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38章 漫长夜晚



    王二故意在“伺候”二字上咬重了读音,眼神更是很放肆地在戚芳身上转,弄得戚芳心中一紧,急忙往床里面缩去,不过中了桃红的迷烟,她浑身发软,刚动了动就无力地倒了下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越来越近。

    “不要过来……”戚芳听得出自己此时的语气有多么虚弱,要是王二真听话才有鬼了,想到即将发生的可怕事情,她忽然觉得之前宋青书对他做的也不算什么了。

    同样是失去清白,将身子交给一个天下闻名,又长得丰神俊朗的人物,可远比**给一个形貌猥琐的家奴好受得多。

    “少奶奶不要这么害怕,小人保证马上就能让你欲仙欲死了。”王二站立在床边,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眼看着对方的手就要碰到身上的被子,戚芳再也受不了了:“姓宋的,你还要看戏到什么时候!”

    听到她的话,王二脸色大变,正要起身逃走之际,床板上忽然伸出来一柄利剑,正好刺中他的咽喉,瞬间就灭了他的生机。

    因为出剑收剑整个过程太快,连血都还没来得及流出来,王二整个人便颓然倒在地上。

    见床底下忽然冒出一个人,桃红惊呼一声,拔腿就往门外跑去,不过宋青书之前听到正是她冒充戚芳才害死了狄云,心中早已怒急,如今有了机会,又怎么会放过她。

    伸手一掷,手中长剑仿佛一道闪电滑过夜空,直接将她穿胸而过,桃红伸腿蹬了两下,痛苦地挣扎着。

    宋青书走到她身前,冷冷地说道:“当初你害狄云的时候可曾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说完也懒得和这样的妇人废话,直接将剑拔了出来,桃红嘴里溢出一大口鲜血,咯咯两声便咽气了。

    “狄兄弟,放心吧,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不过。”宋青书对着虚空喃喃自语,旋即转过身来,对戚芳说道,“将来我要杀你丈夫,你站在哪边?”

    戚芳咬着嘴唇,恨恨地说道:“我没有那么卑鄙狠毒的丈夫!”

    “不枉狄兄弟对你痴心一片。”宋青书点点头,“我先处理一下这里,你自己穿好衣服吧。”

    说完便提起桃红和王二的尸体,无声无息消失在夜空中。

    待宋青书回来过后,愕然发现戚芳依然躺在床上,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瞪着自己,不由奇道:“你怎么还没穿好衣服?”

    “我中了迷药,哪有力气穿!”戚芳没好气地嗔道。

    “哦,我差点忘了。”宋青书拍了拍额头,“我来帮你吧。”

    说完走过去将戚芳扶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胸膛上,然后拿过一旁的衣服,温柔地替她穿了起来。

    戚芳先是一怔,继而脸蛋儿红得像血一般,心想这人心中难道完全没有一点男女有别么?不过想到两人之间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心中幽幽叹了一口气,便由着他了。

    明明之前恨不得咬死这个男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刚才一系列的事情,如今她心中居然一点也不恨他了。

    也许是有了王二做对比,也许是丈夫的所作所为让她太寒心,她忽然觉得为那样的男人守身如玉失一点意义也没有,那之前宋青书对她做的事情,就没啥值得生气的了。

    “你将来有什么打算?”替戚芳穿好衣服过后,宋青书还非常贴心地给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

    戚芳被他温柔的动作弄得心房一颤,不过一想到将来的问题,她便神色一黯:“我也不知道,也许会先回临安将空心菜接走吧。”

    宋青书暗暗感叹,女人果然都是感性的动物,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忘了自己的孩子:“现在万俟卨和万圭父子欲除你而后快,你这个时候回去,岂不是送羊入虎口?”

    “可是我不能扔下空心菜不管。”戚芳咬着嘴唇,想到伤心处,一副泫然欲涕的模样。

    宋青书拍了拍她的香肩:“我陪你一起去吧。”

    “真的么?”戚芳惊喜地望着他,宋青书名声在外,有他陪伴,将女儿安全带出来的把握便大了几分。

    宋青书点点头,眼神中充满冷峻之意:“反正我也要找万俟卨、万圭算账,正好顺便。”他如今虽然功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已找到了祛毒之法,恢复功力指日可待。

    戚芳神色复杂无比,这人明明要对付的是自己丈夫,可是她发现自己心里居然一点波澜都没有。

    “万俟卨身为朝廷百官之首,不能背负除掉孙媳的名声,所以说他们都是暗中安排桃红下手,如今桃红等人已死,所以在到临安前你是安全的,还能充分利用相府少奶奶的身份享受各种特权……”宋青书替她分析起来。

    两人聊了一会儿,戚芳打了个呵欠,宋青书看了看窗外月色:“现在时候不早了,睡觉吧,养足精神明天再说。”

    “嗯。”戚芳轻轻地应了一声,耳朵不禁发烫起来,心想他这语气怎么像生活已久的丈夫对妻子说话一般,等会儿他不会也到床上来睡吧?

    躺在床上后,戚芳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却竖起耳朵感受着房中的动静。似乎听到了他脱衣服的声音,接着一个火热强壮的身体也钻到了被窝之中。

    “他果然上床了!”

    戚芳身形一颤,犹豫了半晌,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表明一下态度:“你……你也要在床上睡么?”

    “地上睡着不舒服,”宋青书顿了顿,似笑非笑地说道,“怎么,夫人是不是有意见?”

    “没……没有。”戚芳心想我还能说什么,如今她与丈夫恩断义绝,倒也不存在为他守身如玉什么的了,更何况接下来还要依靠对方帮忙救出女儿……

    “如果没什么事就早点睡觉吧。”宋青书非常自来熟地说道,同时手很自然地将身旁的少妇搂在怀中,戚芳身子一颤,却并没有出声拒绝。

    之前虽然与戚芳已经有了负距离的接触,但那都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如今清醒的时候搂着她,只觉得浑身柔软丰腴,特别是身上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奶香,闻起来极为舒服,宋青书不禁心猿意马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