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92章 人间炼狱

    说话间一队武士已经策马围了上来,将茶寮团团包围,那群武士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打量着众人,现场只剩下骏马的响鼻声音,显得极为诡异。

    这群武士虽然一身便装,但身上那股彪悍之气却透露出了他们军人的身份,宋青书心中一凛,难道这就是贾似道的安排?他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暗中调集军队来抢人,实在是胆大包天。

    那群武士大约五百人左右,虽然战场上五百人算不上什么,但平日里对付落单的江湖中人,五百人黑压压一片倒是非常有压迫感。

    更何况这群武士全是骑兵,要知道宋朝素来缺马,骑兵一直稀少,当年侬智高叛乱,席卷广西广东,麾下数万大军,惊动了整个朝廷,急忙掉与西夏作战的狄青南下平叛,面对这么大规模的叛乱,狄青的平叛大军里也只有五百骑兵而已。

    这荒山野岭居然也冒出五百骑兵,实在是惊天的大手笔。

    “各位军爷这是要到哪儿去呀?”场中众人,宋青书在沉思,欧阳锋懒得理这些人,周芷若也不习惯和这么多男人打交道,蓝凤凰倒是落落大方地上前问道。

    当先一名骑士贪婪地看了一眼她凹凸曼妙的身材,却并不答话,而是对旁边同伴说道:“怎么好像人数不太对?”

    “蒙古人不见了。”另一边的骑士说道,“老大,我们该怎么办?”

    中间那骑士显然是首领,冷冷说道:“按照计划行事。”

    之前那名骑士望了蓝凤凰和周芷若一眼,压低声音说道:“这俩娘们这么漂亮,杀了未免可惜,不如……”他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宋青书一行都是高手,个个听得脸如寒冰。

    为首那骑士抬头看了看周芷若和蓝凤凰,不禁露出惊艳之感,点头道:“男的就地格杀,女的带走!”他这句话不仅没有压低,反而故意大声说给手下听,话音刚落便手一扬,后面那群骑士仿佛早有准备,各个端起一支短弩,瞬间形成一大片箭雨往宋青书和欧阳锋射来。

    弩和弓箭不同,弓箭射程远,往往是向上四十五度角抛射,无差别攻击;弩不一样,比起弓箭来它的射程要短得多,不过不管是精度还是速度都远胜弓箭,短距离杀伤力极为恐怖。

    这玩意就算在一个小孩子手中,都能轻易射杀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所以历朝历代弩都是朝廷严格管制品。再加上弩工艺复杂,造价又高,不像弓箭那么容易大规模配置,往往只有一些特殊部队才配备有。

    这群人说射就射,毫无征兆,弩箭速度又极快,若是一般江湖高手说不定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射成刺猬了,不过场中这几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蓝凤凰虽然逊色一些,但有其他几人照应,再加上那些人的箭并没有往两个女人身上射,所以安全无虞。

    宋青书和欧阳锋经验何等丰富,听到刚才他们的对话,就已经升起了戒备之心,在那群士兵刚抬起短弩之时,他们便已经拉着两女退回到茶寮之中,让对方一轮箭雨射了个空。

    那群军人都是训练有素之人,见他们一行人躲到屋里,弩箭犹如跗骨之蛆一般跟着射了进来。这茶寮本就是一简易茅屋,哪里挡得住穿透力极强的弩箭?

    若非借助屋里的桌子柱子之类的掩体,宋青书一行人恐怕早已有人受伤。

    “都住手!”外面那首领骑士急忙制止手下,心想若是将两个美人射死了怎么办?见箭雨停下来,他才对茅屋喊话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只要献出那两女的,我们就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他嘴上虽然这样说,但脸上却挂着一丝残忍的笑意,若是对方真的听话将女的送出来,他又岂会真的放他们生路。

    宋青书脸色一寒:“我出去解决他们。”想当年他可是一把木剑就能撩开漫天箭雨的狠人,刚才若非担心周芷若和蓝凤凰受伤,他在外面就已经出手了。如今她们在屋中有了屏障,他自然就没了后顾之忧。

    欧阳锋却摇头道:“对方短弩威力惊人,更何况这里地势空旷,最适合骑兵冲刺,你武功虽高,出去也实在太冒险。正好我和蓝丫头准备斗毒,外面这些人就交给我们吧。”

    听他语气中充满信心,宋青书点点头,乐得在一旁看戏。

    “蓝丫头,我们就拿外面这些人来比试,看谁先用毒解决掉他们,谁就算赢。你是小辈,就由你先来好了。”欧阳锋说道。

    蓝凤凰娇笑道:“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她拿起一块木板护住全身,走到窗户边上,伸手试了试风向,发现这里正处于上风口,不由心中暗喜。

