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32章 千钧一发

    宋青书玄功恢复运转,急忙盘坐下来开始逼毒。他如今一身功力何等了得,很快便从指尖逼出一滴金色的毒血。

    只不过金波旬花是金书中保三争一的奇毒,如今又缠绵于他脏腑之中,要想将毒血尽数逼出来,恐怕非一朝一夕之功。

    宋青书不知道自己体内真气恢复是永久的现象还是暂时性的,所以她不敢耽搁,继续开始逼毒起来。

    随着功力运转,他浑身渐渐冒出丝丝白气,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心中一凛,因为体内的真气运行忽然又有了一丝晦涩之感。

    “糟了,看来高兴得太早了。”宋青书急忙收功,不敢继续逼毒,担心等会儿半途中真气忽然消失,导致毒性反噬。

    不过他虽然足够谨慎,却没想到真气消失的速度那么快,刚有晦涩之感,下一刻真气循环忽然就断了,他根本来不及及时收功。

    没有真气压制,金波旬花之毒卷土重来,比之前更要凶猛几分,宋青书闷哼一声,然后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你……你怎么了?”戚芳原本在一旁坐着发呆,看到宋青书忽然晕了过去,也是手足无措,“刚刚不都是好好的么?”

    查探了一下对方脉搏,混乱得吓人,戚芳心中寻思:难道是逼毒的时候不小心走火入魔了么?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夫人,夫人?”

    听出是桃红的声音,戚芳吓了一跳,有些心虚地望了望地上的宋青书一眼,急忙拉过屏风挡在他前面,这才故作镇定地问道:“什么事情?”

    “有官兵上船搜查,我特意来提醒夫人一声。”桃红答道。

    戚芳眉头一皱:“提醒我作什么,难道他们还敢来我这里搜查不成?”平日里她素来不摆架子,可是如今房间中还藏了一个陌生男子,对方又是通缉犯,她不得不摆出相府少夫人的姿态。

    桃红慌张的声音传来:“我也跟那些人说了夫人的身份,可是领头那将军丝毫不松口,他说这是李提督吩咐的,严格搜查所有出扬州的船只、车马、行人,一个旮旯都不许放过,谁也不许例外,好像是为了捉拿一个姓宋的要犯。”

    原来那些士兵被小龙女引开,后来终于认出她背后的只是个稻草人,李可秀得到消息,震怒非常,下令封锁出入关口水道,严查所有可疑人等。

    李可秀明白一旦这次宋青书逃出生天,那自己的麻烦就大了,所以明知道此举会得罪不少权贵豪门,他也不惜一切代价命令士兵每个房间都要检查。

    “什么!”听到桃红的话,戚芳不由惊呼一声,花容失色地望着屏风那边。等会儿那群士兵进来,区区一道屏风又怎么藏得住人?

    戚芳跑急忙过去摇了摇宋青书:“快醒醒,快醒醒。”可惜对方一点反应也没有。她咬了咬牙,急忙将他一只手搭在肩上,扶着他往床边走去。

    幸好她曾经学过武功,从小又在山野中长大,身子骨极为健康,这才能拖着这么魁梧一个男人走到床边。

    她第一反应是想将宋青书藏到床底,不过到了床边又犹豫起来了,人家既然连她的房间都敢闯进来,肯定会四处搜查的,床底必然会被搜到。

    想到宋青书被那些士兵发现,戚芳便不寒而栗,宋青书如今昏迷不醒,被发现后绝无幸理,心地善良的她又岂愿意看到这种结局——更何况他还是师哥的朋友。

    另一方面她一个有夫之妇,大半夜却在房中藏着一个男人,一旦传扬出去,让她怎么见人?

    靖康之变过后,因为大批宋朝宗室女性被金人掳走奸.淫,南宋朝廷又无力报仇,渐渐地理学盛行,对女子的贞洁问题看重到了一个变态的程度,教导女性以后碰到类似情况,应当以死保全清白。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戚芳清楚以万俟卨的性格,决不允许家门蒙羞,而万圭……她实在没什么信心丈夫能保护自己。

    “绝不能让他被发现!”戚芳咬了咬嘴唇,心中暗暗说道。

    这个紧要关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戚芳扶起宋青书将他塞到了床上,扯过一床被子盖在他身上,然后红着脸也躲进了被窝。

    不过她的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因为她发现不管怎么努力,被窝里总是鼓鼓的,还是太明显了些。有心人只要一看,就看得出被窝里面多了一个人。

