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97章 只要锄头挥得好

    赵敏闻言一怔,因为之前被眼前发生的事情震惊,再加上宋青书轻薄于她,导致她的反应比平日里慢上几分,听到周芷若这样一说,她瞬间就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了极大的险境。

    宋青书既然冒充贾宝玉,那真的贾宝玉显然已经死了,一旦冒充的事情败露,贾似道与他之间肯定不死不休,贾似道毕竟是南宋军方第一人,宋青书的金蛇营虽然朝气蓬勃,可毕竟根基尚浅,没法和南宋一个国家抗衡,更何况如今正和李可秀的江南绿营打得不可开交,南宋一旦正式参战,金蛇营只有败亡一途。

    不过这倒不是最关键的,若仅仅是冒充贾宝玉的话,赵敏非常确定以两人的交情,宋青书未必真会对她做什么,可是宋青书冒充贾宝玉,不仅骗过了自己,还骗过了全临安的人,连贾似道都没发现自己儿子已经被人李代桃僵呃,这是何等鬼斧神工的易容术!

    上次在金国看到他易容成唐括辩,还只当是凑巧,毕竟唐括辩一脸络腮胡子,特征太明显,比较容易伪装,可这次的贾宝玉是个油头粉面的纨绔子弟,脸上胡子都没一根!

    没了络腮胡子的遮蔽,他脸上每一寸肌肤都会被熟悉的人看到,可就是这样依然没有人发现,证明了宋青书有着可以易容成任何人的能力!

    若是他有这项能力被世人所知,也不知道多少权贵会寝食难安,更容易成为全天下男人的公敌,毕竟没有男人愿意被别的男人易容成自己的样子和妻子亲热……

    联系之前金国的唐括辩,赵敏忽然想到宋青书当初刺杀清国的康熙,之前她就觉得整件事透着蹊跷,以她对宋青书的了解,他又岂会如此鲁莽行事?难道……

    见赵敏脸色数变,宋青书笑道:“看样子郡主已经想通了很多事情。”

    赵敏苦笑起来:“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要是自己没那么聪明就好了。”

    宋青书也是叹了口气:“若是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放了你,可这件事实在牵扯太大,还关系着无数人的身家性命,我必须将任何风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赵敏脸色苍白,喃喃答道:“理解,如果易地而处,我也会有同样的选择。”

    见两人在这里纠缠不清,周芷若忍不住哼道:“有完没完,你如果下不了手,就我来吧!”说着就要去拿宋青书手中的倚天剑。

    其实如果是其他女人,周芷若决计不会如此失态,可每次看到赵敏那娇艳如花的脸蛋,眉宇间那骄傲的神色,她心里就憋得发慌。

    赵敏抿嘴一笑:“妞儿,就这么想我死啊?”

    周芷若别过脸去,哼了一声:“免得你这狐狸精再去祸害人。”

    赵敏笑得更开心了:“你这么恨我,到底是因为张无忌的缘故还是怕我再次抢了你的男人啊?”

    “你!”周芷若一时语塞,一张俏脸涨的通红,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对方,难道当着丈夫面说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么?她还不至于这么傻;可是要承认后面一种原因,那岂不是自认为魅力远远比不上对方?她可以向所有人认输,就是不能对赵敏认输。

    “哼,这个狐狸精,我上辈子也不知道欠了她什么,现在她临死了都还想害我。”周芷若愤愤不平地想道。

    宋青书并没有将剑给周芷若,而是自己举起来抵在赵敏白皙如玉的脖子上,倚天剑剑锋的寒气刺激得赵敏肌肤上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她深深地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

    以赵敏的聪明才智,知道自己软语相求一下,事情说不定会有转机,可是她如果这样做了,岂不是一辈子在周芷若面前抬不起头来?不过更让她意兴阑珊的是宋青书真的对她动了杀心,她忽然间觉得生命似乎没了什么意义。

    看着赵敏微微上扬的下巴,脸蛋上隐隐透露出一种无声的骄傲,宋青书眉头紧锁,这一剑怎么也刺不下去。

    正犹豫间,一旁的鹤笔翁却惊叫道:“姓宋的,你真要杀郡主啊?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知不知道郡主听到你出事马上不远千里赶到江南,还假传大汗旨意对南宋朝廷施压……”

    “闭嘴!”他还没说完,赵敏赫然睁开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我们蒙古人只有战死的英雄,没有求饶的懦夫!”

    “郡主,我可不是蒙古人。”见宋青书似乎真的动了杀心,金刚门主也坐不住了,急忙说道,“宋公子,以我们家郡主和你之间的关系,迟早都是一家人,有什么梁子解不开的?不就是假冒贾宝玉么,我们又不会对其他人说,怎么会搞得这么严重?”

    他这般解释倒也并非忠心为主,主要还是出于自身考虑,因为一旦赵敏都被杀了,他们哪里还有活路?