    只见她拿出一个瓷瓶,将一些金色粉末倒在手帕上,然后放在了窗台之上,红唇微微一吹气,金色粉末便顺着风向,神不知鬼不觉地往那些骑士吹了过去。

    原来蓝凤凰除了善于驱使五种毒物之外,身上还有两种剧毒之物:金蚕蛊毒与碧蚕蛊毒。两种毒药都是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毒药,因为碧蚕蛊毒不见血的话毒性并不大,所以她选择了金蚕蛊毒。这东西只要沾到一点,就能让中毒者有如千万条虫在周身咬啮,痛楚难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不过这两种剧毒都有一种弊端,那就是对高手施展容易被对方内力反震而回,反受其乱,所以之前面对金刚门主和玄冥二老,蓝凤凰都不敢使出来,不过如今面对这群士兵,自然不必担心反噬的风险。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们若是再不出来我们就改用火箭了。”外面那骑士首领见里面一直没动静,不由得不耐烦起来。

    就在这时,队伍中忽然传来一阵阵惨叫之声,只见不少士兵纷纷跌落下马来,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狠狠地抓着浑身上下的肌肤哀嚎着。

    莫说是士兵,就连他们的马匹也暴躁异常,很快队伍中就起了大面积骚乱。

    “怎么回事?”那首领吃惊不已,战场上的本能让他下意识下令道,“大家都往后退!”

    这一道命令救了剩下的人,金蚕蛊毒虽毒,但毕竟数量有限,这么空旷的场地毒粉不可能每一处都能飘到,退到一定距离,金蚕蛊毒也无能为力。

    骑兵首领好不容易才稳住阵型,发现留在原地那些同僚已经渐渐停止了哀嚎,人和马零零散散倒了一大片,再也没了生命的迹象。

    欧阳锋站在窗口往外望了一眼,不由笑道:“看来轮到我出手了。”

    蓝凤凰抿着嘴唇,其实经过她的计算,她身上的金蚕蛊毒分量足以毒死五百人还有富余,可惜她忽略了人不是死物,不会站在原地不动,再加上这里地形空旷,一旦那群骑兵散开,她的金蚕蛊毒就失效了。

    尽管如此,刚才那会儿功夫也毒死了近乎三分之一的骑兵,由此可见金蚕蛊毒的霸道。

    听到欧阳锋要出手,蓝凤凰也充满了好奇,如今对方已有防备,而且退得那么远,要想对他们用毒,又谈何容易。

    外面的骑兵们正在查探发生了什么,没有功夫注意这边的动静,只见欧阳锋找到一个茶杯放在地上,从蛇杖上取下那怪蛇,打开它的嘴巴挤出了一滴毒液便放了回去,蓝凤凰一怔,好奇地问道:“前辈为何不多取些毒液出来?”

    她注意到茶杯里那滴毒液漆黑如墨,显然是奇毒无比,不过再毒也只有一滴,想凭借这一滴毒药对付三四百人,实在不太可能。

    欧阳锋笑而不语,又找到一壶清水,将杯中毒液稀释数次,方才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弩箭,箭头浸泡在里面数息的时间,然后来到窗前,运起功力将那些沾了毒液的弩箭射了出去。

    这下连宋青书也有些疑惑了,那怪蛇虽毒,但一滴毒液被稀释这么多次,还剩下多少毒性实在不好说,就算能毒死人,他这也才不到二十支弩箭,顶多毒死二十个人,能起到什么作用?

    外面传来一阵惊呼,显然已经有不少人被射中了,宋青书好奇地凑到窗口望去,只见那些弩箭并没有射中要害,而是射中了那些人的胳膊、腿什么的,更奇怪的是那些人直接将弩箭扯了下来,似乎只是因为伤口疼,一点中毒的迹象都没有。

    注意到是茅屋射出去的弩箭,那群骑兵大怒,马上端起弩回击,宋青书几人只好离开窗户,再次躲在桌子后面。

    宋青书苦笑道:“这不会就是你想出来的办法吧?”

    欧阳锋高深莫测地笑道:“等着看好戏吧。”

    莫说宋青书周芷若这种不用毒的人,就是蓝凤凰这种用毒高手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过了一会儿,弩箭不知不觉停了下来,外面接着传来惊怒交加的喝声以及各种夸张的惨叫。

    宋青书一怔,急忙跑到窗边往外看去,只见外面那对骑兵已经乱成一团,刚才受了箭伤的那十几个人仿佛得了失心疯一般,见了人便又抓又咬,凡是被他们抓伤、咬伤的,很快就变得和他们一样疯狂起来,拼了命去抓咬另外的人……发狂之人以几何指数的速度增长,很快外面就成了人间炼狱。

    周芷若看了几眼就将身子埋在了宋青书怀中,宋青书也是看得眉眼乱跳,外面的场景实在太惨了些,仿佛像生化危机一般。

    蓝凤凰不禁对欧阳锋行了一礼:“晚辈输得心服口服,还望前辈指点迷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