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62章 风姿各异的两位嫂嫂

    宋青书方进入房时,只见两个人搀着一位鬓发如银的老母迎上来,宋青书心中寻思这恐怕就是丫鬟口中的那位老祖宗,方欲拜见时,早被对方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

    宋青书此刻的脸色精彩极了,他好歹说也是二三十岁的人了,居然被别人当成个小孩子一般搂在怀里疼爱。

    尽管别扭,但是他也暗暗舒了一口气,毕竟他正发愁不知道如何称呼对方,这样一来倒也省了不少事。

    “可真是想死我了。”银发老太太牵着他的手,只觉得越看越欢喜,良久方才想起什么,指了指旁边几人说道,“快去跟你伯母、母亲请安吧,也莫忘了你嫂嫂。”

    宋青书察言观色,从她视线所及便对应上了她口中所指之人,两个典型的中年妇女,最大的区别就在于那伯母眼神游移不定,显然是软弱之人,反倒是锦衣公子的母亲,气质却要雍容华贵得多。

    宋青书小心翼翼地和两人请了安,轮到老太太提到的嫂嫂时,顿时眼前一亮,一个气质婉约文静的少妇就那样坐在那里,容貌娟秀清丽,可惜明明是女人最美好的年华,眼眸之中却缺了几分该有的活力,仿佛对世上任何事都不感兴趣一般。

    “见过嫂嫂。”宋青书注意到屋子里其他人都穿红戴绿,个个衣服都极为华丽鲜艳,可是她却偏偏一声素色衣服,心中不由暗暗猜想:莫非她如今正在守寡么?

    那少妇点了点头,随意说了两句便算回了礼,态度冷冷淡淡,房中其他人仿佛见怪不怪,并没有谁露出什么异样。

    那银发老太太又说:“请姑娘们来,今日宝哥回来了,大家热闹热闹,可以不必上学去了。"众人答应了一声,便去了两个。

    宋青书之前在船上听桃红说起贾府这些姻亲的时候,就有了几分怀疑,如今府中这些人一口一个宝哥宝二爷地称呼着,再加上同样姓贾……

    不会是红楼梦乱入了吧?

    宋青书风中凌乱之际,很快又接受了这个现实,毕竟这个世界实在够混乱,多个红楼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特别是想到红楼梦里那些梅兰竹菊各擅胜场的女子,宋青书反倒有几分窃喜:不知道林黛玉、薛宝钗、秦可卿这些人在不在……

    正胡思乱想之际,只见三个奶嬷嬷并五六个丫鬟,簇拥着三个姊妹来了,宋青书不得不感叹这些贵族女子一来养尊处优,二来母亲一辈都是美女,到了她们这一辈姿容肯定不会差到哪儿去。

    第一个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

    第二个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第三个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其钗环裙袄,三人皆是一样的妆饰。

    宋青书心中寻思,这三个少女估计就是迎春、探春、惜春三姐妹了,只不过如今这个世界是靠他姐姐在宫中当妃子,不知道还有没有《红楼梦》中进宫为妃的元春了。

    三个少女只当眼前真是自己兄弟,眉宇间也忍不住露出欣喜之色,拉着他悄悄问东问西。

    宋青书被三个少女身上的女儿香一熏,整个人有些神游物外,不由暗暗咂舌:难怪那锦衣公子身上带着一丝脂粉气,从小身处在这样的女儿国中,想不受影响也不可能。

    忽然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

    宋青书纳罕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如此,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

    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

    宋青书心中一凛:这女子一看就是个精明强悍的女子,等会儿可千万要小心应付,免得被她看出什么破绽。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对方几眼,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很难不让男人联想到床。

    老太太笑道:“凤辣子你还是这咋咋呼呼的性格,你小叔又不是外人,算什么远客啊。”

    宋青书暗暗点头,心中的猜测再次得到印证,这苗条风骚的少妇想必就是王熙凤了。

    只听王熙凤娇笑道:“小叔他不是远游归来么,自然是远客了。”

    “总是说不过你这张嘴,”老太太笑呵呵地说道,神情丝毫不以为忤,“天色也差不多了,让人准备晚膳吧。”

    接着又对宋青书说道:“你爹和伯父有事在身,就不等他们了,反正有他们在,大家吃饭也不痛快。对了,琏哥儿呢?”后面一句是对王熙凤说的。

    王熙凤笑道:“回禀老祖宗,他最近负责筹建大观园,到处在跑,不用管他。”

    “这件事倒是辛苦他了。”老太太点了点头。

    王熙凤顿时心花怒放:“都是分内之事,应该的应该的。”

    说话这会儿功夫早已有丫鬟开始布置宴席,老太太自然坐在那里岿然不动,王熙凤则机灵地帮忙安箸,王夫人进羹,之前让宋青书颇为留意的那个俏寡妇则捧饭。

    多亏前世看过红楼梦的缘故,宋青书这会儿功夫已经渐渐摸清了每个人的身份,之前认出的那几个不提,那锦衣公子的身份自然就是贾宝玉,这银发老太太显然就是贾母了,那伯母应该是邢夫人,至于这俏寡妇,应该是贾宝玉哥哥贾珠的遗孀李纨。

    贾母正面榻上独坐,接着邢夫人、王夫人才坐下来,然后众人目光落在宋青书身上。

    他不由暗暗心惊:看来这贾宝玉这厮倒是得宠,王熙凤、李纨都是他的嫂嫂,居然也要让他。

    宋青书反应也快,不露痕迹就坐了下来,接着迎春、探春、惜春方才依次落座,李纨、王熙凤二人最后才坐了下来。

    旁边丫鬟执着拂尘,漱盂,巾帕,幸好宋青书都是经历过皇宫的人,这些贵族细节他自然不会露陷,唯一让他担心的是在场都是贾宝玉极为亲近之人,等会儿饭桌上若是聊起天来,自己恐怕难以招架周全。

    不过他很快就喜出望外,因为贾府显然有个规矩:用餐的时候谁也不说话。外间伺候之媳妇丫鬟虽多,却连一声咳嗽不闻。

    寂然饭毕,各有丫鬟用小茶盘捧上茶来。

    贾母挥了挥手,便说:"你们去罢,让我们自在说话儿。"邢夫人、王夫人听了,忙起身,又说了两句闲话,方引凤、李二人去了。

    待那些人离去过后,贾母示意宋青书到她身边坐下:“快给我说说这些日子去玩了些啥?”

    宋青书暗暗叫苦,这种拉家常是最容易露出破绽的了,更何况面对的还是对贾宝玉宠爱有加的贾母。

    随意应付了几句,忍不住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宋青书心中不由暗暗担心:也不知道芷若和戚芳脱险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