    只可惜他们没有赵敏那般聪明,还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住口!”没想到自己的手下接二连三拆台,赵敏不禁又羞又怒,恨不得拿起针将这些浑人的嘴给牢牢缝上,拿眼神余光瞄了一眼宋青书等人的表情,一张俏脸比玫瑰还要红上几分。

    宋青书唇角微微上扬,收起了倚天剑,金刚门主几人刚舒了一口气,结果倚天剑又瞬间出现在了他们喉头上:“既然你们这么忠心为主,那么就先杀你们吧,让你们先到黄泉路上替你们主人探探路。”

    感受到剑尖上的杀气,金刚门主瞬间就觉得头发全直了——虽然他已经当了几十年秃子,脑袋上没有一根头发,但他就是产生了头发发直的感觉:“宋公子,宋大侠,我以前的确有得罪你的地方,你大人有大量,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郡主面上饶了我们吧。”

    他虽然是一代宗师,不过混迹西域,遵从的是强者为尊的行为准则,不像中原这些门派掌门那么爱惜羽翼,求饶起来也好不迟疑。

    赵敏羞恼道:“你要求饶便求,拉上我干什么!”不过她嘴上虽然这样说,还是张开手护在了他们面前,对宋青书说道:“他们是我的手下,你要杀他们就先杀了我!”

    宋青书用剑尖挑起她的下巴,冷声说道:“莫非你真的认为我不敢杀你?”

    赵敏咬了咬嘴唇,淡淡地说道:“你是大英雄大豪杰,这天下还有你不敢杀的人么。”

    宋青书沉默半晌,方才开口说道:“他们不清楚我为什么要杀你们,可你应该明白,我不可能放过你们。”

    “我知道。”赵敏面无表情。

    金刚门主和玄冥二老这才意识到宋青书真的动了杀心,而不是他们情侣间闹小矛盾,不由大骇。

    “宋大侠,有话好好说,只要你放过我们,从今以后我们可以替你做事,虽……虽然我们武功远不如你,但在江湖上还马马虎虎,总还有几分用的。”玄冥二老争先恐后地说道。

    见到俩人如此奴颜婢膝,对他们品性知之甚详的赵敏却毫不意外,全程板着脸一言不发。

    “可惜我信不过你们。”宋青书冷声说道。

    听他语气有所松动,玄冥二老不惊反喜:“不知道公子如何才相信我们兄弟二人。”

    宋青书拿出两颗红彤彤的丹药伸到他们面前:“以二位的见识,想必听过这三尸脑神丹的名头,吃了它们,我也许会饶你们一条性命。”

    玄冥二老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恐惧,他们混迹江湖多年,又岂会不知道三尸脑神丹是什么东西,这玩意除了施毒者本身能解之外,其他人根本无法解除,就连赵敏堂堂郡主之尊中了这个,倾尽整个汝阳王府的力量都还没找到解药。

    一旦吃下这三尸脑神丹,将来只能对宋青书言听计从,不然他不给解药,尸虫发作啃食脑浆,那可真是生不如死了。

    可惜如今他们已经没了别的选择,只能苦着脸将药丸吞了进去。

    “很好,”宋青书满意地点点头,“看着我的眼睛。”

    玄冥二老下意识抬起头,只觉得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让他们服下三尸脑神丹后宋青书犹自不放心,所以又给他们灵魂中印下了烙印,让他们潜意识中不敢背叛自己。

    “移魂大.法!”以金刚门主的修为和见识,自然听过九阴真经中这道法门,见宋青书轻易地移了两大高手的魂,不由又惊又怕。

    宋青书淡淡地说道:“门主有两条路可走,要么马上死,要么放开心神和他们一样。”金刚门主一身功力远非玄冥二老可比,而且如今有了防备,对他施展移魂大.法有着不小的风险,当然以宋青书如今的功力倒不会被反噬,不过很可能因为金刚门主反抗导致他的意识被彻底摧毁,宋青书可不想多个白痴手下。

    金刚门主脸色阴晴变化,宗室的自傲让他不甘心从此被人这般驱使,可是对花花世界的眷恋又让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良久过后他终于吐出一口浊气:“你来吧。”

    见他一脸悲愤仿佛一个少女即将忍受大汉的凌辱一般,宋青书不禁无语得很,强忍着恶心对他施展了移魂大.法。

    也许是见识了之前宋青书秒杀十八个顶尖高手的场景,金刚门主倒是很识时务,一点反抗之心都没有,整个过程进行的很顺利。

    宋青书将三尸脑神丹给他吃了后,才对他们说道:“你们先回蒙古,该怎么交差刚才我已经和你们说了,其他一切照旧,将来有需要的时候我自会通知你们。”

    “是,公子!”三人面面相觑,感觉浑身上下似乎也没什么变化,只是隐隐觉得脑海里多了点什么东西,讪讪地看了看赵敏一眼,然后灰溜溜地转身离去。

    “当着我的面挖墙角,有没有考虑过我这个做主人的心情。”赵敏全程冷眼旁观,直到现在方才开口说道。

    宋青书微微一笑:“你依然可以像平日里那样命令他们,不过他们最终还是会听我的话。”

    赵敏脸色一变:“我劝你还是杀了我的好,想像控制他们那样控制我,门都没有!”说完便毅然决然往他手中的倚天剑剑尖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