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78章 徐娘变少女

    冯紫英、柳湘莲等人闻言傻眼了,心中却忍不住有些幸灾乐祸,心想谁叫你不讲义气,活该倒霉。

    宋青书则是差点气得七窍生烟,心想这妮子真是皮痒,下次一定找个机会好好打一下她屁股。

    这个想法虽然诱人,可惜现在没有办法实现,看着渐渐逼近的玄冥二老,宋青书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以他如今的修为有无数方法应付玄冥二老,可是在场都是聪明人,他不确定会不会被有心人看出破绽,导致身份败露那可就功亏一篑了;可是要让他真的被对付打断双腿,又更加无法接受。

    “不管了,只能试一把。”宋青书暗中取下衣服上一颗珍珠,目光扫视了周围幻境一番,打算悄悄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将珍珠弹出去,经过墙壁几番弹射,最后从另外的角度射向玄冥二老,到时候他们会以为暗中藏着什么高手,因此疑神疑鬼,自己则躲过眼前劫难。

    不过这一招很容易引起人怀疑,就算场中人当时不清楚怎么回事,事后回想起来难保不会想到什么,特别是赵敏比狐狸还狡猾,说不定会猜到什么。

    眼看玄冥二老离自己只有数尺的距离了,宋青书缩在衣袖中的手正要射出珍珠,忽然一阵喧闹声传来。

    “贾公子在哪儿?”一个太监打扮的人细声细气地说道。

    玄冥二老霍然停下了脚步,倒不是顾忌这个太监,而是顾忌跟在太监身后的那些大内侍卫。

    赵敏也是眉头微皱,她私底下教训几个衙内倒也没什么,他们虽然家世显赫,毕竟没有官职在身。可这些正牌大内侍卫则不一样,若是和他们起了冲突,到时候影响可就大了。

    薛蟠之前一直躺在地上装死,可这个时候却敏捷得像个兔子,连滚带爬跑到了那太监身边:“这位公公救命啊,这群不知道哪里来的乡巴佬,居然敢在天子脚下仗势欺人……”他嘴巴一张,添油加醋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宋青书听得瞠目结舌,心想自己刚才表现得就够无耻了,没想到这还有更无耻的。刚才明明是他垂涎完颜重节美色横插一杠,结果吃了苦头搬出了家族势力,谁知道对方根本不吃这一套。可是在薛蟠口中,只字未提刚才他们搬出自己后台想以势压人的事情,变成了他们发觉赵敏几人形迹可疑很像反贼,为了朝廷安危他们上前查探,谁知道对方做贼心虚便开打,完全是要坐死赵敏等人反贼的身份。

    看了冯紫英、柳湘莲一眼,见他们丝毫没有异议,宋青书不由感叹这些纨绔衙内,当真是善于利用家族权势,心狠手辣得很。

    原本宋青书还有些替赵敏担心,谁知道那公公理都不理薛蟠的哭诉,反而径直走到宋青书面前:“贾公子,洒家刚刚到了贵府得知公子来了这里,特意赶了过来。”

    宋青书心中奇怪,问道:“不知公公找我何事?”

    那太监笑道:“贾妃娘娘听说公子回来了,特意召公子进宫相见呢。”

    “贾妃?”宋青书一怔,继而反应过来,对方口中的贾妃是贾似道的姐姐,年轻的时候因为样貌不俗就嫁给了时任康王的赵构为侧妃,一直备受宠爱。后来发生靖康之变,赵构的正妻邢氏被金国人掳掠到了北方,当时所有的人都以为皇后的位置会落到贾妃身上。

    谁知道赵构突然下旨,为了纪念发妻,从此不再立皇后,贾妃一丝怨言也没有,反而尽心尽力服侍赵构。赵构心中感动,对她愈发敬重,因此贾妃如今虽然年老色衰,可是在皇宫中却是地位超然。

    “原来是姑姑啊,正好我也想她老人家了,那就快走吧。”宋青书反应也是够快,正愁不知如何应对这里的烂摊子呢,老天就派来了一个救星,至于等会儿进宫后会碰到什么事情……哪管他三七二十一,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公子这边请。”那太监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弯腰做了个请的姿势。

    “哎?”薛蟠见自己从头到尾被当空气一般,顿时傻眼了,待反应过来正要发怒,一旁的冯紫英已经悄悄拉住了他:

    “别冲动,人家是奉了贾妃的懿旨。”

    薛蟠还是没有顺过气来,他堂堂副相之子,从小到大哪里被这般无视过:“可是……”

    柳湘莲这个时候也靠了过来,一把拉住他:“先趁机离开这里再说。”

    薛蟠这才想起那恐怖的小白脸,浑身打了个寒颤,也不敢再啰嗦什么,直接跟在那些大内侍卫身后离去,他们那些随从也互相搀扶着跟了上去。

    “郡主?”玄冥二老已经回到了赵敏身边,见状压低声音问道。

    赵敏眉毛渐渐舒展,哼了一声:“算他们这次走运。”

    且说薛蟠等人跟着走了一段路,那太监忽然转过身来看着他们几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我说你们究竟要跟到什么时候?”

