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27 夜探香闺



    宋青书被杜老板的手下带到一间底层的船舱之中,那些人将他推到里面过后便关上了门,显然不欲和他有太多交道。

    一想也是,他如今是个侵犯相府女眷的嫌疑人,同样也是相府的侍卫,这些大人物内部的事情,那个杜老板宁愿知道得越少越好。

    宋青书倒也安之若素,直接盘坐在屋里开始调息起来,今晚的事情明摆着是一个陷阱,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与其在信息不充分的情况下胡乱猜测,还不如等着对方自己找上门来。

    他倒不虞有什么危险,毕竟他还有着移魂大.法这个杀手锏,就算是高手猝不及防之下也会中招,更何况据他观察,这船上的都只是一些普通的家丁护院。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开始寻思如何恢复功力的问题,毕竟习惯了当级高手,如今这状态实在没有什么安全感。

    宋青书细数自己所会的武功,剑法、掌法、轻功这些显然没法逼毒,倒是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一阳指,似乎有几分可能。他记得《神雕侠侣》中小龙女逼毒的关键时刻被郭芙射中冰魄银针,导致毒入脏腑,后来碰到一灯大师,一灯大师曾感叹自己伤于裘千仞掌下,不然可以用一阳指救小龙女……

    想到这里,宋青书不由面露喜色,不过很快又泄了气:“可惜如今我无法凝聚内力,一阳指自然也无法施展。古语有云,能医不自医,果然是至理名言。”

    纵观天下,除了他自己之外,一阳指造诣达到可以救人于生死的,除了一灯大师就只有王重阳了,可惜这两人素来神龙见不见尾,自己一时半会儿恐怕找不到他们。

    除了一阳指之外,《九阴真经》和《神照经》都善于疗伤,可惜他已经试过,如今金波旬花之毒深入脏腑,九阴真气已经无能为力;至于《神照经》则是直接忽略,毕竟原著中神照经大成的丁典就死于金波旬花。

    除开这几种武功之外,只剩下《欢喜禅法》了,欢喜禅是千百年来密宗最神秘诡谲的武功,也正是因为欢喜真气护体,才让他没有像原著丁典那样中了金波旬花之后就直接gg,可惜这两天来他已经试过多次,欢喜真气同样时断时续,根本无法用来逼毒。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真气断断续续,无法调用……”宋青书若有所思,欢喜禅中的双.修之法,同样也有着起死回生的鬼斧神工,而且主要是对阴阳二气的操控,阴阳二气又是每个人本来就有的,并不算真气,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可惜此时身边没有可以双修之人,不然可以试试看有没有用。”宋青书叹了一口气,忽然心中一动,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刚才掀开被子之际,戚芳那丰腴白嫩的身子。

    “要不去找她吧……”

    脑海中升起了这个念头,宋青书仿佛能感觉有个小恶魔一直在耳边诱惑着:

    “现在她身边几乎不设防,想要得到她简直轻而易举。”

    “虽然嫁过人生过孩子,可是她花容月貌,胸耸臀翘,再加上处于哺乳期,正好是个绝佳的炉鼎。”

    “万俟卨和万圭害得你这么惨,用他们的孙媳妇和妻子作为补偿,也算得上天经地义。”

    ……

    良久过后宋青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眼中尽是遗憾之色:“可惜,你为什么是狄云的意中人。”

    狄云这小子老实木讷,又对他忠心耿耿,再加上前些年遭遇悲惨,宋青书想来想去,都不忍再在他伤口上撒盐。

    “算了,我另想办法吧。”宋青书眼中渐渐恢复了清明之色。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响动:“我奉我家主人之命,带熊大上去好好审问一番。”

    宋青书眉头微皱,听声音好像是戚芳身边那个叫四喜的小厮,难道戚芳终于想到什么,打算询问一下自己了么。

    很快舱门便打开,四喜走了进来:“熊大,跟我走吧。”

    宋青书暗笑一声,对方之前明明一口一个熊哥亲热得很,现在却直呼他的名字,果然是世态炎凉。

    不过此乃人之常情,宋青书根本没往心里去,微微一笑便站了起来。

    门口的守卫提出帮忙护送,四喜却摆了摆手拒绝:“他现在被麻油浸过的绳子五花大绑着,武功再高又有什么用,我一个人能搞定。”

    那守卫还要再说,四喜却不耐烦起来:“我家主人不愿意此事被太多人知道,你们人多眼杂,上去不方便。”

    听他拿出了戚芳的名义,杜老板的手下顿时收声,目送二人离去。

    跟在四喜身后走了一会儿,宋青书忽然开口道:“这不是上楼的路吧。”

