他皓命夫人那般讲究,轻咳一声,开口说道:“熊侍卫,这两天你们忙里忙外,究竟是在做什么?”

    t宋青书眉毛一挑:“少夫人不知道?”

    t“大概知道一点,具体细节还需要熊侍卫再说说。”戚芳此时站在了上风处,宋青书鼻尖隐隐闻到一股女子的体香。

    t“也不知道她用的是哪种胭脂水粉,还挺好闻的。”宋青书心中暗暗寻思。

    t“熊侍卫?”戚芳皱眉继续问道。

    t“既然万……少爷不告诉你,自然有他的道理,属下不敢乱说。”此时毕竟没有完全脱离险境,宋青书不得不小心为上,模仿者熊大应该的语气答道。

    t“熊侍卫眼中只有少爷,就没有我了么?”戚芳有些嗔

    (本章未完,请翻页)怒地瞪了他一眼。

    t“不敢。”宋青书低着头并不接触她的眼神,他非常清楚自己贪花好色的性格,这戚芳当初可是荆州城第一美人,正所谓荆州城内一枝花,千娇百媚在万家,以宋青书如今挑剔的眼光,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少妇是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生怕多看几眼弄得贪花好色的毛病又犯了。

    可如今的宋青书早已不像前几年那么毫无原则了,狄云那傻小子忠厚老实,前些年又尽心尽力替自己做事,正所谓朋友妻不可欺,尽管眼前女子如今是万夫人,可她同样也是狄云的心上人,因此宋青书尽量避免和对方发生什么交集。

    t戚芳没料到会碰了个软钉子,恼怒之余,忽然计上心来:“刚才你……你对我有些无礼,若是我说出去,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吧。”

    t宋青书苦笑一声,没料到这妮子居然懂得恩威并施:“少夫人究竟想知道什么?”

    t见他上道,戚芳这才满意的笑了笑:“昨晚你们忙里忙外,究竟是在对付谁?”

    t“金蛇王……宋青书。”说起自己的名字,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t“果然是他。”戚芳昨日隐隐约约也听到了一些,“不过据我所知,金蛇王武功盖世,轻功无双,你们这些人又怎么对付得了他?”

    t“哼,当然是要用一些卑鄙的手段了。”宋青书冷哼一声,将金波旬花的事情大致讲了一下。

    t说完过后宋青书忽然注意到戚芳惊诧的眼神,不由心中一凛:“少夫人千万别将这些话传出去。”

    t注意到他紧张的神情,戚芳浅浅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少爷的,更何况我也觉得这手段有些卑鄙下作。”

    t顿了顿,她忽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为什么要对付金蛇王呢?”

    t“属下不知。”宋青书随意应付了一句。

    t“我听说金蛇王起兵对抗满清,是中原汉人的大英雄,再加上他还救了十几位公主……唉,三哥这次实在大大的不应该……”戚芳口中的三哥自然是指万圭,当初万震山弟子众多,万圭在里面排行第三,因此这般称呼。

    t宋青书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要知道她这一辈子接触的所有人,除了狄云之外,都是那种坏到流脓的无耻小人,父亲戚长发,公公万震山,丈夫万圭,还有如今的万俟卨……

    t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她居然还能保持一颗赤子之心,实在难得。

    t戚芳只是有感而发,忽然想起旁边还有个外人,不由脸色微红,急忙嘱托道:“今天我也只是随意说说,你也不要往心里去,更不要外传。”说完便转身要回自己房间。

    t“少夫人……”宋青书忽然喊住了她。

    t“嗯?”戚芳回过头来,大大的眼睛疑惑地望着他。

    t“之前马车那里的事情,少夫人为何替我隐瞒?”宋青书还是忍不住问道。

    t想到当时这男人一把抓到自己胸脯之上,戚芳脸色一红,不过她很快收敛心神,生怕对方有什么误会,急忙冷声答道:“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只是不想因为我的缘故害死一条人命罢了。”说完也不待他回答,提着裙摆匆匆回到了自己房间。

    t宋青书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她在担心什么,不由哑然失笑:果然是一个恪守妇道的女人。

    t不过戚芳的悲剧也在于她太恪守妇道,她骨子里是一个极为传统的女人,奉行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原则,哪怕后来知道丈夫一家人害了她父亲,害了狄云,她痛苦之余,还是一心为丈夫着想,结果最后却死在了万圭手中。