    “你!”薛蟠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心想刚才那人倒也罢了,你这阉奴也在本公子面前神气个什么劲,卷着袖子就想去揍对方。

    冯紫英和柳湘莲见状急忙上前一左一右按住他,这才对那太监说道:“公公莫要见怪,我们这就离去。”

    想到大家都是朋友,宋青书设身处地思考,贾宝玉若是一直沉默也未免太奇怪,于是适时出来打圆场:“公公,他们只不过是为了送我。”

    冯紫英和柳湘莲也趁机附和道:“宝玉,我们就送你到这里了,下次有时间再聚。”

    宋青书点点头,与他们告别后跟着那太监往皇宫方向走去。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柳湘莲忽然开口道:“这太监是哪位公公的手下,怎么没什么印象?”

    薛蟠呸了一口:“有印象才怪了,他肯定没认出我们,不然哪敢那么傲慢。”

    冯紫英笑着说道:“这皇城里的太监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总有些我们没见过的,大家别为了这点事坏了心情,我们另外找地方喝一杯。”

    薛蟠却怒气冲冲道:“没把场子找回来,我哪有心情喝酒!我先回去召集府上高手,今天不把那小白脸卖到兔儿馆去,从今以后我不叫小霸王,叫呆霸王好了。”

    冯紫英也嘿嘿笑道:“这种事哪能劳烦薛兄呢,我现在马上去捧日军里挑些高手来,定让那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好看。”

    薛蟠这才转怒为喜,一群人勾肩搭背往军营治所而去,至于他们集结高手到了楼外楼,发现赵敏早已芳踪杳杳,那是后话。

    宋青书跟着那太监从一侧门进了皇宫,心中顿时感慨万千,这几年来自己的足迹可谓是遍布各国的皇宫了,如今进皇宫就和回家差不多了。

    尽管南宋的皇宫他还是第一次来,但有了清国紫禁城以及金国皇宫的经历,他粗略扫了一遍四周心中就有了南宋皇宫大概的轮廓。

    唯一不同的就是,紫禁城和金国皇宫更恢弘一些,南宋的皇宫显得绮丽有余,气势不足,这大概也是各国近些年来的一个缩影。

    那些大内侍卫在外城便停了下来,接下来那太监继续带着宋青书穿越了几道宫门,随后改为一个宫女带路。

    宋青书心中觉得奇怪,不过旋即想到南宋这边多一些繁文缛节也在意料之中,最后那宫女将他领到了一处宫殿之中,然后说道:“贾妃娘娘马上就回来了,劳烦公子暂且先在这里等一下。”说完便告退了。

    “这贾妃特意喊我过来,结果自己没在,这是几个意思啊。”宋青书郁闷不已,不过他这次过来完全是为了化解楼外楼中的危机,并非是想见什么贾妃。

    更何况他并非真的贾宝玉,也不知道这个“姑姑”对贾宝玉熟悉到了什么程度,按理说她年轻的时候就嫁入了皇室,对贾宝玉再熟悉也不可能比得上府里的人,可是世事无绝对,鬼知道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在心中打了个腹稿,模拟了一下等会儿贾妃可能问到的一些问题,不知不觉就过了半个时辰。

    “到底还要等多久?”宋青书正等得不耐烦之际,门口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终于回来了。”宋青书抖擞精神,揣摩着贾宝玉的心态,恭恭敬敬弯着腰在那里等着迎接姑姑。

    “奇怪,怎么只有一个人进来,那些宫女怎么全撤走了?”宋青书不用抬头看,仅仅凭借耳朵就将外面的情况查探得清清楚楚。

    “这个贾妃是喝醉了么?为什么步履蹒跚?”宋青书发现进来那女人脚步有些杂乱,心中更是奇怪,随口说了一句:“侄儿见过姑姑。”便抬头望去。

    谁知道映入眼帘的并非想象中半老徐娘的贾妃,而是一个眼神迷离娇滴滴的少女!

    这还不是让宋青书最吃惊的,让他最吃惊的是眼前这少女他正好认识,赫然便是之前在扬州不惜女儿家名誉救他的李沅芷。

    李沅芷性子古灵精怪,所以平日里不是女扮男装就是一身清爽简洁的打扮,可今天她却身着一席色泽鲜艳的宫装,宫装领子开得有些大,故意露出了她雪白精致的脖颈,让她整个人显得高贵典雅的同时又流露出出一丝淡淡的妩媚。

    “好热,”李沅芷仿佛没有看到宋青书一般,一边解开身上的衣服一边喃喃自语,“快去给我准备水,我要沐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