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91章 五毒与西毒

    蒙古一行人走了一段路程过后,金刚门主再也忍不住说道:“郡主,那欧阳锋名声虽大,但我也不怵他,金刚不坏神功足以让我立于不败之地,为何忽然撤退呢?”

    一旁的玄冥二老也说道:“是啊郡主,我们人多势众,他们那边只有三人,还未必齐心。”

    赵敏没好气地白了他们一眼:“你俩还好意思说,两个打周芷若一个,还被人家占了上风。”

    鹿杖客急忙说道:“回禀郡主,表面上看周芷若是占了上风,不过那只是我们兄弟俩的策略而已,她那种打法极耗内力,我们只需要坚守门户待她真气不继,就能稳操胜券。”

    赵敏却没那么好糊弄,哼了一声:“你们打了那么久,周芷若可有半点真气不继的征兆么?”

    鹿杖客讪讪一笑:“那倒没有。”

    一旁的鹤笔翁就要憨直许多,忍不住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芷若的武功突飞猛进,屠狮大会的时候她分明还没这么厉害。”

    鹿杖客脸上顿时露出一种猥琐的笑容:“肯定是宋青书的功劳啊,他们俩夫妻关上门来,亲热完了讨论点武功也很正常嘛。”

    想到那些画面,赵敏心头一阵不舒服,不禁脸色一寒:“闭嘴!”

    玄冥二老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只好沉默下来。

    赵敏不愿再想这个问题,对金刚门主说道:“本郡主并不是对门主没信心,之所以撤退是另有打算。”

    “愿闻其详。”金刚门主好奇地问道。

    已经知道了汝阳王无恙,自然不必急着赶路了,赵敏心想闲着也是闲着,便对他们解释起来:“我们虽然人多,但是欧阳锋、周芷若武功高强,再加上欧阳锋与蓝凤凰都是当世用毒的大行家,真打起来我们就算能赢也会损失惨重,区区一个贾宝玉不值得我们冒险,还不如直接给他们,让他们狗咬狗去。”

    金刚门主皱眉道:“可贾宝玉毕竟是贾似道之子,又是南宋朝廷交给我们的,就这样弄丢了将来恐怕不好交待啊。”

    赵敏哼了一声:“我们蒙古帝国何须对区区弱宋交待?直接告诉他们是金国人劫走了贾宝玉就行了,正好还可以离间金宋两国关系,让他们战火重燃。”

    金刚门主和玄冥二老顿时恍然大悟,纷纷竖起了大拇指:“郡主英明!”

    赵敏微微一笑,今天先是得知父亲无恙,又确定了宋青书的安全,她的心情不由大好,一抖缰绳,又开始策马飞驰……

    茶寮之中,周芷若似笑非笑走到宋青书面前,模仿着赵敏临走时的语气:“不要忘了和我之间的约定,我可是一直等着他哦……你和她到底有什么约定啊?”

    周芷若模仿得惟妙惟肖,宋青书听得头大无比,下意识往边上望去,只见蓝凤凰抿嘴微笑,欧阳锋也在一旁幸灾乐祸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宋青书只好将她拉倒一旁,悄悄说道:“她不是中了三尸脑神丹的毒,我答应了她替她找解药的。”

    其实刚才赵敏临走时其实想过请教一下欧阳锋和蓝凤凰的,毕竟二人都是当世著名的用毒高手,也许他们有办法也不一定。不过这两人都与赵敏是敌非友,她想来想去,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三尸脑神丹解毒之法并不难,难得是不知道自己所中的是由哪三种尸虫炼制的,欧阳锋、蓝凤凰也无法对症下药。

    周芷若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就这样?”

    宋青书点点头,一脸正色:“就这样。”

    周芷若悻悻然地哼了一声:“她身为蒙古郡主,麾下高手无数,干嘛要你去帮她找解药。”

    宋青书心想这两个女人真是天生的对头,只好解释道:“她之所以中毒,很大原因也是因为我,我又岂能袖手旁观。”这种事情扯不清楚,宋青书立马悄悄给欧阳锋使了个眼色,让他想办法替自己解围。

    两人岁数虽然差别极大,但也算得上脾胃相投,欧阳锋见差不多了,便故意咳嗽一声,对一旁的蓝凤凰说道:“素闻五毒教擅长用毒,正好老夫外号叫西毒,想见识一下。”

    五仙教是教中人自己的美称,但江湖中人都背地里称其为五毒教。当然,江湖中人当着五毒教中人的面,也会称其为五仙教,只是担心得罪对方,惹上一个麻烦的对头而已。以欧阳锋的地位,自然不需要那些客套。

    蓝凤凰娇笑一声:“我们五仙教地处西南边陲,又哪里比得上欧阳先生的赫赫威名。”

    欧阳锋嘿嘿笑道:“你只称赞我武功却并不提我在毒术上的造诣,显然心中也有些不以为然。”他活了大半辈子,早已人情练达,蓝凤凰嘴里称赞的是欧阳先生,却没有接他西毒的话茬,哪里还不明白她什么心思。

