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88章 荒山野岭的美艳老板娘

    宋青书一怔,不知道贾似道做了什么安排,心中隐隐升起一丝担心,自己也安排了周芷若和蓝凤凰来劫人,若是到时候和贾似道的安排起了冲突,那就麻烦了。

    “好了没有?我们准备出发了。”不远处的赵敏不耐烦地说道,她素来欣赏英雄豪杰,对贾宝玉这样充满脂粉气的纨绔没有丝毫好感,更何况如今急着回去看望父亲,见他在那里婆婆妈妈的,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贾似道眉头微皱,强忍不快对他说道:“你先去吧,一路小心。”原本王夫人是打算给贾宝玉配个丫鬟小厮一路上服侍的,可惜蒙古那边直接拒绝,贾似道又想着自己的计划,多两个人反而麻烦,所以也没有坚持。

    宋青书点点头,来到一匹蒙古高头大马前,不禁有些为难:也不知道贾宝玉那小子会不会骑马,骑术如何,如今贾似道在背后盯着,万一露陷了就功亏一篑了。

    “愣着干什么,快上马!”赵敏又在那里不耐烦地催促了,宋青书恨得牙痒痒,这个小妮子,知不知道你很可能坏了老公的大事。

    也许是赵敏的催促让他脑筋灵光了许多,立马想到若是贾宝玉不会骑马,贾似道此时肯定已经出来求情了,既然到现在都没开口,显然是会骑的。不过贾宝玉成天混在女人堆里,就算会骑骑术肯定也有限。

    心中有了定计,宋青书就装出一副笨拙生涩的样子爬上了骏马,惹得赵敏又是一番鄙夷。

    “驾!”赵敏懒得再看他一眼,修长的双腿一夹马肚,领头飞驰而去,其余的蒙古人也个个来去如风,宋青书苦笑一声,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那群蒙古人显然有意让这个南宋贵公子吃点苦头,个个马骑得飞快,似乎等着他落马坠地的一瞬间,岂料宋青书一直在马上左摇右晃,好几次看着要摔下马来,谁知道腰身一挺又稳住了身形,他们不禁大失所望。

    因为早已与南宋官方做好了交接,一行人出城之路可谓是一路绿灯,省掉了很多繁复的手续,没过多久就出了临安城。

    在城里的时候宋青书担心被贾似道的耳目看出破绽,所以骑术表现得很拙劣,出了城过后他就没这么多顾忌,又走了大半天,沿途都是荒郊野外,他就更不需要隐藏什么了。

    看到宋青书渐渐跟了上来,似乎一点为难的表情都没有,蒙古使团的人纷纷为之侧目,连赵敏都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他们又哪里知道宋青书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物,骑马对他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

    “这才有点男人的模样。”赵敏小声咕哝一声,再次加快了速度,如今她归心似箭,不再选择舒适的马车或者大船,而是改用了最快也最辛苦的骑马。

    一行人就这样赶路,人累了就在马背上喝酒吃干粮,马乏了就换乘随行带的马,半天的功夫已经离开临安城一百里。

    宋青书看得咂舌不已,难怪蒙古军队来去如风,由此可见一斑。不过中原王朝想学也学不来,蒙古士兵人人是天生的骑士,从小生长在马背上,再加上每名骑士同时配备三匹骏马,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换马,永远保证马充沛的体力,中原王朝哪有这么多战马储备。

    同时宋青书也担忧不已,虽然周芷若和蓝凤凰都提前出发,可是蒙古这群人速度这么快,也不知道她们布置好没有。

    远远望见路边一个茶寮,宋青书心中一喜,一拉缰绳,故意叫唤道:“停下来喝点茶吧,我实在有些坚持不住了。”

    赵敏眉头一皱,身旁的金刚门主也说道:“郡主,我们也赶了半天的路了,是该休整一下了。”

    “门主似乎并不是很担心我爹的病情啊。”赵敏若有所思地说道。

    金刚门主脸色一变,急忙说道:“哪能呢,我对汝阳王的忠心天地可鉴,只不过赶了这么久的路,大家都累了,吃点东西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同时心中暗暗叫苦,他武功虽高,但年纪也大,这般折腾实在有些难受,想到此去漠北何止万里,他就后悔不迭,早知道该推了这差事,百损那老杂毛一定是早就料到有这种情况所以才怂恿我来。

    赵敏忽然想到什么,唇边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也好,大家下马,到前面茶寮休息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随行那些蒙古侍卫个个面面相觑,这一路上赶路这么急,忽然休息一个时辰,会不会太奢侈了些。不过赵敏素来英明,这群手下对她很信服,倒也没谁表示异议。

    将马安置好过后,一行人进了茶寮,茶寮本来就不大,他们一进去,整个茶寮都被占满了。

    赵敏自然是在最好的位置,金刚门主虽然地位尊崇,但其实也没资格和她同坐一桌,不过赵敏似乎又事情问他,特意将他喊去同坐。

    宋青书本来也眼巴巴地想凑过去,就算不能干什么,闻闻赵敏身上的香气也比闻那些男人的汗臭愉悦得多,谁知道赵敏根本瞧不上他,丝毫没有邀请他同桌的意思,他只能悻悻然和玄冥二老坐在旁边一张桌上。

    好奇赵敏两人会说什么,宋青书坐下过后便竖起了耳朵。

    只听赵敏说道:“门主,我爹应该没有生病吧。”

    宋青书一愣,继而恍然大悟,难怪她一路这么焦急,原来是以为她爹病重了。

    金刚门主脸色微变,讪笑道:“郡主何出此言?”

