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41章 道友请留步



    李四眉头紧皱,良机过后颇为不甘心地点了点头:“不错。”

    见他认同,张三这才笑眯眯地对手下挥挥手:“都带下去,将这位小娘子好生服侍着,若是少了一根汗毛,我拿你们是问。”

    “是!”几个人上前便要将戚芳带走。

    戚芳勃然色变,正欲反抗之际,宋青书对她摇了摇头:“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跟他们走好了。”听张三李四的口气,应该是将戚芳拿去献给他们岛上一位贵客,那短时间内她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张三嘿嘿笑道:“小娘子,你丈夫倒是看得开,放心吧,到时候等你见到那位贵客的时候,就会乐不思蜀了。”

    戚芳素来恪守妇道,哪经得住这样调戏,若非得到宋青书的示意,她恐怕早就拼个玉石俱焚了,不过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宋青书身上有一股让人信服的气质,既然他这样说了,自然是有他的计划,犹豫了一下,戚芳终究还是没有反抗,只是临走前深深地看了宋青书一眼。

    注意到戚芳临走时的眼神,张三对宋青书笑道:“你们夫妻俩倒是情深,放心吧,只要尊夫人过几日将那位爷伺候舒服了,保证你们夫妻俩下半辈子有享不尽的好处。”

    “还需要这位爷将来多多关照。”这些年下来,宋青书的演技早已锻炼得炉火纯青,很快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形象便跃然纸上。

    “那是自然。”张三笑眯眯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与鄙夷,不过对方姿态弄得这么低,他倒也不好为难对方,便点头道,“看你多机灵的,到时候回岛过后,便去干干端茶送水的差事吧,以后好好表现,在岛上日子也能过得非常滋润。”

    “多谢大人提拔。”宋青书心中却是冷笑,等我功力恢复后,不把侠客岛闹个天翻地覆才怪。他之所以隐忍不,除了功力未复之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想趁机到侠客岛一探究竟。

    侠客岛素来是天下最神秘的所在,以满清与金国的情报网,几乎都查不到它的蛛丝马迹,这次机会难得,待亲自去一趟侠客岛,就能知道其中的奥秘了。

    张三笑呵呵地点了点头,便又开始组织手下洗劫整艘商船,凡是遇到反抗的,尽数格杀,女人则全部俘虏下来,其他投降的男人也被束缚双手,连成一串,像奴隶一般赶到了侠客岛的船上。

    因为之前的事情,宋青书倒不用跟其他男人一样,被关押在最沉闷的舱底,而是将他关押在甲板上一间房间,一日三餐虽然不丰盛,倒也不短缺,让他意外无比。

    “侠客岛上那个什么贵客不会好男色吧?”宋青书一脸古怪,不过很快就摇了摇头,就算那人真的好男色,可是他如今是四喜的外貌,寒碜得紧,那位贵客不可能这么饥不择食。

    想了一会儿,再联系到之前张三李四的对话,宋青书终于清楚了其中的关窍,应该是那位贵客喜欢嫁了人的女人,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他临幸戚芳时,更有征服与成就感。

    “原来是同道中人……”宋青书一脸古怪,倒是对那位传说中的贵客好奇了起来。

    只可惜信息太少,他实在没法猜测那位贵客究竟是谁,便放弃了自寻烦恼,而是改为一有空便开始逼毒。无奈没有戚芳提供药引,他体内余毒得不到压制,内力自然也无法流转自如,试了几次,效果微乎其微。

    “唉,可惜现在戚芳被他们像保护大熊猫一般保护起来,要想从她那里讨点奶来,恐怕不太可能了。”宋青书感叹不已,据他这几天查探,侠客岛的人将戚芳像少奶奶一般供起来,一时半会儿没什么危险。

    “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宋青书天生乐观主义,倒也没有因此而沮丧,既然现在没法逼毒,他便改为关注沿途中的航线。

    通过这些天的观察,侠客岛这艘船仿佛幽灵一般,穿梭在运河长江之间,一路避开了李可秀以及南宋水师的巡逻,一路向东出了海。茫茫大海之中,想要记路谈何容易,宋青书只能勉强通过天上星宿范围对航线有个大致判断。

    “可惜地理知识全还给老师了,不然做个六分仪什么的出来,侠客岛的方位就更精确了。”在宋青书各种头疼与懊恼中,时间过得飞快,十天过后,船终于到了目的地。

    宋青书抬头望去,看到岛上有一座高耸的石山,山上郁郁葱葱,生满树木,不由心中寻思:“这就是鼎鼎大名的侠客岛么?”

    大船驶向岛南背风处靠岸,只见岛南是好大一片沙滩,东石崖下停泊着四十多艘大大小小的船只,宋青书心中一动:“这里船只不少,若是将戚芳救了出来,再由这个地方找一小船悄悄出海,脱险应该不难。”

    靠岸过后,船上的女眷哭哭啼啼地被带走了,接着又是那群男性.奴隶不知道被带到何方,宋青书则被带到了更靠近岛中央的地方,关在了一间密室之中,张三李四这些人,则是丝毫不见踪影。

    宋青书寻思不能继续这般等下去了,之前在海上,戚芳并不会有什么危险,如今到了侠客岛,恐怕很快就会被送去给那个变态的贵客。

    可是这段时间没有戚芳提供药引,他体内的金波旬花之毒几乎一点都没被逼出来,

    “吃饭了,吃饭了”

    正寻思间,一名黄布短衣汉子敲了敲他的房门,随意将一碗饭从门口递了进来,然后转身便走。

    “道友请留步!”宋青书喊出了申公豹当年的因果律口头禅。

    “什么事?”那黄衣汉子非常不耐烦地回过头来。

    “把门打开。”宋青书眼睛变得深邃无比,声音中仿佛也带着无穷的魔力。

    “是……”

    当房门被打开过后,宋青书趁机封住了那人的穴道,将四喜的面具戴在他脸上,然后将其扔在了牢房之中,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黄衣汉子本来有着不俗的武功,若非毫无防备,自己如今的状态恐怕很难对其成功使用移魂大.法。

    随意套上了对方的衣服,宋青书低着头,踏上了营救戚芳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