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89章 辣手摧花

    那软鞭长近五丈,而鞭尾更布满尖刺倒钩,世上兵刃之中,如此势若龙蛇的奇长之物,自然只有周芷若的白蟒鞭法方才能如使臂助。

    周芷若躲在暗处,原本是准备等蒙古一行人中了毒后再出来,谁知道蓝凤凰身份被识破,眼见对方险象环生,她急忙现身相救。

    一旁的鹿杖客见师弟左支右绌,急忙大喝一声,跃到周芷若身旁,鹿杖急刺而出。周芷若斜身闪避,拍出一掌,经这么一打岔,她的长鞭出现了一丝缝隙,鹤笔翁趁机逃脱长鞭的封锁,绕到她左首,和鹿杖客成左右合击之势。

    一旁的蓝凤凰怒道:“玄冥二老,好歹你们也是武林中成名人物,以多欺少对付一个小姑娘,还要不要脸?”

    鹤笔翁瓮声瓮气地答道:“我们兄弟俩从来都是共同进退,对付一个敌人也是这样,对付一百个敌人也是两兄弟一起上。”

    蓝凤凰没料到他居然将卑鄙的行为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气得浑身发抖:“这里哪里有一百个敌人,臭不要脸!”

    鹿杖客贪婪地扫了一眼她饱满的身躯,嘿嘿笑道:“你要是看不过去也可以出手帮她啊,我们二对二。”

    蓝凤凰脸色难看,她知道以武功而论,自己与他们差得太远,盲目冲上去不仅帮不了周芷若,反倒拖了后腿。

    正纠结的时候,周芷若喝道:“蓝姐姐不必担心,这两个老鬼我还不放在眼里!”

    话音刚落,便弃鞭用剑,长剑挥动,有如如银蛇狂舞。茶寮之中地形狭小,再加上不小心被玄冥二老欺入身侧,周芷若用白蟒鞭法不免束手束脚,这一改用长剑,顿时挽回了颓势。

    一旁的赵敏本来在一旁幸灾乐祸观战,这时见她剑招神光离合,在二大高手夹击下竟是有守有攻,偶尔虚实变幻,巧招忽生,心中又嫉又羡:这辈子单论武功一途,恐怕是永远比不上她了。

    再斗数十合,周芷若剑招愈来愈奇,十招中倒有七招是极凌厉的攻势,这般打法加速运用内力,若是偶一疏神,那便立遭凶险,若是以前的周芷若,这样大耗内力的打法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不过这两年她精研《九阴真经》,根基已稳,再加上和宋青书亲热,倒也从他的欢喜禅中得到不少裨益,一身武功早已远胜屠狮大会之时。

    赵敏见玄冥二老被逼得手忙脚乱,担心二人有失,急忙对金刚门主说道:“我与这位峨眉周掌门素有恩怨,还请劳烦金刚门主将她擒拿下来交给本郡主处置。”

    金刚门主讪笑一声:“郡主有所不知,我这年纪一大把了,哪好意思和他们一起欺负一个后辈小姑娘,将来若是传扬出去,整个金刚门的名声都会有影响。”显然刚才蓝凤凰的话起到了效果。

    赵敏暗怒不已,心想金刚门在武林中早已声名狼藉,哪还有什么名声可言?我们蒙古人对付再弱小的敌人都如同狮子搏兔用尽全力,哪像这些武林中人个个一大堆规矩,真是麻烦得要死。

    不过金刚门主毕竟是汝阳王府中地位尊崇的客卿,他不愿意,赵敏也不好勉强,眼睛滴溜溜一转,便笑道:“既然门主不愿意以多欺少,那就请先把这位蓝教主擒下来吧,这位五毒教的蓝教主在江湖中可是赫赫有名,令不少英雄好汉闻风丧胆,对她出手也算不得以大欺小。”

    赵敏刚刚听到周芷若称呼蓝凤凰,江湖上姓蓝的人本来就少,更何况又擅长用毒,她的身份并不难猜测。

    “谨遵郡主之命。”赵敏给了他足够的台阶,金刚门主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知道本来因为骗她回漠北就惹得她不高兴,若是再次拒绝,那岂不是将她得罪死了。

    金刚门主虽然长项是外家功夫,但几十年的功力积累下来也非同小可,身形一动就出现在了蓝凤凰面前。

    蓝凤凰大惊,伸手一扬袖子里飞出两条小蛇往金刚门主扑了过去,两条小蛇仿佛翠竹一般碧绿,显然是剧毒之物。

    金刚门主刚才见到鹿杖客吃瘪,早已有了准备,嗖嗖两指点出,大力金刚指凌厉的指风隔空将两条小蛇击毙,同时趁机欺了过去,一把扣住了蓝凤凰肩井穴。

    他的大力金刚指何等了得,虽然不如一阳指神奇,可是蓝凤凰被他抓住肩井穴,浑身力气都消失了大半。

    金刚门主见几招内就制服了一教之主,在众人面前露了脸,不禁面有得色:“蓝教主这边请……”

    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脸色大变,急忙松开蓝凤凰,只见几根手指上已经泛起了一丝黑色,一阵阵灼热的刺痛感从手指上传来。

    他这才醒悟过来,五毒教以用毒出名,蓝凤凰身为一教之主,浑身上下又怎么会没有毒药护体。

    蓝凤凰趁他失神这会儿功夫,脚尖一点整个人仿佛花蝴蝶一般拉开了和金刚门主的距离,后退的同时,袖子里又接连抖出几团黑影落在了金刚门主身上。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金刚门在身上挂着一只毛茸茸的的大蜘蛛,一只花斑毒蝎,一条小二手臂粗细黝黑发亮的蜈蚣。

    一旁的蒙古武士个个看得头皮发麻,急忙护在了赵敏身前,赵敏眉毛也是抖了抖,她素来天不怕地不怕,曾经将整个武林都玩弄于鼓掌之中,可惜她毕竟是女人,对这些东西有着天生的抗拒。

    宋青书也是面皮抽了抽,这女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将这么多东西藏在身上的,这天下间哪个男人敢碰她啊。

    那只花斑毒蝎他认得,就是之前伤万圭的那只,端的是剧毒无比;那只毛茸茸的大蜘蛛,还有那黑蜈蚣,既然与花斑毒蝎同列五毒之位,一身毒性显然也不是凡品,真要同时中了它们的毒,就算是顶尖高手也要好好喝上一壶了。

    蓝凤凰抿起嘴唇,一阵小而尖锐的哨声响起,那几只毒物仿佛得到了命令,不约而同往金刚门主咬去。

    只可惜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只见金刚门主身上金光一闪,三只毒物如遭雷噬,一个个从他身上掉落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显然已经一命呜呼。

    金刚门主狞笑一声,伸手便往蓝凤凰脖子抓去。这次吸取了之前教训,担心再纠缠下去真的中了对方的毒药暗算,出手已经毫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