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86章 不减当年风采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待完颜重节反应过来,整个形势已经完全逆转。

    宋青书倒是反应比她快,可是除非暴露身份武功,不然也没法破局,顿时在那里纠结起来。

    看到手下将完颜重节团团围住,贾似道不禁狞笑一声:“给我抓活的,我要这小贱人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求死不能。”

    他堂堂朝廷军方第一人,位高权重,结果被这样一个小姑娘弄得灰头土脸,心中怎能不怒?再加上之前皇宫里发生的事情,明显是有人刻意针对贾家,贾似道心中早已憋了一通邪火,这刺客撞到他手里来,正好用来杀一儆百。

    看着一群侍卫往完颜重节冲去,再想到对方断了肋骨,一身武功发挥不出三成,不过就算没有受伤,在这么多高手侍卫围攻下,她也没法逃出升天。

    宋青书原本寻思着等她被抓后,自己再设法营救,这样暴露身份的风险就大大降低。可惜完颜重节正好往他这边望过来,那凄然无助的眼神让他心头一热,便打算不管那么多冲出去救了她再说。

    宋青书非常清楚自己此时暴露的严重后果,不过他同样清楚,少女的心更是弥足珍贵的,若是处处因为利弊权衡太多,导致少女伤心,说不定一辈子都无法弥补。

    宁负苍生,不负红颜!有《天龙八部》的前车之鉴,宋青书可不想成为第二个慕容复。

    宋青书正要出手,忽然那群冲上去的侍卫不停地发出惨叫声。

    “蛇!”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只见那群侍卫身上缠绕了各种各样的蛇,一群人吓得肝胆俱裂,屁滚尿流地往后逃窜。

    “一群废物!”

    陈坚怒骂一声,冲了上去,只见刀光一闪,一大片蛇被他劈成两半:“何方鼠辈只敢躲在暗处伤人!”

    “哼!”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冷哼,陈坚顿时如遭雷噬,捂着胸口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不过他却没功夫擦拭嘴角的鲜血,而是死死盯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那个人。

    只见来人一席绣金白袍,身材高大,高鼻深目,一头虬髯般的头发微微泛着金色,不是欧阳锋又是谁!

    看到他出现,宋青书不得不长舒一口气,欧阳锋来了,完颜重节就得救了。心中同时感叹不已,欧阳锋果然是武学奇才,都这把年纪了武功还能有质的飞跃,若是东邪西毒南帝北丐齐聚一堂再重新比试一次,恐怕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了,仅次于诈死的王重阳而已。

    其实欧阳锋武功之所以更上一层楼,归根结底还是这两年接触的超级高手太多,尤其是以宋青书和王重阳为最。

    当年在神龙岛上,欧阳锋还自忖能稍微胜过宋青书,可惜每一次两人重新相见,他就愕然发现宋青书武功高了一大截,到了后来,甚至轮到他仰望对方的背影了。

    欧阳锋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他一向心高气傲,又哪会这么容易服输,暗地里也在精研武学,特别是金国那段时间和宋青书、裘千仞这些人朝夕相处,平日里谈论武学也获益匪浅,隐隐有了突破的征兆,只可惜一直没有契机。

    直到前不久重阳宫中,目睹了宋青书与王重阳惊世一战,他终于有所顿悟,回去后马上闭关,出关过后修为直接更上一层楼。

    “欧阳爷爷~”看到欧阳锋出现,完颜重节顿时笑靥如花,当然她内心深处最高兴的其实是注意到刚才宋青书准备出手救她。

    “哼,平日里怎么没见你这丫头嘴儿这么甜,遇到危险了才想起我。”欧阳锋板着脸说道,不过却抑制不住眼中的溺爱之情。

    欧阳锋一生孤苦,一辈子两个儿子,亲儿子欧阳克英年早逝,义子杨过本来很好,既聪明又孝顺,可是一想到他是杨康的儿子,欧阳锋脑海中就忍不住浮现出欧阳克惨死的画面,心里终究有个疙瘩,和杨过再也没有之前疯癫时期那么亲近。

    原本欧阳锋对宋青书倒有一分特别的情感,可惜宋青书武功越来越高,地位也越来越高,他很难以看子侄辈的眼光看他,反倒是完颜重节这丫头既机灵又活泼,他越看越是喜欢,渐渐地把她当成了孙女一般疼爱。

    “人家平日里嘴也甜好不好,”完颜重节顿时不依道,“上次你嘴馋宫里珍藏的那瓶石冻春,就是我去偷来孝敬您的……”

    “咳咳……”当着这么多人说这事,欧阳锋差点没有被呛死,急忙打断她,“行行行,就知道你这小妮子最有孝心了。”

    “原来是昔日五绝之一西毒欧阳先生,”贾似道这会儿功夫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不知欧阳先生大驾光临,贾某有失远迎。”

