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51章 未雨绸缪



    事到如今,宋青书也只能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夫人过奖,为夫的魅力一直都很大,这不也正好说明了夫人眼光好么。”

    周芷若忽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我忽然现,还是以前那个一心一意爱我的青书看着顺眼一些。”

    之前宋青书隐隐暗示过自己的身份来历,因为周芷若对原本那个宋青书并没有什么感情,所以她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不过如今旧事重提,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宋青书微微一笑,凑上前去将她温润柔软的身子搂在怀中:“那芷若你是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啊?”

    “现在的你如果专一一些那就更完美了……哎?”周芷若忽然娇呼一声,“你这无赖……手别伸进去啊。”

    被翻红浪,又是一番激战,良久过后,周芷若红着脸,慵懒无力地将身上的男人推开,有些幽怨地说道:“你这无赖……床上还有个死人,你还这么大性致。”

    宋青书这才想起之前将那锦衣公子藏在床上角落里,不由望向那个悲剧的可怜人:“也不知道他什么身份,还有杀他的那黑衣人又是谁。”

    周芷若一边穿衣服一边蹙眉道:“这侠客岛上秘密实在太多,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侠客岛高手如云,若是我们身份暴露,恐怕就很难生离此地,既然这锦衣公子在岛上身份如此尊贵,不如我先假扮成他的模样,反正岛上这些人并不知道他已死,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不会引起别人怀疑。到时候我再找个机会,看能不能带你离开侠客岛。”宋青书心念急转,很快便想出了一个计划。

    “可是我们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岂不是很容易被看出破绽?”周芷若忧虑地说道。

    宋青书微微一笑:“放心吧,这些年我易容成康熙、唐括辩、完颜亶,哪次不都是在刀尖上跳舞,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担心这区区一个侠客岛?”

    想到丈夫素来随机应变,足智多谋,周芷若这才稍微安心下来:“可这尸体怎么办?若是被现的话,一切就完了。”

    “有这东西在呢。”宋青书从怀中掏出一瓷瓶在他面前晃了晃,“欧阳锋这化尸粉实在是毁尸灭迹的神器。”

    当初韦小宝就是靠着这化尸粉在皇宫中混得风生水起,而化尸粉来自西域白驼山,以宋青书和欧阳锋的交情,身上自然也准备了点。

    宋青书将那锦衣公子身上衣服脱掉,周芷若脸色微红,羞得直接转过了脸去,宋青书哈哈大笑:“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想看就看呗。”

    周芷若啐了一口:“呸,谁稀罕看那腌臜的东西。”

    “你看一下其他男人的身体,有了比较才知道自己男人有多威猛啊,”宋青书随意调笑两句,知道这个世界的女子远不及前世那些都市丽人开放,哪会真去看陌生男子的身体,“咦,这小子外表看着一副娘娘腔,没想到里面这么雄伟,都快赶上我了。”

    周芷若听得面红耳赤,忍不住嗔道:“你快点将尸体处理掉,休要在那里胡言乱语了。”

    听得出妻子真的有点生气了,宋青书不再耽搁,先将锦衣公子的脸模拓下来,然后在仔仔细细观察了他的身体特征,确定自己将来不会出现什么纰漏,这才将他带到了院子里一处阴暗角落里。

    确认了周围没有人,宋青书一边将化尸粉倒在他尸体之上,一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小声念道:“这位小兄弟,你我无冤无仇,不过为了借你身份一用,只好委屈你了。作为回报,将来若是有机会,说不定我还能找出杀害你的凶手,为你报仇,也算是两不相欠了。”欧阳锋研制的化尸粉果然霸道,没过多久,那锦衣公子便化作一滩血水。

    弄了些土将血迹掩盖住,宋青书有些自嘲地想到:看来我骨子里还是缺少了杀伐决断之气啊,居然为了一个陌生人感到伤感。

    平复了一下情绪,宋青书重新回到了房中。

    望着丈夫已经变成了那锦衣公子的容貌,周芷若绕着他上上下下看了一圈,忍不住感叹道:“你易容的本领越来越高了,若非我知道事情原委,哪看得出什么破绽。”

    “那当然,你老公我轻功天下第一,易容术恐怕也是天下第一。”宋青书得意地笑道,望着妻子娇艳的容颜,忍不住伸手去抱她。

    谁知道周芷若下意识往旁边一躲,有些羞赧地说道:“你现在是那个人的样貌,我……我不习惯。”

    宋青书哈哈一笑,一把上前就把她抱住:“不习惯怎么行,到时候被岛上的人看出什么破绽,那就糟了,毕竟你现在的设定是被那锦衣公子的魅力折服,调教成了对她忠心耿耿的女人了。”

    “呸,说得真难听。”周芷若情不自禁挣扎了两下,秀眉紧蹙,“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浑身不自在,总感觉像被其他男人抱着一样。”

    宋青书忍不住咦了一声:“我忽然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正所谓善泳者溺,一直以来都是我易容成其他男人,万一这世上还有另外的易容高手,易容成我的样子来欺负你们,岂不是大大的不妙。”

    周芷若忍不住啐了一口:“你脑子里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我和阿九青青她们又不是傻瓜,怎么会连自己的男人都分不出来。”

    “可是万一人家易容成和我一模一样呢?”宋青书追问道。

    周芷若脸色微红:“你别问了,反正我们分得出来。”

    宋青书听得一愣一愣地:“那你们到底是怎么分辨出来的,若是有其他女人易容成你们的样子,我都未必能分出来。”

    “哼,其他女人?就算到时候你真分出来了,还不是将错就错,反正你又不吃亏。”周芷若一句话就戳中了他的小心思。

    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那倒也是。”

    周芷若这才解释道:“每个女人对自己最亲近的男人再熟悉不过了,你之前之所以能凭借易容术骗过那么多人,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些人不知道你的易容术有这么神奇,因此就算她们察觉到什么不对劲,也不会想到你压根就是另外一个人。我和阿九她们不一样,我们已经知道了易容术的存在,若是其他人冒充你,只要稍微露出一点异样,我们就会小心戒备,我们和你……和你关系都亲密到那种程度了,女人天生敏感,又岂会认不出自己的男人。”

    她只肯说到这个程度,更具体的分辨方法,她却怎么也不肯说了,只是红着脸说那是女儿家的秘密,宋青书无法,只好说道:“单单依靠你们的第六感终究不保险,我和你们私下约定一个暗号,每次和你们亲热前,必须对暗号,以免被人家捡便宜。”

    看到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周芷若笑得花枝乱颤:“你这人,肯定是平日里偷香窃玉的事情做多了,生怕其他人依样画葫芦,报应在自己的女人身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