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17章 小师姑与小姨子

    星夜兼程,宋青书终于在第三日清晨到达了山阴,稍微找路人打听了一下,陆家是山阴的名门望族,很容易便找到了地方。

    让小厮帮忙通传,宋青书就站在门口等候。原本他最担心的就是来了这里结果陆冠英不在,那就有些麻烦了,幸好从小厮的反应来看,陆冠英已经回到了府中。

    宋青书站在门口打量附近地形,不得不感慨陆家果然是山阴最兴旺的家族,不管是选址还是陆府大小,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身后传来了吱呀一声的开门响,宋青书只当是陆冠英出来了,下意识转过身去:“没想到你出来……得这么快。”

    看清了眼前这人,宋青书也怔住了,只见一白衣少女俏生生地站在面前,肤色微微有些淡黄,但一张瓜子脸,容貌甚是秀丽娇媚。

    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她脸上,只见她双颊晕红,两片薄薄红唇略见上翘,连见惯美色的宋青书也暗暗赞叹一声:好一个明眸皓齿的美少女。

    不过他很快注意到对方的腿上,从她走路的姿势似乎有些跛腿,不由暗叫可惜。

    那少女兴冲冲的出门,也没料到门口站着一个男人,猝不及防之下也被吓了一跳,待发现对方上下审视自己,那极富侵略性的目光让她感觉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心中顿生不悦,待看到对方视线落在自己跛腿之上,她不禁勃然大怒。

    她这跛腿是小时候逞强去树上摘花摔断了腿,接着又碰到仇家找上门,以至于伤腿没好利索留下了病根,心中一直以来极为忌讳此事,更讨厌人们眼中露出可惜怜悯的意思,因为这件事她不知道与山阴城中多少人起过冲突了。

    “哪儿来的泼皮无赖,在这儿看你姑奶奶呢?”少女双手叉腰,泼辣地骂道。

    宋青书眉头暗皱,心想这小丫头脾气怎么这么大。如今的他自然不屑于与对方一般见识,淡淡笑了笑转过脸去,继续等待陆冠英出来。

    “你是聋子还是哑巴?”那少女见他不答话,心中更是恼怒。

    “小丫头年纪轻轻,嘴上还是积点德,要不然惹上了惹不起的人物,吃亏的是你自己。”宋青书回过身来淡淡说道。

    对方眼中那种居高临下的意味让少女更是怒火中烧:“你算老几,姑奶奶用得着你来教训么?来福,我们陆家门口怎么允许一些阿猫阿狗当着路,还不给我轰开?”

    很快门口几个护院就被惊动,跑了出来将宋青书围在中间。

    “七小姐,这人是来找三少爷的。”那个叫来福的打量了宋青书一眼,悄悄对少女说道。

    “找三哥的?”白衣少女秀眉一蹙,继而手一挥,“肯定是什么江湖草莽又来找三哥打秋风,给我轰走。”

    几个护院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眼前这人器宇轩昂,实在不像之前那些落魄的江湖闲汉,万一真是三少爷的朋友,那把他打了到时候可怎么办?一边是三少爷,一边是七小姐,两边谁都得罪不起,当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宋青书冷冷地说道:“刚才我之所以那样看你,是因为我能治好你的腿,不过如今么,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替你治。”

    听他再次提起自己跛腿,白衣少女更是大怒:“不知道多少名医都束手无策,你年纪轻轻真是大言不惭。来福,傻愣着干什么,替本小姐狠狠地揍他一顿。”

    “是,七小姐!”就算三少爷怪罪,也是将来的事情,一群护院终究还是慑于眼前的淫威,纷纷卷起袖子提起哨棒就要围上来。

    宋青书云淡风轻地站在那里,眼睛似睁似闭,仿佛没看到正要围上来的人一般。

    “住手!”正在这个时候,府中传来一声厉喝,众人回头一看,只见陆冠英一路小跑出来。

    正主来了,那群护院自然识趣地退开,剩下的事情他们少爷小姐自己去争。

    “公子,你没事吧。”陆冠英看也不看其他人一眼,直接跑到宋青书身边焦急地问道。

    一旁的白衣少女面露异色,自己这个三哥虽然在府上不怎么受老祖宗待见,可是他素来心高气傲,当年又纵横太湖之上,没见过他什么时候露出这样……这样谦卑的神情。

    宋青书淡然一笑:“你觉得他们伤得了我么?”

    陆冠英看了看场中局势,虽然没有亲见,但大致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毕竟这些年他没少为这个七妹头疼:“无双,快过来给宋公子赔礼道歉!”

