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06章 第二种方法

    解答了几女的疑惑,宋青书以一阳指点了东方暮雪身上数个大穴,得到他雄浑内力相助,东方暮雪终于幽幽转醒过来。

    “你应该自己清楚如今体内伤势的情况,必须尽快施救,不然就算神仙下凡也救不你了。”宋青书一边替她输内力一边说道。

    东方暮雪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伤势,很快就苦笑道:“如今我体内经脉崩坏得一塌糊涂,恐怕现在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了。”

    蓝凤凰哀鸣一声,扑通一下跪到了床前:“主人你千万不要灰心,还有宋公子在呢,他就是神仙。” 在她心中一直将东方暮雪敬为天人,对方既然这样说,恐怕多半没救了,如今唯一的希望就在宋青书身上了。

    “凤凰儿,人力终究有尽时,不可太过强求。”东方暮雪伸手摸了摸蓝凤凰头顶,眼神极为宠溺,不过重伤之下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害得她一阵咳嗽。

    一旁的宋青书表情古怪,心想这东方暮雪和蓝凤凰之间到底什么关系,怎么感觉到了恋爱的酸臭味?东方暮雪果然意识够超前的,蓝凤凰对她也够死心塌地。

    见蓝凤凰抱着东方暮雪哭哭啼啼,一旁的赵敏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青书哥哥是说她的伤势比较严重,可又没说不能救,你们怎么搞得像在交代后事似的。”

    赵敏素来聪慧,又旁观者清,早就从宋青书的反应中猜得七七八八。

    “宋公子,真的有救?”蓝凤凰眼泪汪汪地转向宋青书。

    宋青书没好气地瞪了坏自己好事的赵敏一眼,这才点点头,来到东方暮雪身前说道:“我现在有两种法子可以救你,就看你愿意接受哪一种了……”

    东方暮雪笑了笑:“我都快要死了,哪还这么挑三拣四的,随便哪种都行。”

    “你先听我说说这两种办法再决定不迟。”宋青书脸色有些古怪,“第一种方法么,就是我用一阳指打通你全身经脉,但这样又两个问题,一是你伤势太重,我会内力大耗,恐怕几年内都无法和人动手,二是你虽然能保住性命,一身武功却很难回到巅峰了;第二种方法么……”

    他还没说完,便被东方暮雪打断了:“不用说了,就选第二种方法吧。”

    宋青书一怔:“你不听听第二种方法是什么?”

    “我知道第二种方法是什么。”东方暮雪此时的表情有些奇怪,似嗔似羞,“别忘了当初是谁送你去吐蕃的。”

    见小伎俩被识破,宋青书也有点小尴尬,东方暮雪反倒开解他道:“如今正是你创业的关键时刻,若是几年内都不能动手实在是太致命了,而且我也不想伤好后成一个废人。你不必顾虑,我对这一天早有心理准备,之前是你功力还不够,如今你的修为比起我全盛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后面的话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赵敏听得云里雾里,“第二种方法到底是什么呀?”

    一旁的阿九脸色一红,显然是想起了当初宋青书救自己的场景,急忙说道:“青书你就好好替雪姑娘疗伤吧,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着就往帐篷外走去,路过夏青青身边的时候伸手去拉她:“青青,我们走吧。”

    谁知道夏青青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直勾勾盯着床上的东方暮雪。

    “青青,人命关天,现在可不是吃醋的时候,”阿九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劝慰道,还以为她的反常是因为吃醋的缘故,“更何况之前战场上雪姑娘还救过你呢。”

    夏青青咬了咬嘴唇,神情复杂,最终还是被阿九拉走了。

    周芷若虽然没有像阿九那样亲身体验过,但她和宋青书是夫妻,自然知道欢喜禅的疗伤功效,见阿九退走了,她也不好继续留在帐篷里了,只好起身告辞:“青书,雪姑娘就交给你了。”

    她虽然心中有些酸溜溜的,但分得清轻重,自然不会在这关口闹情绪。

    见她们一个一个离去,原本坐在凳子上看戏的赵敏一脸茫然:“你们在搞什么鬼,一个个神神秘秘的?”

