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64章 最让男人遐想的女人

    宋青书心中一凛,停下脚步装出一脸疑惑的样子望向对方。

    “石壁上的东西你有什么领悟没有?”贾似道眼神深处隐藏着一丝淡淡的期待。

    宋青书心惊不已,听贾似道这口气,就是他特意安排贾宝玉去那石壁的,能指挥张三李四这些人俯首帖耳,他和侠客岛龙木二岛主究竟是什么关系?又或者他就是龙木二岛主之一?

    “问你话呢?”见他仿佛失神了一般,贾似道不满地咳嗽了一声。

    宋青书这才摇了摇头:“那满石壁像天书一般的文字我一个都不认识,能领悟个啥。”

    “滚吧。”贾似道露出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重重地哼了一声,“还有,在没有查出是谁想对你不利之前,老实在家呆着,少出去晃悠。”

    宋青书暗暗叫苦,要让他天天呆在这贾府之内,实在是太难为他了,看来只好早点查清楚一切尽快离去了。

    从贾似道书房回来,宋青书随便拉了一个小厮带路,悄悄施展了一下移魂大.法,将贾府中的情况打听得清清楚楚。

    贾府如今的家主是贾似道,时任南宋枢密使,军方一把手,同时贾似道的姐姐是皇帝的妃子,双方守望相助,如今贾家的权势达到了鼎盛。

    贾府内宅地位最高的自然是贾母,也就是大家口中的老祖宗,她来自史家,是如今侍御史史弥远的亲姑姑。

    因为贾母年事已高,早已将手中权力下放给儿媳妇王夫人,王夫人出自临川王家,王夫人的二哥是殿前司都指挥使王子腾。

    贾府规模太大,内眷丫鬟奴仆无数,王夫人一个人也管不过来,就让同样来自临川王家的侄女王熙凤帮忙打理。王熙凤嫁给了贾似道哥哥贾赦的儿子贾琏,夫妻俩一内一外,倒也将贾府打理得井井有条。贾琏还有个妹妹贾迎春,就是之前宋青书见到的肌肤丰润,鼻腻鹅脂的那位。

    贾似道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贾珠,妻子李纨,李纨出身书香门第,是国子监祭酒李守中的二女儿,原本与丈夫也算登对,只可惜成亲没多久丈夫就早逝,留下她一个寡妇孤苦无依。

    二儿子是贾宝玉暂且不表,三儿子贾环是姨娘所生,再加上生的獐头鼠目,一向不为贾似道喜欢。

    女儿惜春虽然与贾环一母同胞,但素来与生母、亲哥哥不睦,反倒与王夫人-贾宝玉他们走得近些。

    贾家虽然枝叶繁茂,但与贾似道最亲近的还是他堂兄弟宁国公贾敬那一脉,贾敬一心修道成仙,早已隐居道观之中不问世事,他有一子一女,长子贾珍,幼女贾惜春,就是之前宋青书见到的那位年纪最小的姑娘,还是个萝莉。

    “修道成仙?不问世事?”听到贾敬的特点,宋青书眉头微皱,难道这是一种掩人耳目的手段么,这特点听着怎么这么像侠客岛那俩岛主的感觉?

    “看来得找个机会去宁国府查探一下。”宋青书望向只有一墙之隔的宁国府,宁国府人丁单薄,素来一脉单传,贾珍的儿子贾蓉,这个男人听着普普通通,却有个大名鼎鼎的妻子秦可卿!

    秦可卿虽然在《红楼梦》金陵十二钗中被排在最后一位,但其中却有着隐情,光以魅力和人气而论,她完全可以和林黛玉、薛宝钗分庭抗礼,男人对她的遐想甚至还在林、薛二女之上。

    “可惜今天在贾母那里没有见到她。”宋青书暗呼可惜,没有见到那位充满传奇神秘的女人。

    宋青书又和那小厮确认了一下,林黛玉、薛宝钗甚至史湘云这些人都还没有入住贾府,心中略感遗憾之余又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她们还没有来,不然要以贾宝玉的身份和这么多钟灵毓秀的女子周旋,恐怕很快就会被发现破绽。

    打发走那小厮,宋青书原本打算趁机溜出贾府与周芷若她们汇合,不过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袭人那丫鬟一看就是忠心为主的,若是一直等不到贾宝玉回去,肯定要出来寻找,到时候弄得贾府上下都被惊动了反而不妙,所以他决定先回去稳住袭人再说。

    “公子你可算回来了,老爷没有责罚你吧。”袭人一直在门口张望,待看到宋青书,急忙笑逐颜开地迎了上来。

    “没有。”宋青书知道这丫头素来心思缜密,也不敢与她多说话,自顾往里走去。

    “我给公子准备了点心……”袭人还没说完,宋青书就挥了挥手打断道,“不必了,我困死了,直接去睡觉了,你们等会儿别打扰我。”

    “不梳洗……”见宋青书头也不回走进去了,袭人便将到嘴的话吞了进去,面露苦笑,这位爷行事素来出人意表。

    等她进去查探的时候,发现宋青书已经躺在被窝里睡着了,不由吃了一惊:“这么快?看来真是太累了。”替他盖好了被子,袭人便将小丫鬟们赶了出去,自己则在外间也睡了下来。

    听到外面安静了下来,床上的宋青书倏地睁开了眼睛,无声无息地来到了外间,袭人素来机警,仿佛感觉到什么,正要睁开眼睛却被宋青书瞬间点了昏睡穴。

    布置好房间一切,宋青书这才悄悄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贾府。

    “这贾府看似平静,府中却是守卫森严,暗哨极多,若非今时今日自己轻功天下无双,恐怕已经被发现了。”宋青书回望了贾府一眼,这才施展轻功往与周芷若约定的红袖院而去。

    红袖院一间包厢之中,一个皮肤白皙的公子推开了窗户一角,望着外面的莺莺燕燕,不露痕迹地皱了皱眉毛。

    比起平常男子来说,他身形要娇小几分,可是胸肌却比一般男子夸张得多。

    他忽然开口了,声音却是娇嫩无比:“芷若,你说宋……他这么久都没有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另一个俊俏得不像话的公子正坐在不远处盯着他的胸脯,心想生了孩子后,都会变得这么大么?用了束胸都还掩盖不住……

    听到对方的话,俊俏公子急忙移开目光:“放心吧,正所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他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区区一个贾府而已,难不倒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