    “无双?”宋青书眼神一动,原来是她,刚才虽然隐隐有所猜测,但一直不敢确定,毕竟《神雕》里面陆无双所在的陆家和陆冠英这一支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没想到这个世界里他们同属山阴陆氏。

    听到陆冠英的话,陆无双一脸不可置信:“三哥你都不问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就让我给他道歉?”

    陆冠英沉着脸说道:“不用问,肯定是你不对。”

    “你!”陆无双觉得委屈急了,“三哥你怎么帮着外人来欺负我。”她其实一直与陆冠英关系亲厚,当初她流落江湖,被李莫愁追杀,也是陆冠英带人将她救了回来,这些年对方也一直非常照顾她,可是她没料到今天自己的三哥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快道歉!”陆冠英声音愈发严厉。

    陆无双只觉得眼泪滴溜溜在眼眶中直打转,无奈之下只好走到宋青书面前,咬着嘴唇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宋青书浑若未觉一般,故意将耳朵凑了过去:“你大声点,我听不见。”

    看到他那将耳朵凑过来的无赖样,陆无双差点没气晕过去,跺了跺脚声音中都带了哭腔:“三哥欺负我,我去找表姐来教训你!”

    说完再也不理陆冠英在后面喊,一路小跑,一边哭着一边消失在远方。

    “公子第一次上门,就碰到这样的事,让公子见笑了。”陆冠英擦了擦额头冷汗,赧然无比。

    “无妨。”宋青书往里走去之时仿佛不经意间问道,“令妹口中的表姐是否姓程?”

    陆冠英面露异色:“不错,姓程,单名一个英字,她是东邪黄药师的关门弟子,这次正好回来探亲,无双一大早出去就是去接她的。”

    宋青书仿佛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黄药师的关门弟子?那说起来你还得喊她师姑?”陆冠英的父亲陆乘风也是黄药师的弟子,算起来陆冠英自然就比程英矮了一辈。

    陆冠英苦笑不已:“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她年纪明明比我小得多,却是我的长辈。幸好她人挺好,平日里并不会以辈分来压我,私下约定除非有师门中人在场,不然我们不必那么拘礼。对了,说起来她不仅是我师姑,还是我小姨子呢。”

    宋青书面色古怪,良久过后方才吐出了四个字:“贵圈真乱。”

    陆冠英听得一头雾水,只当他在询问原因,便解释道:“她是瑶迦的堂妹,私底下还得喊我一声姐夫。”

    宋青书这才反应过来,两女都姓程,原来还有这层渊源。

    两人很快来到了陆冠英所在的别院,一个身段婀娜柔美的花信少妇俏生生地倚在门边,不是程瑶迦又是谁。

    她仿佛在等着什么人一样,直到宋青书出现在了视线中,她方才露出了一丝甜甜的笑容。

    一路小跑过来,俏脸红扑扑地非常甜美,满眼尽是兴奋之情,娇滴滴地喊了一声:“公子~”

    宋青书觉得浑身都酥了一半,心想程瑶迦这娇羞无限的神态真是勾人,有心想去搂一搂她柔软的腰肢,不过这毕竟是在陆府,若是被府上的下人看了去终归不好。

    陆冠英显然也和他想到一块去了,忍不住咳嗽一声:“我们到屋里去聊吧。”

    想到妻子刚才含情脉脉地望着其他男人的眼神,陆冠英心中难免有些酸溜溜的,不过想到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急忙摇了摇头驱散了这些负面情绪。

    “扬州的时候知道公子出事了,我心都要碎了,幸好公子吉人有天相。”进屋过后,程瑶迦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一副泫然欲涕的模样。

    宋青书心中一暖:“还没多谢陆兄上次扬州相助之恩。”

    陆冠英急忙说道:“公子客气了,我们囿于身份,只能做到那个程度,还望公子不要见怪。”

    宋青书笑道:“我要谢你还来不及呢,又岂会见怪呢。”

    “公子对我们夫妻如此大恩,我们做的那点又算什么。”陆冠英苦笑道,“对了,公子在这种时候来山阴,不知所为何事?”

    宋青书这才将他的来意大致说了一番,陆冠英眼前一亮:“原来如此,公子大可放心,韩大人一心想着北伐金国,恢复河山,若说满朝文武最不希望与金蛇营开战的,非韩大人莫属了,不过这件事需要族长出面……瑶迦,你在这里陪公子聊会儿天,我去请示一下族长。”说完就一脸兴奋匆匆离去。

    房中只剩下两人,程瑶迦忽然发现一颗芳心跳得快了几分,她虽然没有看,却依然知道宋青书正在打量她,对方目光犹如实质一般,轻轻拂过便惹得她肌肤一阵颤栗,不知道为何,被他这样盯着看上几眼,她身子都有几分融了。

    正在这时,门口忽然响起了敲门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