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12章 威逼利诱

    “你!”夏青青怒视着她,可东方暮雪一脸好整以暇,摆明了不打算再开口。

    “你如果骗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无奈之下夏青青只能妥协,不过反正是救宋青书,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看着夏青青当着东方暮雪的面将衣衫一件一件脱了下来,宋青书眼睛都直了,急忙传音入密给对方:“这也可以?”

    东方暮雪同样传音入密回答道:“人家为了你后宫和睦,可是挖空了心思,到了这关头你别告诉我你已经来不起了。”她不得不担忧,毕竟宋青书已经大战了两场,特别是蓝凤凰更是风骚入骨,一般男人如今腿不发软已经不错了,更别提重整旗鼓了。

    “开什么玩笑,”宋青书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你当年的东方不败算什么,你男人可是洞房不败,下次找个时间有本事别让蓝凤凰帮忙,看不把你弄得跪地求饶!”

    东方暮雪听得心头一荡,忍不住暗啐了一口。

    这会儿功夫夏青青已经蜷缩到了他怀里,将脸轻轻贴在他胸膛上,一脸羞涩地问道:“宋大哥,我要怎么帮你?”

    宋青书又不是什么食古不化的老学究,顺势就翻过身来将她压了下去:“这样就能帮我了。”

    ……

    “你身上有其他女人的香味。”夏青青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呃……”宋青书顿时有些尴尬了,“要不我去梳洗一下?”

    “算了……”夏青青幽幽叹了一口气,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让他重新压了下来。

    ……

    看着眼前被翻红浪,东方暮雪唇角微微上扬,也悄悄走了过去。

    夏青青正在忘我之际,忽然感受到一个滑腻异常的娇躯贴到了之际背后,不由浑身一颤:“你……你想干什么?”

    “助你一臂之力呀。”东方暮雪轻轻咬上了她的耳垂,声音中带着无比诱惑。

    “你走开呀,我不要你帮忙,”夏青青此时羞赧到了极致,伸手想去推开她,却门户大开,被对方袭击了一把,“啊,不要碰那里!”

    好不容易将她推开,夏青青面红耳赤地开始穿衣服,一边穿一边咬牙怒道:“你要发.浪就自己发,别扯上我。”

    东方暮雪却仿佛胸有成竹一般侧卧在床上,笑盈盈地看着她:“你如果不来,这辈子也别想知道袁承志的下落。”

    “你!”夏青青又气又急,心想这世上怎么有这么无耻的人,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她一口,可惜她清楚以两人的武功,自己过去只是送羊入虎口而已。

    趁她愣神这会儿功夫,东方暮雪一把将她拉了回去:“过来吧。”

    “哎呀~”夏青青哪里抵抗得了她的力气,整个人跌落过去,宋青书急忙将她抱住以防受伤,同时皱眉看着东方暮雪:“不要玩得太过火了。”

    “心疼了?”东方暮雪凑到她耳边,用一种极为魅惑的声音说道,“你不是一直很好奇我是怎么和女人……的么,今天可以便宜一下你。”

    “还是下次找蓝凤凰来吧。”宋青书担心夏青青难堪,有些犹豫地说道。

    “呆子,你以为是我想和她亲热么,还不是为了化解我们之间的仇恨。”东方暮雪没好气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宋青书愣神这会儿功夫,东方暮雪已经从背后抱住了夏青青。

    望着被窝里犹如两条美女蛇一般痴缠的绝色佳人,宋青书只觉得一颗心砰砰直跳,全身血液都快沸腾了,哪还管得了那么多,直接从前面抱住了夏青青,重重地吻了上去。

    ……

    夏青青哪里经过这样的阵仗,一个温柔细腻,另一个阳刚强硬,没过多久就溃不成军,只能发出如泣如诉的声音。

    ……

    也不知过了多久,夏青青好不容易才直起身子,一脸醉人的潮红之色,凌乱的长发散落在胸前,遮住了她曼妙动人的娇躯:“现在你能说了吧!”

    东方暮雪此时慵懒地躺在宋青书怀中,正贴着他的耳朵埋怨道:“非烟果然说得没错,你就是个禽兽,刚才你差点把我腰都给撞断了,也不想想人家伤刚刚好。”

    “谁让你欺负青青的,我要替她讨回公道。”宋青书唇角尽是尽兴而归的笑意。

    “等我能打过你了,就换我在上面!”东方暮雪怒道。

    “恐怕你这辈子都没机会了。”宋青书笑眯眯地看着她。

    东方暮雪难得没有反驳,正在生闷气之时,听到夏青青的话,没好气地答道:“说什么?”

