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18章 天下何人不识君?

    程瑶迦心中一惊,下意识整理了一下衣裳,清了清嗓子柔声喊道:“进来。”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原来是丫鬟端了茶上来。

    有外人在场,程瑶迦急忙坐直了身子,又恢复了平日里那个端庄温婉的少奶奶形象。

    待丫鬟走后,宋青书不禁哑然失笑:“我刚刚都没碰你,夫人整理衣裳干嘛?”

    程瑶迦满脸羞红,顿时娇嗔不已:“公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坏,一见面就戏弄人家。”

    宋青书就喜欢看她这含羞轻嗔的模样:“在下到贵府做客,夫人都不上茶招待一下么?”

    程瑶迦一双杏眼睁得老大,茫然不解地看着他手边的茶杯:“不是给你上了茶了么?”

    宋青书直接将旁边的茶杯倒掉:“茶是好茶,可惜被丫鬟手上的俗气破坏了意境。”

    “那你只有渴着了。”知道他存心找茬,程瑶迦娇哼一声,嘴角尽是笑意。

    “不知在下有没有这个福分能享受到夫人亲手泡一杯茶呢?”宋青书笑着望向她。

    程瑶迦脸色一红,小声说道:“你不是怕俗气破坏了意境么?”

    宋青书笑道:“丫鬟手上全是俗气不假,但夫人手上却尽是灵气。”

    程瑶迦噗嗤一笑,急忙掩住嘴巴:“公子这张嘴,还真是会讨女孩子欢心。”

    “若是讨得夫人欢心,还望不吝赐一杯清茶。”宋青书不依不挠地说道。

    程瑶迦妙目流转,翻了一个很好看的白眼,终究还是红着脸站起来走了过去:“公子若是不怕我这手上的俗气,那就尽管喝吧。”

    到门口唤丫鬟重新拿了茶具和茶叶过来,净手过后先是烫杯温壶,接着快速用沸水洗茶,凤凰三点头……

    整个过程不疾不徐,举手投足之间极为优雅。

    看着眼前少妇裙袂飘飘,皓腕仿佛与白色的茶杯融为一体,不知道是瓷杯更白还是她的手腕更白。

    程瑶迦正在专心致志地泡着茶,忽然感觉到身后一个魁梧阳刚的身体贴了上来,双手环抱在她小腹之上。

    她不禁浑身一颤,对方手上的热气经过薄薄的衣裙传到她小腹之上,那股热意很快流遍全身,在她身体里绽放开来,她只觉得骨头仿佛都快融化了一般。

    “别……外面有人。”程瑶迦声音发颤得厉害,陆家是山阴有名的豪门望族,府上丫鬟仆人成千山万,每位夫人小姐都配拨了大量下人服侍,如今这门外都还站着不少丫鬟随时听候吩咐呢。

    “夫人的身子还是这般软乎乎的。”宋青书凑到她白净修长的脖子上,用鼻子尖轻轻磨蹭着,闻着她身上兰花般的幽香,只觉得通体舒泰惬意无比。

    被他气息一喷,程瑶迦哪里还拿捏得住茶具,咬了咬嘴唇,声音中都带了一丝哭腔:“公子别闹了,万一真的被人看见了,我和冠英哪还有脸见人啊。”

    这高门大院里向来是非多,只要有一人瞧到点什么,不出半日便会弄得全府皆知,想到那种后果她便不寒而栗。

    “夫人尽管泡茶,什么时候泡好,我就什么时候放开。”感受到她腰.臀间那优美的弧线,宋青书忽然舍不得放开了。

    程瑶迦无奈之下只好继续泡茶,只可惜身后有个男人作祟,她平日里优雅娴熟的茶艺哪里发挥得出来,胡乱弄了一番终于倒好了一杯茶,不过她手腕抖得厉害,一壶好茶恐怕有半数都洒落到托盘里浪费了。

    “公子请喝茶!”程瑶迦转过身来,将茶杯捧到了宋青书眼前。

    望着眼前温婉少妇一张俏脸红得快滴出血来,宋青书哑然失笑:“我们俩又不是没亲热过,你怎么还是这么害羞?”

    程瑶迦别过脸去不理他,只是将茶杯再次递了过去:“公子喝茶。”

    “夫人泡的好茶我怎能一人独享,”宋青书轻轻一吸,杯子里的茶化作一缕水线吸入了口中,接着伸手勾住了程瑶迦的下巴,重重地朝她水润的双唇吻了上去。

    咕噜,咕噜~

    猝不及防之下程瑶迦将那杯茶水吞咽下了大半,这才反应过来一把将身上的男人推开。

    抹了抹嘴唇上的水渍,程瑶迦又羞又气:“你这人怎么这样……”不过让她奇怪的是,她此时心中只是害怕被人看见,并没有生气或者恶心之类的感觉。

    宋青书伸手按住了她的嘴唇打断她继续说下去:“嘘,陆少庄主回来了。”

    程瑶迦娇躯一颤,急道:“那你快放开我呀。”

    “今晚我来你房间。”宋青书凑到她耳边留下一句,声音极具挑逗之意,然后便松开手坐重新坐回了椅子里。

    尽管自己与程瑶迦之间的关系是陆冠英亲口认可的,不过程瑶迦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若是当着他的面搂搂抱抱的,对方脸上也不好看。

    听清他的话,程瑶迦也是心中一荡,抿了抿水润的嘴唇,小声哼了一句:“有本事去和冠英说。”说完便急忙转身,不敢再看他一眼。

    这会儿功夫,陆冠英已经风风火火迈进了屋里,注意到他脸色不好看,宋青书笑道:“陆兄这是怎么了?”

    陆冠英脸色铁青,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简直是欺人太甚!”

    程瑶迦被吓了一跳,只当是丈夫看到自己和宋青书抱在一起的画面,不由尴尬无比:“冠英,我……”

    宋青书就要镇定得多,因为他清楚陆冠英绝不是因为他们两人生气,果然对方接下来的话印证了他的想法。

    “族长不在家,我决定先请示一下老夫人,谁知道她正忙着迎接客人,根本没有见我的意思,将我晾在外边等着,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我看她是故意的,就自己回来了。”陆冠英说起话来手都在发抖,显然是怒到了极处。

    宋青书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功课,山阴陆氏现任族长是陆游的父亲——陆宰,曾任京西路转运副使,现已致仕。

    京西路转运副使官职虽然不高,但陆宰乃名门之后,素来交游广阔,加上学识渊博,因此很有威望。

    陆冠英口中的老夫人是指陆宰的妻子唐氏,她的家世同样显赫,乃熙宁初年参知政事唐介的孙女。

    程瑶迦奇道:“老夫人迎接的客人是谁?”

    陆冠英阴沉着脸:“还不就是你那位好堂妹。”

    “程英?”程瑶迦惊呼一声。

    一旁的宋青书似笑非笑:“看来少庄主在这陆府里面,地位不怎么高哇。”

    陆冠英脸色更是难看,这个时候忽然有丫鬟前来禀告:“三少爷,老夫人让你带着你的朋友去见她。”

    “什么?”陆冠英一听就炸了,“宋公子何等身份,让老夫人来拜见他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