    t若是她有后世都市女性的性格,应该就会是另外的结局。毕竟狄云那么喜欢她,丝毫不介意她嫁过人生过孩子,若是她勇敢一些,这对苦命鸳鸯余生还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t戚芳回到房间中后,急忙躲在屏风后面,解开了上面的衣裳,看着湿润的裹胸,不由脸色一红,原来她之所以这么匆匆忙忙回来,除了不想被误会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她的胸脯涨得厉害。

    t生了女儿过后,再加上养尊处优,她的奶水一直很充足,不过大户人家之中都有专门的奶妈,不需要

    (本章未完,请翻页)她自己哺乳,这就导致她的胸部经常被涨的沉甸甸的,不得不隔一段时间就悄悄挤掉一些。

    t良久过后,戚芳香汗淋漓,终于完成了例行公事,看着眼前满满一碗乳汁,脸颊红得极为诱人。

    t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因为船上护卫周全,宋青书也没什么需要做的,便在房中打坐起来,试图沟通散布在身体各处的真气,忽然他若有所觉,睁开眼睛后,发现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经过了门外。

    t宋青书心中一凛,要知道戚芳如今是相府的少夫人,商船的主人自然不敢怠慢,将最顶上这一层全腾出来给他们这一行人居住。

    t而宋青书的房间正好在楼道口上,戚芳与桃红的房间在更里面,这样一来宋青书就能更好地提供保护,要到戚芳的房间,必然会经过他门前。

    t“难道有贼人?”宋青书眉头一皱,实在想不通有什么人敢太岁头上动土,更何况楼梯口下面还有商船安排的护卫,这人究竟是怎么上来的?

    t如果戚芳单单只是万俟卨的孙媳妇也就罢了,宋青书才懒得管她死活,可惜她同样还是狄云的意中人,而且宋青书也不愿意看到这么心地善良的人出什么意外。

    t提起长剑宋青书急忙追了出去,如今他虽然内力没法调用,不过一身剑法仍在,一般的贼人他足以应付,更何况他还有移魂**这招杀手锏,真碰上什么高手,也不是没有自保之力。

    t宋青书从屋中出来,发现黑影从不远处走廊拐角处一闪而过,不禁心中一沉,那边正好是戚芳的卧室。

    t当他追了过去的时候,已经失去了黑影的踪迹,四处查探一番,忽然看到一扇窗户微微摇曳,里面恰好是戚芳的卧室!

    t“难道那人进去了?”宋青书心中一惊,不过他现在也不敢冒然冲进去,毕竟这只是他的推测。

    t“少夫人,少夫人?”宋青书叩了叩门,沉声询问道。

    t谁知道他连喊了几声,里面都没有回应,宋青书心中一沉:“少夫人,刚才我追一黑衣人到此,若是少夫人还不回答,为了确保少夫人安全,属下现在进来了?”

    t依然没有回答,连隔壁桃红的房间也没有动静,宋青书不再犹豫,伸手推了推门,发现门被里面锁着的,无奈之下,只好也从那扇虚掩着的窗户翻了进去。

    t“少夫人?”进屋过后,宋青书一边打起十二分精神防备那贼人躲在暗处偷袭,一边继续呼喊着戚芳。

    t嘎吱~

    另一边传来动静,宋青书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影从那边窗户翻了出去,宋青书上前追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如今捉拿贼人反倒是其次,当务之急是戚芳的安危。

    急忙点上蜡烛,隐隐约约见到床上躺着一个人,宋青书急忙过去查探。

    “咦?”只见戚芳静静地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床被子。

    “少夫人?”宋青书喊了两声,依然没有动静。

    宋青书探了探她的鼻息,发现还有呼吸,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中了迷药。”

    注意到戚芳圆润的肩头隐隐露在外面,宋青书不由眉头一皱,迟疑了一下,伸手掀开了被子一角,不由呼吸一窒。

    原来被子里的戚芳浑身上下不着片缕!

    白嫩丰腴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展现在面前,圆润的香肩,精致的锁骨,纤细的腰肢,浑圆的大腿,特别是那沉甸饱满的胸脯上,还隐隐透着一丝亮晶晶的奶渍……

    “难道是个采花贼!”宋青书心中一惊,眼神往她身上扫了扫,没有发现被侵犯的痕迹,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想必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我发现了。”

    宋青书寻思着今后需要加强防备了,正打算将被子放下来,忽然大门被猛地踹开,接着桃红领着一群人冲了进来。

    “你们来得正好……”注意到进来的还有男人,宋青书急忙将被子放下来,正要述说刚才的情况,桃红已经气得发抖,指着他破口大骂道:“来人啊,把这个意图不轨,侵犯主母的禽兽给我拿下!”——

    今天虽然只有一章,但字数和正常2章一样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