    “该怎么办……”听到楼梯口那边远远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戚芳一颗心快从喉咙里跳了出来,她知道必须有个决断了,要么将宋青书交出去,要么必须万无一失,不然若是宋青书在自己被窝里被人发现,那才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忽然她目光落到了不远处依然热气腾腾的浴桶,不禁心中一动。

    “不行不行,那实在是太荒唐了。”戚芳俏脸嫣红如血,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可是反正他如今已经昏迷过去了,又不会看到什么……”戚芳咬着嘴唇,心中又犹豫起来。

    脸色阴晴变化,戚芳心中寻思:藏在被窝里,还会被人从外面看出蹊跷;可如果藏在浴桶里,那些人总不好凑到桶里来看吧……

    不远处响起了喧闹之声,戚芳听出了是桃红正在和那些上来的士兵作交涉,知道再也容不得犹豫了,贝齿一咬,终于横下心来。

    将宋青书放入浴桶之中,让他靠在木桶边缘,口鼻隐隐露出水面,不至于窒息溺水,然后将角落上那扇屏风挪了过来。

    望着浴桶中依旧昏迷的男子,戚芳一边将旁边盘子里的花瓣洒在水面之上,一边面露犹豫之色,幽幽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轻轻解掉腰带,衣裳缓缓从她丝滑的肌肤上滑落。

    轻咬着嘴唇,捂着胸口,戚芳红着脸也迈入到浴桶之中。

    她的身体刚没入水面没多久,外面的大门便被有些粗鲁地推开。

    “少夫人,我和他们说了很多遍,可是他们非要进来搜查。”桃红也跟着进来,语气中充满了抱怨之意。

    “大胆,你们知道我是谁么!”戚芳心中也是恼怒非常,若非他们,自己又岂会出此下策,落入如此尴尬难堪的局面。

    “末将参见夫人!”领头那人也没料到房间里是这种情形,透过屏风,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对方似乎正在沐浴。

    “既然知道我,你们还敢闯进来?”戚芳心中忐忑,只能故作厉色,想早点将这些人赶出去。

    “回禀夫人,这次是提督大人亲自下令,任何人都要接受检查,不得例外;同时提督大人也征询了相爷的意思,相爷也同意了。”那参将并没有被她的语气吓到,反而一边一回答,一边快速地扫视整间房屋,目光锐利无比。

    听到万俟卨同意此事,戚芳不由呼吸一窒,再也没法用身份压对方了,只好说道:“本夫人现在正在沐浴,你们这么多人闯进来,岂不是坏我清誉!”

    戚芳一脸黯然,心想丈夫应该也是知道此事的,他居然也同意让这些兵痞来搜查自己房间,就不怕妻子吃亏么。

    “夫人大可放心,您那里有屏风挡着,并不碍事,我们在房间里查探一下便走。”说完便挥了挥手,示意手下进屋检查。

    一群人鱼贯而入,各司其职,非常熟练地在房间中搜查起来了,那些有可能藏人的地方,一个都没有漏过。

    透过屏风,戚芳隐隐看到那些士兵还将床上的被子掀开确认了一番,心中不由后怕不已:幸好没有将他藏在床上,不然看这架势肯定瞒不住。

    静静地望着不远处男子俊朗的容颜,戚芳一颗芳心砰砰直跳,不停地祈祷着:“这个时候千万不要醒来,千万不要醒来……”

    很快那些士兵将屋中搜查了个遍,一个一个收队的时候向那参将摇头,示意没有什么发现。

    那参将点点头,这才对戚芳说道:“打搅夫人了,属下告退。”

    听到他的话,戚芳不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那参将正走到门口,忽然心中一动,转过身来望着屏风那边,狐疑地问道:“夫人为何会在三更的时候沐浴?”

    戚芳一颗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急忙答道:“刚才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我才决定这个时候沐浴。”

    “发生了事情?”那参将询问地看了旁边的桃红一眼。

    桃红脸色也有些不自然,大致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

    “哦,有歹人夜闯夫人香闺?”那参将若有所思。

    戚芳心中暗暗叫糟,早知道这样刚才就随便找个理由应付过去了,只好故意装出一副淡然的语气:“没什么,那歹人已经被抓了。”

    参将询问了身边的属下相关情况,很快就有一人上来禀报,他不由眉毛一扬:“刚传来的消息,那位歹徒已经不在牢房之中了。”

    “是……是么?”戚芳语气有些惊慌,参将皱着眉头望了桃红一眼,只见她脸上也露出一丝不自然,心中顿时疑窦丛生。

    “未免夫人此刻被歹人胁迫,属下要进来查看一下,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夫人见谅。”参将目光如炬,紧紧望着屏风后面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