    欧阳锋冷哼一声:“我要是再来晚点,这小丫头恐怕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原来这位姑娘是欧阳先生的晚辈,那看来只是一场误会。”贾似道轻描淡写地说道,之前他以为完颜重节是万俟卨或者韩侂胄派来的,那自然要以雷霆万钧之势拍回去,可对方既然是欧阳锋的晚辈,那自然没必要在这紧要关头凭空惹上这么一个强敌,更何况根据情报,欧阳锋背后代表的可是金国势力。

    “误会?”欧阳锋轻笑一声,忽然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了陈坚面前。

    陈坚只觉得眼前犹如一颗彗星撞来,带起的劲风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大惊之余急忙抽刀挥出。

    只听得崩的一声脆响,陈坚手中的宝刀断成数截,整个人如一个破碎的沙袋一般倒飞而回,倒退数十步方才重新站稳,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是对你刚才口出狂言的教训。”欧阳锋顿了顿,脸上也有了几分异色:“能硬接我一记蛤蟆功不死,武林中很多门派掌门都不如你。”

    陈坚擦了擦嘴角鲜血,硬撑着抱拳咬牙说道:“多谢前辈夸奖。”

    欧阳锋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他,转身扶住完颜重节:“我们走。”散布在四周的蛇群仿佛有灵性一般,将两人簇拥在中间渐渐远去。

    宋青书看得心生敬佩,当年欧阳锋在蒙古西征大军里面来去自如,视千军万马如无物,今晚孤身一人闯贾府,轻松写意地救走完颜重节,当真是风采不减当年。

    眼看欧阳锋远去,陈坚强撑着伤势来到贾似道身前:“老爷,为什么不留住欧阳锋?”

    “留住他,拿什么留?”贾似道面无表情地说道。

    陈坚小声说道:“若是老爷出手,再合我们众人之力……”

    “闭嘴!”他还没说完,就被贾似道打断,陈坚意识到什么,顿时低下了头。

    一旁的宋青书若有所思,贾似道高深莫测,若是真的铁了心要留住对方,借助主场之利,欧阳锋还真有些危险。

    当然,如果真的出现那种情况,他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此时完颜重节和欧阳锋也展开了类似的对话:“欧阳爷爷,刚才为什么不趁他们士气低落,杀他个片甲不留啊。”

    她的这份狠辣很对欧阳锋的胃口,不由笑骂一声:“小丫头倒是说得轻巧,贾似道堂堂枢密使,府上多少高手?就说用刀那人,放到江湖上去,多少名门正派的掌门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些倒也罢了,主要是那个贾似道……我也有些看不出他的深浅。”

    “那贾似道也会武功?”完颜重节一双美目瞪得老大,吃惊地问道。

    “不仅会,还很高。”欧阳锋皱着眉头说道。

    “看来今天我能活着出来还真的幸运,”完颜重节拍拍小胸脯,忍不住吐了吐舌头,模样煞是娇俏可爱,“欧阳爷爷,其实刚才在场的还有一位超级高手你没看出来。”

    “还有?”欧阳锋眉头一皱,回想刚才场中所有人,哼了一声,“臭丫头别想糊弄我,哪还有什么超级高手。”

    “就是那个贾宝玉啊。”完颜重节笑得更开心了。

    “贾宝玉?”怪只怪贾宝玉在临安城太有名,连欧阳锋也知道他,“怎么可能!”

    “当然了,因为他是宋大哥假扮的啊。”完颜重节刚才自己被吓了一跳,现在看到欧阳锋吃惊的样子就格外开心。

    “宋青书?”欧阳锋这下终于不淡定了。

    “那当然,要不是他暗中护着我,我哪里能坚持得到你来救我。”想到刚才宋青书那冲动的样子,完颜重节就格外开心。

    “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跟我说说。”欧阳锋急忙问道。

    完颜重节开始给他讲述整件事始末,还有之前宋青书叮嘱她的一些安排:“是这样的……”

    且说贾似道阴沉着脸回到书房,陈坚强撑着身体跟在后面:“是属下无能,让刺客混进来挟持了公子。”

    “这里守卫森严,怎么让那丫头闯进来了?”贾似道怒道。

    陈坚苦笑道:“属下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宋青书心头一跳,担心他们继续对口供下去,贾似道那老狐狸会看出什么,急忙说道:“其实都是我色迷心窍,看到那女的漂亮,就悄悄将她放了进来,谁知道是引狼入室。”

    贾似道顿时重重地一拍桌子:“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刚在皇宫中做下那样的事,这么快又故态萌发?”

    宋青书讪笑一声,低着头一言不发。

    “算了,将来我想骂你恐怕都没什么机会了。”贾似道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