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69章 以牙还牙

    蓝凤凰的声音既娇且柔,任何男人听到了都难免升起一股怜香惜玉之情,宋青书却很平静地笑道:“蓝教主身上又是金蚕蛊毒,又是碧蚕蛊毒,我哪敢扶你啊。”

    之前中了金波旬花之毒,现在依然心有余悸,宋青书可不想再一次身中剧毒,尽管如今他练成了太玄经,可以说已经真正百毒不侵了,可是要逼毒总要花费一般手脚,他又不是受虐狂,哪会自找苦吃。

    蓝凤凰幽幽说道:“这两种毒只是对其他男人厉害,对你又没效的。”

    “为什么?”宋青书不明所以。

    “你忘了上次在五仙教请你喝的五宝花蜜酒了?喝了那个就不用怕我身上的毒了。”蓝凤凰嫣然笑道。

    宋青书心中一动,蓝凤凰武功算不上多高明,之所以让江湖中人忌惮,主要是因为擅长使毒,她让自己饮了五宝花蜜酒,岂不是从此对自己毫不设防?

    “她就这么相信我么?”望着蓝凤凰娇媚的容颜,宋青书不禁寻思道,“又或者是因为东方暮雪的缘故,爱屋及乌?”

    宋青书正在失神之际,一旁的万圭见势不妙,拔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张口欲呼:“来人……”可惜刚开口,剩下的话便被宋青书一缕指风给封住了。

    “阁下刚才在蓝教主面前何等威风,怎么现在却变得这么怂了?”宋青书戏谑地说道。

    “哼!”万圭转过头去,他之前面对蓝凤凰虽然有一会儿挺奴颜婢膝的,但那是建立在有希望骗取解药的前提下,可是如今这状况他知道自己再怎么哀求也没用,再加上他骨子里本就是极为要强之人,自然不会服软堕了面子。

    宋青书点穴手段极为高明,只是让他不能高声呼喊,正常声音说话倒是没什么问题。

    “蓝教主,先给他解药压制毒性吧,若是这么快就死了,那就不好玩了。”望着万圭快到胸口的红线,宋青书对蓝凤凰说道。

    “这人害得你那么惨,真的要给他解药么?”蓝凤凰疑惑地说道,不过还是依言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递了过来。

    感受到小瓷瓶残余的体温,宋青书笑道:“让他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蓝凤凰一怔,旋即展颜一笑:“不错,是太便宜他了。”她所在的五仙教本就被正道人事视为邪魔外道,行事自然也诡异得紧,很快便认同了宋青书的看法。

    宋青书走到万圭身边,拔开瓶塞,在万圭手背伤口上洒了些黑色的药末。

    这解药倒也真灵,过不多时,便见伤口中慢慢渗出黑血,一滴滴的掉在地下,黑血越渗越多,万圭手臂上那道红线便缓缓向下,回到臂弯,又回到手腕。

    见性命保住,万圭终于长舒一口气,这才察觉到浑身上下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有件事要问你,”宋青书开口道,“你们是怎么害死狄云的?”这也是他这次一回临安就来找万圭的原因,除了为自己报仇之外,还要为狄云讨一个公道。

    万圭脸色一变,急忙说道:“什么狄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个时候还要狡辩么,桃红已经把一切都说了。”宋青书冷冷地望着他。

    “桃红?”万圭心头一跳,顿时沉默下来。

    “蓝教主,你那里应该有毒药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既然万公子嘴硬,就让他吃点苦头呗。”见万圭沉默,宋青书淡淡地说道。

    “咯咯,我们五仙教别的东西不敢说,折磨人的毒药么可是应有尽有。”蓝凤凰嘴上虽然在笑,眼中却尽是寒意,要知道刚才万圭那样对她,早已惹起了她的杀心,若非看在宋青书的面子上,早就动手送他去见阎王了。

    看到蓝凤凰似笑非笑的表情,万圭忍不住不寒而栗,他清楚落在这娘们手里肯定没有什么好,急忙说道:“我爷爷重新上台后,就派人将我们找了回来……”

    宋青书拉住了蓝凤凰,听他继续说下去:“再加上我们在荆州惹上了一些麻烦事,索性就举家搬迁到临安,从此改换名字,过得倒也惬意。谁知道有一天狄云那小子不知道怎么找上门来……”

    “他说要见戚芳,哼,他和戚芳青梅竹马,我怎么可能让他见到,让他俩旧情复燃?可是也不知道狄云有了什么奇遇,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被我随便用点手腕便打入大牢的傻小子,而且一身武功,相府中那些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然后我就改变策略,同意让他见戚芳来稳住他,然后趁机对他下了金波旬花之毒……”

    宋青书面沉如水,金波旬花之毒他可是切身领教过,连他那样的修为都扛不住更何况狄云了。

    “金波旬花果然霸道,很快狄云便毒发身亡。”万圭说起这件事面有得色,显然他运用计谋撂倒一个武林高手,让他非常得意。

    “狄兄弟,我不该让你一个人过来的。”宋青书强压怒火,沉声问道,“你将狄云的遗体安置在哪儿了?”

    “遗体?”万圭知道今天绝无幸理,于是也不再顾忌,嗤笑一声,“这臭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敢打我妻子的主意,还有仗着武功高强,居然敢动手打我,本公子弄死了他,当然将他剁碎了喂狗了。”

    “什么!”宋青书勃然大怒,一把就掐住了万圭的脖子,只需劲力一吐,就能瞬间要了他的性命。

    万圭眼神中却闪过一丝喜意,宋青书眉头一皱,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想法:“我知道你巴不得我一下子弄死你,给你个痛快。不得不承认,你身为坏人,倒也有几分承受失败的觉悟。”

    万圭吐了一口血痰,磔磔笑道:“我不是傻瓜,我知道你不可能放过我,又何必来求你?不过我这辈子也算值了,抢了别人的心上人,又弄死了情敌,虽然只活了三十几年,却也算享尽了荣华富贵、人间艳福。当然,如果弄死了天下无敌的金蛇王,玩了金蛇王的女人……”说着扫了蓝凤凰一眼,眼睛中露出了贪婪的**。

    “那就再完美不过了,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你中了金波旬花居然不死,你怎么能不死!”说道后面万圭英俊的脸庞变得极为狰狞起来。

    宋青书本来就因为狄云的事情处于爆发的边缘,听到他此刻的话,眼皮不禁抖了抖,眼神中闪过一丝暴戾之气,凑到他面前冷声说道:“你想玩我的女人?戚芳,给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