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10章 苦肉计

    “那是当时我担心因为报仇的事情将宋大哥卷入危险,现在我自己报仇,不需要他帮忙,自然不算违背誓言。”夏青青重新捡起了金蛇剑指向了东方暮雪,“东方不败,受死吧!”

    东方暮雪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不要宋青书帮忙,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夏青青呼吸急促,咬着牙说道:“大不了一死。”

    “夏姑娘,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蓝凤凰这时候也整理好衣裳,走过来说道。

    “有屁就放。”夏青青对五毒教的女人素来没什么好感,更何况她还是东方不败的下属,刚才还不知廉耻地摆出那样的姿势勾引宋青书,她能客气才怪了。

    蓝凤凰也不介意,声音依然娇媚如常仿佛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你以前虽然是袁夫人,可如今已是宋公子的女人,主人同样是宋公子的女人,你们同为姐妹,却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弄得要打要杀,让宋公子的面子往哪里搁?”

    夏青青闻言一怔,是啊,自己已经是宋青书的人了,这些年来却一直念叨着前夫,亏得他大度,要是换作其他男人,恐怕早已爆发了,尽管如此,他恐怕也心有芥蒂了吧。

    “宋大哥,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夏青青急忙解释,可是一开口却发现不知道如何解释。

    宋青书拍了拍她的香肩安慰道:“尽管从一个普通男人的角度,是有点不爽,不过我更多的是佩服,佩服你的至情至性,佩服你对爱情的义无反顾。只要换个角度想,若是将来我死了,你也会这般替我报仇,我那点不满早就烟消云散了……”

    夏青青急忙伸手按住了他的嘴唇:“宋大哥,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旁边的东方暮雪嗤笑道:“正所谓强者强运,以你家宋大哥如今的修为,这天下间没人伤得了他,可不像那个倒霉鬼袁承志。”

    “你说什么!”夏青青顿时柳眉欲竖,怒视着她。

    “这江湖本来就是弱肉强食,死在袁承志手下的人还少么?他能杀别人,别人就不能杀他?死在泰山之上,也只能怪他技不如人。”东方暮雪冷冷说道。

    宋青书顿时一阵头大,明明刚才气氛有所好转,她忽然说这些,不是故意刺激夏青青,火上加油么。

    “我杀了你!”夏青青再也按捺不住,挥开宋青书的手,一剑往东方暮雪身上刺去。

    东方暮雪身影一闪便躲了过去,反而出现在夏青青后面往她后脑攻去。

    夏青青双脚一错,以一个玄之又玄的角度避了开去。

    东方暮雪一击落空,不由轻咦一声:“功力不错嘛,看来宋小子没有少在你身上耕耘灌溉嘛。”说完似笑非笑地扫了宋青书一眼,她自然清楚宋青书的欢喜禅法不仅可以提升自己的功力,对女人也大有裨益。

    宋青书在一旁头疼不已,这俩女人打得鸡飞狗跳,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化解这段仇怨。

    “闭嘴!”夏青青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金蛇剑挥舞得更急了。

    东方暮雪闲庭信步地躲避她的攻击,一边伺机寻找破绽:“神行百变虽然神奇,可连风清扬、袁承志使出来都避不开我,难道你个丫头就行么?”

    听到她的话,夏青青心中一凛,动作稍微凝滞了一分,可是这点破绽已经足够东方暮雪抓住,身影一闪便欺入了她三尺之内,一掌往她胸口拍了过去。

    手掌还没到,掌风已经压得夏青青喘不过气来,她知道自己闭不过了,眷恋地回过头想再看宋青书一眼。

    谁知道宋青书已经不再原地,夏青青顿时心中充满了遗憾,难道临死之前连他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么。

    她认命地闭上了双眼,可是等了良久,东方暮雪的掌力都没有落到身上,她不禁疑惑地睁开眼睛,只见宋青书挡在她身前,而东方暮雪的手掌正按在他胸膛之上。

    宋青书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苦笑道:“亲,你玩真的啊。”东方暮雪这一掌蕴含着恐怖的力量,多亏他功力深厚,若是打在夏青青身上,恐怕她会当场香消玉殒。

    看到宋青书受伤,夏青青又惊又怒,想也不想一剑往东方暮雪身上刺去。

    也不知道东方暮雪是震惊于伤了宋青书还是怎么的,整个人仿佛傻了一样站在那里,对这近在咫尺的一剑居然不闪不避。

    眼看剑尖要刺入东方暮雪胸膛之际,宋青书仓促出手,一把抓住了金蛇剑的剑身,终于险之又险将其停了下来。

    宋青书武功再高毕竟是血肉之躯,而金蛇剑又是江湖上出名的神兵利器,很快鲜血便从他手掌顺着剑身留了下来。

    “宋大哥!”夏青青惊呼一声,急忙扔掉金蛇剑上前查看他的伤口,见他手掌鲜血淋漓,声音中都带了哭腔:“我不是有意伤你的,对不起。”

    “没关系,皮外伤而已。”宋青书心念一动,真气便封住了伤口附近的几处穴道,血很快就止住了,同时心中暗想莫非是白天战场上装逼耗尽了人品,晚上入洞房,她们没流血,结果自己反而流血了。

    “我去给你找纱布来包扎。”夏青青急忙跑到一边的柜子翻箱倒柜地找了起来。

    宋青书这才悄悄地问东方暮雪:“你疯了么,刚才要不是我拦着,夏青青已经被你一掌打死了。”

    谁知道东方暮雪毫无理亏的觉悟:“不来这么一出苦肉计,又怎么能化解这段仇恨?”原来她料到宋青书肯定会来救,所以故意用上了七八成的功力,将他打伤才能转移夏青青的注意力。

    宋青书若有所思,大致也明白了她的用意:“可是你后来为什么不躲?”

    “试试我在你心中的分量啊,”东方暮雪嫣然一笑,“不然只看到你为了她奋不顾身,本座会念头不通达。”

    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那我刚才要是稍微慢了一点,你就眼睁睁看着金蛇剑插入你胸口么?”

    注意到夏青青往这边跑了回来,东方暮雪对他眨了眨眼睛:“不告诉你,自己去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