    蓝凤凰咯咯笑道:“欧阳先生言重了,不过我们五仙教传承数百年,积累了无数前辈的经验,虽然不敢说用毒天下第一,却也不敢妄自菲薄,堕了前人的威风。”

    蓝凤凰虽然武功和欧阳锋比起来犹如云泥之别,但单论用毒,她却有着十足的信心。更何况对于用毒高手而言,与同等级的行家切磋,也是一个增长修为的好机会。

    欧阳锋哈哈一笑:“老夫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碰到用毒高手了,既然如此我们就来切磋一下吧。”

    宋青书和周芷若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急忙走了过来。

    “斗毒实在太过凶险,大家都是自己人,伤到谁都不好,我看就算了吧。”宋青书一阵头大,让欧阳锋替自己解围,谁知道他来了这么一出。

    宋青书对江湖中的斗毒方法略有耳闻,往往是两人轮流下毒,中毒之人用平生所学解毒,若是能成功解毒,就轮到他给对方下毒;若是解不了,自然就分出了胜负。因为都是用毒高手,所以给对方下的毒绝非寻常毒药,都是极为厉害之毒,往往分出了胜负,也就分出了生死,宋青书哪愿意看到这一幕发生。

    欧阳锋笑道:“你不必担心,我们自然不会用那种凶险的比试之法。”说完看向蓝凤凰:“久闻五毒教五毒为蛇、蜘蛛、蟾蜍、蝎子、蜈蚣,正好我这里也养了一条白驼怪蛇,不如蓝教主请出五毒和我这条蛇儿比一比?”

    蓝凤凰一早就注意到欧阳锋的蛇杖头上缠绕着一条细长怪蛇,其身漆黑如墨,蛇眼时不时泛起一丝幽光,显然并非凡物。

    宋青书却知道得更多,这种怪蛇是欧阳锋精心培育而成,当年他用这种怪蛇的毒液毒杀了整片海域成千上万的鲨鱼,后来又用那条怪蛇咬了洪七公一口,以对方那么深厚的功力,都立马陷入昏迷,最后好不容易逼出毒液,可惜一身功力基本也毁了,若非郭靖孝敬九阴真经,洪七公恐怕从此成为废人。

    这一切都还是建立在那怪蛇体内大部分毒液都被取出去毒鲨鱼了还没来得及恢复的基础上,若是那怪蛇满状态的情况咬上一口,以洪七公的修为恐怕也会马上毙命。

    “如此甚好。”蓝凤凰也是见猎心喜,找来一个大盆,然后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木盆之中。

    蓝凤凰手指白皙如玉,长长的指甲染成鲜艳的红色,很快一条小青蛇便从她的袖子中游了出来,顺着手指滑到了木盆之中,白、红、青三种颜色交织在一起,形成极强的视觉冲击。

    宋青书暗暗感叹,若是事先不知道她的身份,谁又会想到这样一个千娇百媚大美人,浑身都是剧毒之物呢。

    欧阳锋微微一笑:“除非五毒齐聚,否则恐怕不是我这条怪蛇的对手。”

    “那晚辈就占点便宜了。”蓝凤凰点点头,显然也同意他的看法,接着又将浑身是毛的大蜘蛛,花斑毒蝎,红背蟾蜍,百足黑蜈蚣放了出来。

    周芷若看得倒吸一口凉气,急忙转过脸去,整个人贴在宋青书怀里,不敢再看,惹得宋青书哑然失笑。

    五种毒虫一出来,立马占据木盆几个角落,各自警惕地看着对方,躁动不安。

    欧阳锋笑道:“我若不将怪蛇放进去,它们恐怕自己就会打起来了。”他不愿意占便宜,直接将怪蛇放到了木盆正中间。

    五毒本来剑拔弩张,结果怪蛇一进木盘,五毒身子明显一颤,全都下意识往后面缩了一步。

    蓝凤凰秀眉一蹙,红唇轻轻吹出一种奇特的哨音,五毒渐渐安定了下来,它们毕竟是五毒教千锤百炼出来的精英,虽然有几分忌惮中间怪蛇,但毕竟占着数量优势,渐渐凶相毕露,在蓝凤凰的指挥下,渐渐往怪蛇所在方向移动。

    欧阳锋也拿出一根骨质短笛,同样吹出了一曲怪异的笛声,白驼怪蛇听到笛声过后,整个身子盘了起来,蛇头微微左右晃动,仿佛一个武林高手一般蓄势待发。

    周芷若躲在怀中不敢看,宋青书却是大开眼界,没想到两人居然都能直接操控这些几乎按照本能行事的毒物,实在是叹为观止。

    眼看木盆中大战一触即发,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宋青书和欧阳锋何等功力,立马听出了这些人从几个方向赶来,隐隐将他们围在中间,显然是来者不善。

    欧阳锋蛇杖一点,将木盆中的白驼怪蛇收了回来,对蓝凤凰笑道:“恐怕我们要用新的方法来比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