    赵敏淡淡地说道:“我是关心则乱,一直没有细想这事,直到刚才见门主似乎有些经受不住这样的急行军,方才反应了过来。”

    “那有什么问题么?”金刚门主一脸茫然。

    赵敏答道:“如果真的是我爹生病,其实随便派一名骑士过来就行了,又何必劳烦门主这样的人亲自跑一趟?想来想去,之所以要门主过来,最大的可能就是担心我不回去,需要门主的武力和威望强制带我回去。如果我爹真的生病了,我又怎么可能不回去?”

    “郡主果然机智无双,不错,汝阳王的确没有生病,”事到如今,金刚门主也没有隐瞒的必要,“王爷知道你这次假传大汗的旨意到南宋,极为震怒,所以特意派我前来,趁事情没有闹大之前将郡主带回去。”

    说完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金牌往众人面前扬了扬:“王爷有令,即可护送郡主回汝阳王府,不得有误。”

    玄冥二老以及其他侍卫面面相觑,不得不起身行礼,见金牌如见汝阳王本人,说到底赵敏的权力也是汝阳王给的,他们自然只能遵从。

    宋青书正在惊叹赵敏真是神思敏捷,从一点细节就推断出了整件事情,忽然间她就被剥夺了指挥权,只能感叹世事无常。

    见赵敏面无表情,对这个计智无双的小主人,金刚门主心中也有些发慌,担心她将来秋后算账,急忙劝慰道:“其实郡主也不必太过担心,宋青书那小子武功之高生平罕见,更何况看他面相,绝非短命之相,这次肯定也能逢凶化吉。”

    听到他们提起自己,宋青书顿时心生感动,原来赵敏这次假传蒙古大汗的圣旨,特意跑来江南都是为了我……

    赵敏脸色这才微微缓和,轻笑一声:“看相不是道士的手艺么,门主佛门中人什么时候也会看相了?”

    “万物相通,略懂,略懂而已。”金刚门主讪笑起来。

    “不知道这位小姐想吃点什么,我们这里除了茶之外,还有各种江南特色点心。”这会儿功夫茶寮的老板娘已经出来给她们这一桌上茶,虽然粗布罗衫,可是依然担不住那成熟饱满的娇躯散发出的万般风情,不是蓝凤凰又是谁?

    赵敏抬头看了她一眼,不禁脸色一变,立刻冷笑起来:“以你这般出众的姿色,又怎么可能在这荒山野岭里面卖茶?”

    宋青书一头黑线,在原本的计划中,是由蓝凤凰下毒先药翻大多数人,再由周芷若出手将自己“劫走”,谁知道赵敏比狐狸还精明,一眼就看出了破绽。

    鹿杖客本来就贪婪地望着她凹凸有致的身躯,闻言不禁大喜:“待我先擒下她让郡主好好审问。”身形甫动,人已经出现在了蓝凤凰身侧。

    蓝凤凰虽然为一教之主,但一身造诣都在用毒上面,武功只能说是一般,因此鹿杖客手一伸出就已经将她的胳膊抓住。

    鹿杖客一阵窃喜,正想伸手在她奶白的肌肤上摸上一把,谁知道手上忽然多了一只毛茸茸的蜘蛛,这蜘蛛比他平生见到的最大的蜘蛛还要大,脚上长长的绒毛显示着它剧毒无比。

    鹿杖客吓得怪叫一声,吓得急忙甩手,同时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暴退而回。

    见师兄吃亏,鹤笔翁急忙扑了过去,吸取了鹿杖客的教训,他不敢空手触碰对方,而是祭出鹤嘴笔遥遥往蓝凤凰点去。

    蓝凤凰脸色微变,洒出一团毒粉便往后退去,鹤笔翁伸掌一挥,玄冥神掌的掌力将毒粉震到一边,自己则足尖一点毫不停留地继续往蓝凤凰身上攻去。

    眼看蓝凤凰避无可避,忽然青影闪动,一条长鞭迎面击来,鹤笔翁大骇之下急忙后跃避过,那长鞭快速无伦地连连进招,鹤笔翁急退三步,谁知道对方鞭法奇幻,三招间便已将他圈住。

    待看清使鞭之人面貌,赵敏唇边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事情越来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