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55章 乐极生悲

    宋青书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想旁敲侧击一下侠客岛这些人到底对太玄经领悟了多少,也好对侠客岛整体实力有一个大概的估计,谁知道这一问反倒惹得对方怀疑。

    “以前是不怎么感兴趣,不过这次有人来刺杀我,若非阴差阳错夺过了那刺客的杀招,我恐怕已经死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学点武功防身才好,不然英年早逝,哪还有机会和天底下那么多美人邂逅呢。”宋青书反应也是奇快,不慌不忙地就找了个理由,同时心中把那锦衣公子骂得个半死,这混蛋空长一副好皮囊,结果不学无术,害得自己差点露陷。

    “原来是这样,这样看来这次刺客事件也不全是坏事嘛,岛主若是知道公子这般想法,肯定也会欣慰的。”张三笑呵呵地说道。

    宋青书脸上笑了笑,心中却在好奇那位岛主和这锦衣公子到底什么关系,听口气两人似乎关系很不一般,难道这锦衣公子是那岛主的私生子?也不知道是龙岛主还是木岛主,这俩老不修……

    “到了,公子自己进去吧,我们不便进去。”宋青书正满脑子跑火车,耳边忽然传来了张三的话。

    宋青书抬头一看,只见如今已经身处一间石室之外,看了看周围情形,显然就是他之前没法进去的最后一间石室。

    “看来这间石室是岛主专用,其他人是没资格进的,难怪之前我吃了闭门羹。”宋青书暗暗点头,忽然提高语调道:“本公子这次定当一鼓作气,学会里面的神功。”

    “公子天生聪颖,定能有所领悟。”张三脸上笑意吟吟,心中却是冷笑不已,连两位岛主日思夜想这么多年,都不敢说能悟到十分之一,你这纨绔子弟也就进去看看天书而已。

    见他们果然留在门外,宋青书顿时放下心来,不动声色往石室里面走去。经过一段长长的甬道,眼前忽然变得开阔异常,一个约莫篮球馆大的空间出现在面前。

    注意到不远处一处墙壁前有两个锦垫,宋青书心中寻思这应该就是龙木两位岛主练功的地方,抬头一看,锦垫前面果然有一片光滑的石壁,上面密密麻麻刻有文字。与另外二十三间石室有所不同,那些石室有图有字,这间石室却只有文字。

    而且说是文字也有些勉强,宋青书自诩也是一个通晓中英日韩法几国语言的人才——如果知道雅蠛蝶、阿尼哈塞尔、笨儿猪也算是通晓的话,可惜他依然认不出这石壁上任何一个字。

    “果然是蝌蚪文啊。”宋青书本以为自己总比石破天那个傻小子好一些,没想到在这块石壁上还是成了文盲。

    无奈之下,宋青书只好按照原著中石破天的笨办法,从每个字的笔画出发。只见字迹的一笔一划似乎都变成了一条条蝌蚪,在壁上蠕蠕欲动,但若凝目只看一笔,这蝌蚪却又不动了。

    细看一条条蝌蚪的形状,只见无数蝌蚪或上窜、或下跃,姿态各不相同,甚是有趣。

    “这些蝌蚪应该和内息相关。”宋青书如今修为何等了得,一眼便看出了关键所在。

    他看了良久,陡觉背心“至阳穴”上内息一跳,看另一条蝌蚪时,背心“悬枢穴”上又是一跳,然而从“至阳穴”至“悬枢穴”的一条内息却串连不起来;转目去看第三条蝌蚪,内息却全无动静。

    宋青书不由心中大喜,要知道他体内这些经脉因为金波旬花的缘故,早已沉寂多时,如今看看这些蝌蚪,穴道居然有松动的迹象,若是能将全身所有内息路线串联起来,岂不是不需要再借助奶便能恢复功力了。

    宋青书精神大振,一条条蝌蚪的瞧去,身上相应的穴道也开始猛烈跃动,壁上所绘小蝌蚪成千成万,有时碰巧,两处穴道的内息连在一起,便觉全身舒畅。

    宋青书正自行找寻合适的蝌蚪,试图将各处穴道中的内息串连起来,忽然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隐隐泛着金色的鲜血。

    “糟了!”宋青书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也许是各个穴道开始跳动,激发了体内的金波旬花之毒,居然在这关键的时刻爆发开来。

    宋青书急忙试图运功将毒性暂时镇压下来,可是他如今体内真气并没有连在一起,只是在各个穴道之中各自为战,很快就被凶猛的毒性逼得节节败退。

    “这样下去不行!”宋青书试图站起来往门外走去,想回到戚芳那里看能不能在她的帮助下暂时将毒性压制下来,谁知道刚一起身,顿觉得双脚麻木,整个人又重新摔倒在了蒲团之上。

    这种危机关头,宋青书也顾不得会不会引起怀疑了,正要开口呼喊门外的张三李四,谁知道他嘴巴张开,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那种熟悉的全身麻痹感再次袭来,宋青书苦笑不已,没想到真是乐极生悲了,若不是贪图这劳什子《太玄经》,体内已经沉寂下来的金波旬花也不会这样全面爆发,自己也不会再次濒临死亡。

    “难道要无声无息死在这里?”宋青书忽然有些失神,不过一想到还在等自己回去的周芷若,还有众多的红颜知己,他顿时重新振作精神,“不行,不能就这么放弃。”

    可是不放弃又能怎么办呢?之前他可是吃够了金波旬花的苦头,当时他也试了所有的办法,若非小龙女巧合地带着通犀地龙丸出现,他早已死去多时了。

    如今这间石室乃侠客岛禁地,不会有任何人出现,没人能帮得了他。

    如今只能靠自己!

    宋青书咬了咬嘴唇,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也许是生死关头,他思绪比平日里还要快上几分,之前能试的法子已经试了,就不必再浪费时间了,现在唯一的希望恐怕就是石壁上这篇《太玄经》了。

    他不敢怠慢,重新凝聚精神观察每条蝌蚪的走向,可惜刚开始没多久,他就颓然泄气了。石壁上蝌蚪不计其数,要将全身数百处穴道串成一条内息,那是谈何容易?

    原著中龙木二岛主观摩了一辈子也没有领悟,后来一路开挂的石破天,并没有误入歧途,可就这样也差不多花了三个多月才将全身穴道融会贯通,宋青书就算见识、修为远比那个木讷小子高,也许要不了这么多时间,但是这么多蝌蚪,要全部理顺十天半个月总是要的,可是宋青书如今哪里还有那么多时间?

    心中越是焦急,进度越是缓慢,连着错了几次,宋青书终于放弃了:“罢了,等我练成这太玄经,死了没有一百回也有八十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