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44章 闷声发大财



    之所以说这套剑法不像人间的剑法,因为当世最出名的剑法中,无论独孤求败的独孤九剑,还是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又或者武当的太极剑法,哪怕是宋青书自创的剑气,要么有形,要么有相,归根结底,都是用于物理攻击。

    可这套剑法不一样,它是直接攻击对方的元神!而世间的任何物理攻击都对这套剑法无效,可以说这套剑法以宋青书如今的修为见识来判断,当世恐怕没有一个高手能防御,只能任其宰割!

    当然这套剑法也不是说没有破绽,施展的时候因为动用了元神攻击,所以你的肉身完全出于不设防的状态,若是此时有第三人从旁对你肉身攻击,那么很可能形神俱灭。

    “哪怕有这样明显的缺点,这套剑法依然太逆天了,简直可以称得上单挑无敌。”宋青书看得冷汗涔涔,想到若有人用这套剑法对付自己,自己只能指望依靠轻功看能否在极短的时间脱离对方的攻击范围,不然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这套剑法太过神奇,瞬间就吊起了宋青书的胃口,可惜的是这间石室记载的并不完整,只有剑法的一部分,他急忙跑到第三间石室去一探究竟。

    一踏进石室,便觉风声劲急,却是三个劲装老者展开轻功,正在迅异常的奔行。这三人奔得快极,只带得满室生风。三人脚下追逐奔跑,口中却在不停说话,而语气甚是平静,足见内功修为都是甚高,竟不因疾驰而令呼吸急促。

    只听第一个老者道:“这一侠客行乃大诗人李白所作。但李白是诗仙,却不是剑仙,何以短短一二十四句的诗中,却含有武学至理?”

    第二人道:“创制这套武功的才是一位震古烁今、不可企及的武学大宗师。他老人家只是借用了李白这诗,来抒写他的神奇武功。咱们不可太钻牛角尖,拘泥于李白这侠客行的诗意。”

    第三人道:“纪兄之言虽极有理,但这名银鞍照白马,若是离开了李白的诗意,便不可索解。”

    第一个老者道:“是啊。不但如此,我以为还得和第四室中那句飒沓如流星连在一起,方为正解。解释诗文固不可断章取义,咱们研讨武学,也不能断章取义才是。”

    宋青书暗自奇怪,他三人商讨武功,为何不坐下来慢慢谈论,却如此足不停步的你追我赶?但片刻之间便即明白了。只听那第二个老者道:“你既自负于这两句诗所悟比我为多,为何用到轻功之上,却也不过尔尔,始终追我不上?”第一个老者笑道:“难道你又追得我上了?”只见三人越奔越急,衣襟带风,连成了一个圆圈,但三人相互间距离始终不变,显是三人功力相若,谁也不能稍有越。

    宋青书不禁宛儿,一群逗比,又是误入歧途的可怜人。也懒得理他们,直接望向石壁,很快注意力便落在壁上所刻的那匹骏马,昂奔行,脚下云气弥漫,便如是在天空飞行一般。

    他照着先前法子,依着那马的去势存想,内息却毫无动静,心想:“这幅图中的功夫,和第一二室中的又自不同。”

    再细看马足下的云气,只见一团团云雾似乎在不断向前推涌,仿佛意欲破壁飞出,他看得片刻,内息翻涌,不由自主想拔足便奔。

    “看来这是一套轻身功法。”现不是自己想要的剑二十三,宋青书忍不住有些失望,不过他转念一想,太玄经里面的剑法都如此神奇,轻功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正好之前那三个老者到另外石室去了,宋青书便回想刚才那种内息翻涌的感觉,拔足便奔。

    也不知奔了多少圈子,终于将一团团云气的形状记在心里,宋青书心中喟然一叹,这套轻功也不全,应该还要联合其他石室的内容,才能将这套轻功全部学会。

    从他如今所学的效果来看,这套轻功最大的特点是无视重力!

    其实这个世界的轻功或多或少都有无视重力的特点,毕竟人能一跃数丈、奔跑度若骏马在前世那个世界根本无法想象。

    但这些轻功同样有个特点,那就是利用度来克服重力。按照前世物理学知识也能理解,只要度够快,石头也能在水面之上飞。所以这个世界上的轻功高手,可以一跃十数丈,同样也能踏水而行。

    不过若是让那些轻功高手一步步慢慢沿着墙走到顶部,又或者像平日里散步一样在湖面上行走,那是万万办不到的。

    可太玄经里蕴含的轻功,却能真正让人无视重力,在任何环境下行走都仿佛如履平地就好像前世电影魔戒中那几个戒灵所骑的马一般,哪怕面前是个垂直的悬崖,都能一步一步走上去。

    “难怪前世网络上经常说石破天才是金书中第一高手,这太玄经实在太逆天了!”饶是以宋青书如今的城府,也被震得心旌神摇。

    其实他并不知道,侠客行原著中石破天虽然也懵懵懂懂地学会了太玄经,但因为没有系统学武,武学常识与根基太低,所以真正领悟到的反而不如宋青书此时所学了。

    比如同样一套剑法,石破天只领悟到了手中明明无剑,但施展起来却仿佛手握一柄无形的绝世宝剑一般剑气纵横,虽然厉害,但比起剑二十三真正精髓元神攻击,还是差远了同样一套轻功,石破天领悟到能一跨数百丈,凌空虚渡,可是离完全无视重力依然有不小的差距。

    宋青书急于知道剑法与轻功剩余部分,便毫不停留往其他石室看去。

    “侠客行”一诗共二十四句,即有二十四间石室图解。宋青书一间一间,练习石壁上记载之法。他此时身着侠客岛上仆人所穿的黄布短衣,石室中那些历年来被侠客岛邀请回岛上共同参详的高手只当他是来端茶送水的,根本不会注意他,他则乐得躲在一边默默地破解每间石室记载的神功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