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63章 盘问

    宋青书知道再继续聊下去,自己很可能要露馅了,急忙说道:“老祖宗,这几天下来舟车劳顿,我现在身子乏地紧,恨不得马上躺床上睡一觉。”说着故意还打了个哈欠。

    贾母一见顿时急了:“我的心肝儿,那就在这儿睡吧,我让丫鬟给你收拾好床铺。”

    宋青书听得头皮发麻,急忙说道:“不打扰老祖宗了,还是回自己院子睡。”

    贾母顿时笑了:“知道你认床,也对,自己的地睡着也自在些……袭人,快带你家公子回去休息。”

    “是,老祖宗。”之前那丫鬟面含微笑地走了进来,接着宋青书向贾母告辞,便跟着袭人往自己住所走去。

    望着袭人娉婷生姿的身影,宋青书暗暗点头,红楼梦里出场女性众多,宋青书不可能记得住所有人,但是一些有特色的人物他还是有点印象的,比如这位袭人是贾宝玉手下的首席大丫鬟,本名姓花,结果被贾宝玉以“花香袭人”的典故取名为袭人。

    袭人不仅安排打点贾宝玉的起居生活,同样还是他的性启蒙导师。红楼梦中袭人知道府上的意思,将来自己会成为贾宝玉的侍妾,所以某一次半推半就便从了他,不过谁也没想到后来贾府败落,她也嫁给了另外的男人……

    宋青书悄悄打量了袭人一眼,见她眉梢微微散开,果然已非少女之身,不禁哑然失笑:《红楼梦》中贾宝玉那样尊重女性都把她收了,更何况这个世界的贾宝玉,从侠客岛上的迹象看,完全就是个老司机嘛,又岂会放过身边这可口的猎物。

    “这下可有些棘手了。”宋青书暗暗皱眉,袭人平日里服侍贾宝玉的起居,同时又和他有过肌肤之亲,想要瞒过她,实在是有些麻烦。

    “公子在为什么烦心呢?”袭人心细如发,宋青书皱眉的小动作并没有瞒过她。

    “没什么。”宋青书打了个哈哈,心想总不能告诉你我正在为你烦心吧。

    “公子不说我也能猜到,肯定是怕老爷责罚吧。”袭人咯咯笑道,“放心好了,老爷平日里虽然严肃,其实是真心疼爱你,不会真的让你受苦的。”

    宋青书笑着应付了两句,同时心中寻思:看来这个世界他们父子的关系和《红楼梦》中描述的差不多,唯一的不同贾政变成了贾似道。

    不过说来也奇怪,《红楼梦》中贾政的兄弟叫贾赦,而贾似道的父亲叫贾涉,读音相同,字形也相似,再加上贾、史、王、薛几大家族也存在,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难道《红楼梦》并不是像前世那些红学家推测的是写的清朝康乾时期曹家的事,而是写的南宋贾似道家族的故事?

    宋青书摇了摇头,如今这个世界清朝和南宋都划江而治了,哪还用管究竟是怎么回事,既来之则安之好了。

    走到一半,忽然一个小厮追上了他们,气喘吁吁地说道:“公子,老爷回来了,让你过去一趟。”

    袭人掩嘴轻笑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公子你倒是未卜先知了。”

    宋青书微微一笑,也不解释其中的误会:“你们先回去吧,我等会儿自己回来。”他倒不担心等会儿找不到回去的路,毕竟这府上到处都是丫鬟下人,随便拉过一个就可以带路了,期间还可以打听一下府中一些情况,也不用担心对方像袭人那样熟悉贾宝玉,以致产生怀疑什么的。

    “那……那好吧。”看着宋青书离去的身影,袭人心中疑惑不已:平日里公子听到要去见老爷,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怎么今天转性子了。这次少爷回来,总感觉有些怪怪的,可是哪里怪,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宋青书跟着小厮来到一间书房面前,那小厮很快便告退,他只好自己往里走去,心中又是紧张又是兴奋,紧张地是怕被瞧出什么破绽,兴奋的是马上就要见到历史上最著名的奸臣之一了。

    “来了就快进来,别在外面磨磨蹭蹭地了。”里面忽然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宋青书心中一凛,他虽然没有刻意隐藏形迹,但也不是普通人能隔这么远能发现的,这贾似道莫非还是个武林高手?

    一想到这种可能,他再也不敢大意,急忙神华内敛,不敢露出一丝真气的迹象——他倒不是怕了对方,以宋青书如今的武功,贾似道武功再高也奈何不了他,不过他此行是为了查探侠客岛背后的秘密,过早暴露身份就相当于任务失败。

    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宋青书学着贾宝玉的口气请了安,趁机打量了这个历史上的大奸臣一眼,只见他一脸严肃,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嘴上两撇小胡子,若是寻常人有这胡子,肯定会让人觉得獐头鼠目,可是贾似道看起来,却显得气度不凡。

    “看来长期身居高位加上身怀绝世武功,果然能让一个人气度升华。”尽管贾似道隐藏得很好,可是宋青书如今何等修为,再加上心中怀疑,特意观察立马发现他身怀武功,可惜宋青书也担心被对方看出深浅,不敢仔细查探,所以只能大致感觉到贾似道武功很高,可是高到什么程度却并不清楚。

    贾似道随意问了他一些家常琐事,宋青书小心翼翼应付着,没过多久贾似道话锋一转:“听说你在岛上被人行刺?”

    来了!

    宋青书神情一振:“是的。”

    “可曾看清刺客样貌?”贾似道沉声问道。

    “没有,对方蒙着面。”宋青书也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对贾宝玉痛下杀手,还是在侠客岛上!以目前的信息来看,贾似道与侠客岛的关系密切非常,贾宝玉在岛上就像在家里一样。

    “意料之中。”贾似道冷哼一声,声音中隐隐透着一丝杀气,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又问道,“当时你是怎么从那人手下捡了一条命的?”

    宋青书刚要开口,贾似道却冷声道:“之前糊弄张三他们的话就别说了,那人既然敢刺杀你,必然是有了十足把握才会出手,我不认为你有那个本事能恰好闭开。”

    果然是当爹的最了解自己的儿子,贾宝玉玩女人还行,功夫可真上不了台面。不过这个问题宋青书早有准备,不慌不忙答道 :“是房中那个女人出手救了我。”

    “就是你这次带回来的那两个女人之一?”贾似道重重地哼了一声。

    宋青书讪讪地笑了笑,心中却在担心两女有没有按照计划逃出去。

    “那个女人身份神秘,身怀高明武功却假装柔弱妇人潜入侠客岛,显然是居心不良。”贾似道眼中精光闪烁,语气中充满森然之意。

    “她毕竟救了我的性命。”宋青书讪笑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还不是看人家长得漂亮,”贾似道扫视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要是我告诉你,不久她带着另一个女人逃走了,让你金屋藏娇的主意落空,你还会为她说话么?”

    “啊?”宋青书故作一副非常吃惊愤怒的表情,心中却在窃喜不已。

    “算了,这件事我自会追查,你就不必管了,先下去吧。”贾似道顿了顿。

    宋青书松了一口气,谁知道刚走到门口就被贾似道喊住了:“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