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68章 绿毛大王八

    屋顶的宋青书听得哭笑不得,蓝凤凰说的没错,任她再千娇百媚,可是脱了衣服里面藏着不知道多少毒蛇毒虫,男的不当场吓萎了才怪,而且据说苗女都专情,又特别擅长下蛊,若是贪图一夕之欢,导致中了苗女的情人蛊,从此和只能和其他红颜知己说拜拜了,怎么想也不划算。

    只听得万圭怒道:“别以为我真的不敢碰你!”

    蓝凤凰娇笑起来:“那就来啊,别光耍嘴皮子功夫,忘了告诉你,我这身上除了一些毒蛇啊毒蜘蛛毒蝎什么的,还有金蚕蛊毒、碧蚕蛊毒,公子也是半个江湖中人,应该听说过吧。”

    莫说是万圭,就连宋青书也听得咂舌不已,我滴乖乖,金蚕蛊毒和碧蚕蛊毒可是金书中不亚于金波旬花的剧毒之物。

    苗疆端午节时收集百虫放于瓦罐自相残杀,一年后开封剩下一种金色貌似蚕虫的东西,再用金叶喂养几个月就会变成一堆金色粪土,粪土便是金蚕蛊毒,堪称天下毒物之最,中毒者有如千万条虫在周身咬啮,痛楚难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而碧蚕毒蛊则与孔雀胆、鹤顶红一起被毒手药王的收录为天下九大禁药之三。碧蚕毒蛊的虫卵粉末乃苗族蛊毒,无色无臭。毒粉不经血肉之躯,毒性不强,有法可解,须经血肉沾传,方得致命。人体一着毒粉,便有一层隐隐的碧绿之色。若加入孔雀胆、鹤顶红便能使其不显任何颜色。只不过混用之后,剧毒入心,无药可解。

    不过金蚕蛊毒毕竟是粉末状东西,若是对方内力远高于施毒者,很容易将毒粉反震回来,让施毒者反受其害;而碧蚕蛊毒需要与孔雀胆、鹤顶红配合才能最大其威力,而且虽然无药可解,但只要有人愿意牺牲性命将毒血吸出来,依然能救中毒者的性命。

    所以综合比较起来还是金波旬花更让人防不胜防,不仅杀人于无形,而且当真是神仙也难救。

    万圭一脸狰狞,显然也拿眼前这浑身带刺的玫瑰无从下手,不过他终究诡计多端,很快便有了主意:“你浑身是毒,我的确不敢直接碰你,不过如今你被渔网困住,我等会儿让人把你丢到院子里的水池去泡上几个时辰,那些毒蛇毒虫遇水后还不逃之夭夭?更别提你身上的什么金蚕蛊毒、碧蚕蛊毒了,早就被水冲泡得干干净净了。”

    蓝凤凰脸色微变,她心中清楚,真被泡在水里,自己一身倚仗还真去了九成,事到如今她只能强撑着说道:“哼,可惜你没那么多时间等了,你中了我的花斑毒蝎之毒,只要那红线到了胸口,你就会马上气绝。”

    万圭扯开衣服一看,那红线已经到了腋下,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你给我解药,我放你走,如何?”

    蓝凤凰咯咯笑道:“公子当我是三岁小姑娘么,这里是你的地盘,我真给了你解药,你又岂会放我走?”

    眼看着红线离胸口越来越近,万圭清楚这个时候再叫府里的人也来不及了,整个人顿时陷入了疯狂暴躁状态:“好,既然我死定了,那么临死前玩一玩金蛇王的女人,当个风流鬼也是好的。”

    屋顶上的戚芳气得浑身发抖,旋即回头看了身边的宋青书一眼,见他面沉如水,不由歉意地低声说道:“对不起……”

    宋青书摇了摇头:“无耻的是他,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蓝凤凰却啐了一口:“第一,人家可不是金蛇王的女人;第二,就凭你也想玩我,恐怕没那个本事。”

    万圭提起宝剑一步步向她靠近,闻言磔磔笑了起来:“我知道蓝教主自恃一身毒物,不过我先用剑一刀一刀割开你的衣服,把你剥得光溜溜的,本公子倒要看你浑身上下还有哪里能藏住那些毒蛇毒虫什么的,除非……”

    他说着往蓝凤凰双腿之间瞄去,眼神极为下流。

    见他如此放肆无礼,蓝凤凰心中大怒,虽然即使衣服被脱光,她也有自保之法,可是那样难免清白受损,她平日里行为看似放.荡妖冶,骨子里却对贞洁观念极为看重,哪愿意被这么个卑鄙小人占了便宜。

    “我肌肤上涂满了金蚕蛊毒之粉,你要是不怕死就碰我试试。”蓝凤凰冷声说道,她不愿意身体被这人看见,所以提前出言威胁。

    “那又如何?”万圭眼神中露出一丝疯狂之意,指了指缓缓往胸口移动的红线,“反正我也是必死无疑,多中个金蚕蛊毒又如何?只要能临死之前尝尝蓝教主的滋味,将来下地府过后碰上姓宋的,我会让他知道他不仅死在我的手里,而且他的女人还被我玩了,任他武功盖世天下闻名又如何?在我万圭面前,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绿毛大王八,哈哈哈~”

    眼见万圭越来越近,蓝凤凰终于色变了,一个人若是不顾生死,那还真没法要挟他。

    咔嚓~

    一声清脆的布帛撕裂的声音,蓝凤凰半截袖子已经落在了地上,露出了粉腻雪白的胳膊。

    “啊~”蓝凤凰惊呼一声,急忙侧过身去,挡住了他的视线。

    “啧啧啧,这肌肤简直像在牛奶里浸泡过一样,姓宋的真是艳福不浅。”万圭喉结滑动一下,咽下一口口水,举着剑又往蓝凤凰胸前挑去。

    蓝凤凰又气又急,正犹豫着要不要先拿出花斑毒蝎的解药暂时稳住他一下,让他从疯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才好和他商谈条件。

    反正这解药要连着用七天才能彻底解毒,先给他一点倒也不怕到时候没有谈判的资本。

    正在这时,房中忽然响起一个戏谑的声音:“听说你想让我当绿毛大王八?”

    听到这个声音,蓝凤凰惊喜地回过头望去,万圭却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宋青书?怎么可能,金波旬花无药可解,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宋青书淡淡地说道:“以你那可怜的见识,很难和你解释清楚。”

    说完也不理他,直接走到蓝凤凰面前,伸手一挥,一道凌厉的剑气划破了渔网,蓝凤凰呀了一声,便从里面跌落出来。

    因为她被吊在半空之中,这一下失去重心反应不及,整个人直接往地上摔去,宋青书下意识要伸手去扶,可不知为什么,中途又收回了手,害得蓝凤凰一屁股跌到地上,痛呼不已。

    “你这人,也不知道扶人家一下。”蓝凤凰揉着屁股,一脸幽怨地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