    “你怎么这么言而无信?我……我都……”夏青青差点没激动得哭出来。

    宋青书急忙起身安慰她,同时对东方暮雪说道:“好了,别再卖关子了,我也很想知道。”

    “你干嘛帮她不帮我?”东方暮雪不满道。

    “谁让你武功那么高,我要是再帮你,青青还不得被你欺负死啊。”宋青书苦笑道。

    东方暮雪:“…….”

    不过最终东方暮雪还是将事情的始末娓娓道来,原来她很早就意识到自己是东方不败的事情不可能骗夏青青一辈子,正所谓未雨绸缪,她很早就在思考这件事怎么处理。

    有一天得到手下情报,说辽国境内有一个不管长相还是武功都很像袁承志的人出现,一开始她也不以为意,毕竟她对自己的功力有信心,没人脑袋受了她致命一击还能活下来,不过这次南下路过金蛇营的途中,她心血来潮去瞅了瞅袁承志的墓,发现那墓居然是空的。

    “这不可能,当初是我亲手安葬袁大哥的!”夏青青惊呼一声。

    东方暮雪白了她一眼:“这种很容易被验证的事情,我骗你干嘛?自己回去查探一下不就知道了?”

    “会不会是他的仇家盗走了他的尸体?”宋青书皱眉道,其实从他的角度来说,袁承志复活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毕竟他“继承”了对方的名号、地盘甚至是妻子。

    当然,宋青书心理也不至于那么阴暗,若是袁承志真的还活着,他也丝毫不惧竞争,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双方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了。

    “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死而复生太过超出常识,东方暮雪也没朝那方面去想,所以直到之前战场上,她都还存了借刀杀人除掉夏青青的想法,不过刚才夏青青和她拼命,宋青书左右为难之时,她脑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要是袁承志还活着就好了。”

    这个念头一冒出,就一发不可收拾,之前很多不在意的细节纷纷连成了一条线。世上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心中存着不可能的念头,就有无数理由否定掉那件事;可一旦心中认为那件事是可能的,那么不管有再多困难,都会一一克服实现。

    东方暮雪就是这样,一旦以袁承志还活着为前提,她发现很多事情都可以解释了。

    “弄了一半天,这只是你的猜测?”夏青青听了一半天终于忍不住了,她被东方暮雪牵着鼻子干这样干那样,就是为了知道袁承志的下落,这样的答案显然不能让她满意。

    “当然不只是这样,”东方暮雪不慌不忙地解释道,她刚才之所以让夏青青干这样干那样,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她需要时间理清思路,如今她已经将整件事推理得差不多了,“其实世人不信袁承志还活着,是因为相信以我的功力,全力一击击中头顶要穴,没人能活下来。”

    宋青书点了点头:“别说袁承志了,就是以我现在的功力,不运功护体被你击中那个部位,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不错,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东方暮雪继续说道,“可是我转念一想,若是袁承志还活着,那必然有什么东西助他躲过一劫,他被击中的是额头,自然不可能有护甲什么的,想来想去,只有可能是他修炼的内功缘故。”

    “混元功哪有那么神奇?”身为袁承志的妻子,夏青青自然对这门内功也知道不少。此时她的心情极为矛盾,一方面希望袁承志活着,另一方面常识又否定了这种可能。

    “混元功自然没这么神奇,九转混元功呢?”东方暮雪笑道。

    “九转混元功?”宋青书眉头一皱,连他都没听过这门武功的名头,更别说夏青青了。

    东方暮雪并没有急着解释这门功法,反而说道:“华山派是一个非常神奇的门派,如今这一代虽然有些没落,但历代都是高手辈出的,主要就是华山有非常丰富的武藏秘籍。除了世人所知的华山九功之外,华山派其实还有很多隐藏神功,比如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又比如我们日月神教的《葵花宝典》,当年就是从华山派抢来的。”

    “葵花宝典是从华山派得来的?”夏青青惊呼一声,毕竟葵花宝典在江湖中威名赫赫,她万万没想到还有这层渊源。

    “不错!”宋青书点头道,读过《笑傲江湖》,他自然知道这段武林秘辛。

    “其实除了《葵花宝典》之外,当初日月神教还得到消息,《九转混元功》也藏在华山派之中,只可惜那次华山上埋伏了五岳剑派的精英高手,日月神教也是损失惨重,只抢到了《葵花宝典》,没发现《九转混元功》的存在。”述说起这段惨烈往事,东方暮雪也是唏嘘不已,顿了顿她继续说道,“如果袁承志真的死而复生,那么只有一个理由:《混元功》其实就是传说中的《九转混元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