    四喜骂骂咧咧说了一句:“废什么话,跟我走就是了。”

    宋青书心中暗暗冷笑,看来自己所料没差,狐狸终于要露出尾巴了。

    四喜领着他一直走到了船尾偏僻处,这才停下了脚步。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要见少夫人!”宋青书故作惊慌道。

    四喜到处望了望,平日里这里都没有什么人来,更何况此时正夜深人静,从腰间抽出一把朴刀,狞笑道:“相见少夫人?先去见阎王吧。”

    宋青书冷笑一声:“原来背后是你在搞鬼。”

    四喜亮了亮手中明晃晃的刀:“现在知道太晚了,说罢,是想要吃板刀面还是想吃馄饨?”

    这是江湖上的黑话,板刀面是指拿刀剁了扔下水,馄饨则是脱了衣服跳到江里淹死。

    宋青书淡淡一笑:“可惜算命先生说过,我命还长得很。”

    四喜一愣,继而大怒:“看来你是想吃板刀面了。”

    宋青书不理他,直接抬头望着他:“究竟是谁派你来的?”他不信四喜这样一个小厮居然会如此胆大包天。

    “你没机会……”四喜声音忽然降低下来,“是桃红姐。”

    果然是她!

    不过宋青书还是很疑惑,桃红就算身份高些,可是也高得有限,她有这个胆子么?

    “那究竟是谁指使桃红的?”宋青书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四喜眼神茫然,显然是中了移魂大.法的缘故。

    “先替我解掉绳子。”

    解开绳子过后,宋青书又问道:“你为什么敢帮桃红谋害主母?”要知道这是个等级森严的社会,奴仆若是以下犯上,面临的处罚是空前严厉的。

    四喜脸色一红:“桃红是万老爷的妾室,小的一时脑袋犯浑,没忍住上了她的床……”

    宋青书眉头微皱,大概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反正与桃红通奸已经是死罪了,他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

    接着又问了几个问题,见再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宋青书淡淡地说道:“你刚才想请我吃板刀面,那我回请你吃馄饨吧……”

    四喜点点头,整个人机械地走到甲板边缘,然后扑通一声,跳下水去。

    “救……”

    掉入冷水之中,四喜终于恢复了清醒,可惜只来得及喊出一个字,便消失在了湍急的江水之中。

    “我与桃红无冤无仇,她不可能是为了害我……”宋青书心思如电转,忽然抬头望了一眼远处顶层房间淡淡的灯光,“看来是为了对付戚芳啊。”

    宋青书犹豫了一下,原本这个时候趁机离去神不知鬼不觉,可惜如今依然还在李可秀的势力范围之内,自己一个人逃亡远不如借这艘船顺流而下来得方便,而且如今既然知道戚芳有危险,若是置之不理,将来碰到狄云,实在有些无法交待。

    心中权衡一番,宋青书终于还是决定先去找戚芳,通知她一下。

    可惜如今戚芳住在最顶层的房间,今晚生了那样的事,通向顶层的楼梯要道上布满了杜老板的护卫,根本无法通过。

    若是平时的宋青书,这些自然难不倒他,可惜如今……

    且说之前宋青书被押下去过后,戚芳急匆匆换好了衣裳,立即吩咐下人准备一桶热水来。

    也许是想到衣服在不知不觉中被人脱光,总会让她产生一种被玷污的感觉尽管她仔细检查了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被侵犯过的痕迹,可是她还是想用清水清洗一番才能心安。

    今晚生这样的事情,船上的杜老板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术来巴结她,听到她要沐浴,便马上派丫鬟们烧了一大桶水,又准备了很多新鲜的花瓣给送上来。

    将所有人都赶出了房间,连桃红也不例外,仔细检查了房间的门窗,戚芳这才来到浴桶前面,感受着热气腾腾的水蒸气,她冰凉的心这才感受到一丝暖意。

    轻轻解开腰带,戚芳刚将外面的轻纱裙脱下来,忽然听到窗户处传来一声响动。

    尽管声音很轻微,可如今戚芳已如惊弓之鸟,霍然回头:“谁?”

    没有回应,她犹豫了一下,担心是自己幻听,并没有叫外面的人,而是自己抽出一旁的宝剑,警惕地往窗户那边走去,她毕竟学过武功,如今有剑在手,再也不像之前那么害怕。

    谁知道她刚转过屏风,就看到窗户大大的开着,一个人正狼狈地爬了进来。

    看清那人样貌,戚芳顿时花容失色,张嘴便要惊呼起来——

    昨日没有更新,万分抱歉

    原本想今天多更两章的,可惜状态不好,今天暂时只有一章,明天开始尽量多更些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