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30章 不情之请

    ♂,

    “思想不要那么肮脏,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宋青书淡淡地说道,“若不是看在狄云的份上,我也不会这般尽心尽力。”

    “和我住在一起绝对不行!”戚芳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断然拒绝。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宋青书说道,“你大可放心,没人会知道我在你房中,事后我也会悄悄离去,不会对你的名节造成什么损害。”

    见戚芳还要说什么,宋青书打断道:“你就算不为自己的安危考虑也要为狄云想想吧,他这些年一直都在辛辛苦苦找你;退一万步讲,就算不为狄云,你也要为自己出生不久的女儿着想吧,难道你想她这么小就没了母亲?”

    “空心菜……”戚芳喃喃自语,想到女儿可爱的模样,她的心顿时软了下来,“好……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绝不能对我无礼,不然我也顾不得你和师哥的交情,会直接喊人进来抓你的。”

    “放心吧,朋友妻不可欺,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宋青书正色答道。

    “我和师哥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尽管戚芳心中依然对狄云恋恋不忘,不过她同样也清楚自己是万家的媳妇,根本不敢往其他方面多想什么,注意到宋青书戏谑的眼神,她不由脸色一红,“那……那好吧,不过这段日子你要和我保持距离,嗯……你把屏风挪到那边去,平日里我们之间隔着一道屏风,井水不犯河水。”

    “可以。”宋青书知道让她一个有夫之妇和陌生男子同处一室有些为难,走过去打算将屏风搬到墙角,感受到浴桶里的热气,他不由一怔:“夫人是打算沐浴更衣么?”

    “不必了。”戚芳摇了摇头,心中却暗暗恼怒,房间中多了一个男人,自己怎么可能沐浴。

    “那好吧,我要开始运功逼毒了,夫人自己随意。”宋青书之前在牢房里就隐隐约约有些灵感,只不过被四喜来打断了,如今暂时安定下来,他就迫不及待地准备继续逼毒,毕竟如今这身体状态让他实在有些没底。

    看到宋青书走到屏风后面,戚芳这才略微松了一口气,她这一放松下来,忽然察觉到胸口有些发凉,低头一看,发现胸口有两处湿漉漉的痕迹。

    她的脸蛋儿一下子就红了,原来刚才被宋青书扑倒,自己拼命挣扎,两人难免会有身体接触,胸脯也被各种挤压,居然将奶给挤出来了些,浸湿了胸前的衣裳。之前没有察觉到,如今放松下来,才反应过来。

    “真是丢死人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他看见。”戚芳一张脸蛋儿红得快滴出血来,有些心虚地瞄了屏风那边一眼,见没什么动静,心中才略微有几分宽慰。

    “好胀……”戚芳咬了咬嘴唇,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算算时候,差不多又到了每天例行的挤奶时间,可是如今房中还有一个陌生男子!

    “要不今天就算了……”念头刚一升起,戚芳就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刚生完孩子,她虽然难受,可是因为没经验,再加上害羞的缘故,也不知道要挤出来,没过多久人就开始发烧发热,胸脯更是肿胀得发硬,那场大病差点要了她的性命。

    后来得到大夫诊治,再加上府上有经验的嬷嬷教导,她才知道每天都需要挤上数次方能保证身体健康。

    当初生病期间那种难受的滋味她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实在不愿意再体验一次。

    心中的羞涩终究敌不过身体的现实问题,戚芳再次望了屏风那边一眼,心想:“他现在在运功逼毒,应该……应该注意不到这边的情况吧。”

    抿了抿嘴唇,戚芳终于下定决心,找来一个木碗放在腿上,背对着屏风坐在床边,悄悄解开了胸前的衣襟。

    她一颗芳心狂跳,再次回头确认了一眼,这才开始小心翼翼地挤了起来。

    也许是想到了身后不远处还有一个陌生男人,戚芳的双手一直在微微颤抖,弄得平日里本来极为熟练的动作变得生涩起来,薄薄的衣裳下面的娇躯也时不时有些颤抖。

    因为心中太过慌张,戚芳今天只花了平日里一半的时间就结束了,望着木碗里满满的乳.汁,她不禁脸色一红,匆匆忙忙整理好胸前的衣裳,便打算端起木碗悄悄倒掉。

    “夫人,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正在这时,身后不远处忽然响起了宋青书的声音,吓得戚芳浑身一激灵,差点将手中的木碗掉在地上。

    “你……你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回头望着宋青书,戚芳心中一颤,脸上的血色倏地褪尽,变得苍白无比。

    “夫人请放心,我只是刚刚出来,并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宋青书答道。

    对方越是这般说,戚芳心中越是觉得有什么,心中不停惊呼:完了完了,什么都被他看去了……

    戚芳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可是声音依然颤抖不已:“你……你喊我有什么事情么?”

    “呃……”宋青书也面露尴尬之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道,“那个……那个……夫人反正也是要倒掉,要不给我吧。”

    “什么给你?”戚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注意到对方的目光时不时瞟向自己手中的木碗,她才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又羞又怒,“你……你……”

    见眼前少妇气得粉脸通红,宋青书急忙解释道:“夫人切莫误会,在下并非出言轻薄,而是想解毒而已。”

    “解……解毒?”戚芳一怔,不过很快更是羞怒交加,“这东西能解什么毒!”

    “我与毒手药王无嗔大师是忘年之交,当年偶然听他提起过,人乳是一种非常神奇的东西,能解很多奇毒。”宋青书快速解释道,“这次我中了尊夫的金波旬花之毒,想了很多方法都没办法解毒,如今无奈之下就只能出此下策,若有冒犯之处,还望夫人切莫见怪。”

    他的确没有说谎,当初在药王庄的时候,毒手药王的确提到过人乳可解很多种中毒症状,他在前世也听说过奶可以化解重金属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