    周芷若冷哼一声,一把拉着她就往外走。

    “哎哎哎,疼!周芷若你故意的吧,轻点~”

    听到帐篷外隐隐传来的声音,东方暮雪脸上挂着一丝古怪的笑意:“看来尊夫人醋意不浅啊。”

    宋青书苦笑道:“有点小情绪很正常,不过她也没说什么,你也别多想。”

    东方暮雪点点头:“她倒是有几分东宫娘娘的气度。”

    一旁的蓝凤凰心忧主人的伤势,不愿意留在这里打扰二人,急忙说道:“教主,公子,我先告退了。”当初宋青书就是从五毒教出发去吐蕃宁玛寺的,她自然也想到了第二种方法是什么。

    “凤凰儿,你留下来。”谁知道东方暮雪招了招手,示意她留在这里。

    “啊?”蓝凤凰顿时懵了,心想等会儿那种场景,自己留在这里实在有些尴尬,连宋青书也有些疑惑地望向东方暮雪。

    “留你下来一是给我们护法,二么……”东方暮雪瞅了宋青书一眼,苍白的脸颊微微带了一丝红晕,“别看这混蛋现在斯斯文文的,等会儿上了床可就禽兽得很,我重伤在身,可经不住他折腾,等会儿你来替我服侍他。”

    东方暮雪虽然没和宋青书亲热过,但她早已从曲非烟嘴里套出了很多事情,更何况她当初可是亲眼见过他在小佟后,靖南王妃身上纵横驰骋的场景,东方暮雪虽然素来自信,可自己现在虚弱的身体,哪里经受得住那样的宠爱?

    蓝凤凰没料到东方暮雪留她下来是为了这个,眼圈一下子就红了,急忙跪了下来:“教主,我们苗家女子虽然举止有些放浪形骸,可骨子里用情却最为专一,我已经是教主的人了,又岂能再去服侍其他人?”

    她之前目睹宋青书仙人般的表演,虽然想着被他白睡也愿意,但那也只是随便想想而已,真的事到临头顿时慌了。

    东方暮雪脸色一沉:“你是我的女人,而我现在又是他的女人,你自然也就是他的女人。本座都能看上的男人,难道还委屈你了不成?”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蓝凤凰偷偷看了宋青书一眼,奶白的肌肤上浮现了一丝桃花般的嫣红,“宋公子是神仙般的人物,是我蒲柳之姿配不上他才对。”

    “那不就成了,”东方暮雪这才脸色有些舒缓,“等会儿他替我治好伤过后,你就替我好好服侍他。”

    “可是……可是……”一向胆大妖媚的蓝凤凰此刻居然犹如闺阁少女一般羞涩,吞吞吐吐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见到她都快急哭了的场景,东方暮雪声音变软:“凤凰儿,我终究是个女人,我也是要嫁人的,给不了你一生的幸福。”

    “只要能一辈子呆在主人身边,我什么都愿意!”蓝凤凰急忙说道。

    “那好,”东方暮雪往宋青书身上一指,“从今天开始,他也是你的主人,你以前怎么服侍我的,以后就怎么服侍他。”

    “既然主人让凤凰儿这样做,凤凰儿自当从命。”蓝凤凰美眸中噙着泪花,有些哽咽地说道。

    一旁的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终于忍不住说道:“喂喂喂,你们两人在这里说一半天,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

    东方暮雪轻笑一声:“这种便宜你的好事,你难道还有意见么?”

    宋青书正色说道:“我又不是禽兽?”

    “那以前是谁有意无意盯着凤凰儿的胸脯和屁股偷看啊?”东方暮雪若无其事一句话,将另外两个人闹了个大红脸。

    宋青书郁闷道:“我那是对美好事物的欣赏,没你想得那么龌龊。”

    东方暮雪还想说什么,却忽然一阵猛烈的咳嗽:“你们要是再耽误时间,我恐怕真要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蓝凤凰吓了一大跳,急得声音中都带了哭腔:“是我不好,我愿意听主人安排。”

    宋青书这个时候也没功夫理会蓝凤凰了,急忙伸手点了东方暮雪几个奇门穴道:“雪儿,我要开始了。”

    听到他的称呼,东方暮雪一脸古怪:“当年本座让整个江湖中人闻风丧胆,想不到如今居然有了这般娇弱的一个称呼。”

    “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换个。”宋青书问道。

    “算了,就这个吧,感觉还挺新鲜的。”东方暮雪惊艳的脸颊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宋青书点点头,将她扶起来坐在自己对面,嘱咐道:“等会儿放开你的身心,切记不可运功抵抗,让我的真气主宰你的身体。”

    “啰嗦!”东方暮雪嗔怒地白了他一眼,“人家早就做好准备了,你到底来不来啊?”

    宋青书苦笑一声,果然不愧是当年威震江湖的霸主,这档口居然都这么彪悍。

    冷哼一声,宋青书可不甘落入下风,伸手在她身上自上而下轻轻拂过,她的衣服仿佛被一把无形的剪刀剪开,顺着肌肤滑褪到了腰间,仿佛剥了壳的鸡蛋一般,露出里面晶莹如玉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