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19章 一双会说话的眸子

    听到陆冠英的话,那丫鬟愣住了,打量了旁边的宋青书一眼,不由腹诽不已:这个什么宋公子虽然长得不错,可是年纪轻轻的能有什么本事,居然要老夫人来拜见他?我们老夫人可是皇上亲自敕封的诰命夫人,三少爷是脑子气坏掉了么?

    当然这些话她不敢说出来,不过不以为然的表情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陆冠英见状更是大怒,正要呵斥那丫鬟,宋青书已经拦住了他:“陆兄不必生气,既然是陆兄的长辈,我去拜访一下也是应该的,小姑娘带路吧。”

    那小丫鬟被他灿烂的笑容炫得脑袋有些发晕,对他顿生好感,心想三少爷还没这客人懂事,甜甜笑道:“公子这边请。”

    陆冠英一脸尴尬:“委屈公子了。”毕竟宋青书身为一方霸主,连韩侂胄这些的人都对他客客气气,而陆家家主在韩侂胄面前都不一定有坐的位置。

    “无妨。”宋青书淡淡一笑,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不过陆兄最近似乎在陆府状况有些不太好啊。”从进府后种种迹象表面,陆冠英如今在家族中混得并不如意。

    “这都怪我。”程瑶迦幽幽叹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宋青书好奇地问道。

    程瑶迦支开了丫鬟,这才答道:“这位老夫人非常注重香火传递,整个陆府上下,凡是给陆家添丁的她都喜欢;对肚子里一直没有动静的女眷就非常严厉,甚至连她的儿媳妇因为成亲多年没有生育,都被她下令儿子给休了。”

    “这老太婆的确有些不近人情,”陆冠英愤愤不平的说道,“小婶和小叔那么亲爱,感情那么好硬生生被她给拆散了,更何况小婶不仅是她儿媳妇,还是她的亲外甥女,同样出自唐家!真是绝情。”

    宋青书心中一动,问道:“你口中的小叔是陆游么?”

    “嗯。”陆冠英点头道,“小叔一身才华不虚历史上任何一人,同时还文武双全,谁知道连自己的婚姻都没法做主,真是……唉~”

    陆游虽然辈分上是他叔叔,但两人年纪相仿,性情相投,关系一直很好。

    得到确认,宋青书也是感慨万千,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悲剧流传千年,没想到自己穿越来这个世界,居然还能成为见证者。

    “当初就因为我肚子里一直没反应,所以老夫人勒令冠英休妻另娶,冠英誓死不从,还顶撞了老夫人,就因为这样老夫人一直很不喜欢冠英,所以说一切都是我的错。”程瑶迦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这怎么能怪你呢……”陆冠英急忙安慰妻子,同时对宋青书苦笑道,“公子现在明白为什么我之前要求你帮忙了吧。”

    宋青书脸色古怪,心想这种香艳的帮忙我巴不得越多越好,嘴上却说道:“你们家那位老夫人似乎对程英很看重嘛,少夫人和程英既然又是堂姐妹关系,她为何对你们姐妹俩态度天差地别?”

    “公子有所不知,”程瑶迦柔声解释道,“程英的亲大姑程妙静是襄阳城守吕文德的夫人,吕文德出身东莱吕氏,老夫人所在的唐家与东莱吕氏又素来交好,因此她看待程英如同亲孙女一般。而我只是程英的堂姐,与吕家并无渊源。”

    一旁的陆冠英撇撇嘴:“哼,说得好听是世交,实际上还不是看人家吕家如今权势滔天,有心亲近而已。”

    吕文德如今官至京湖制置使,吕氏集团掌管着南宋近三分之一的国防力量,自然是权势滔天。莫说唐老夫人有心巴结,就连当初凌退思都寻思将女儿嫁进吕家,黄蓉也曾想过将郭芙与吕家公子联姻。

    程瑶迦急忙扯了扯丈夫衣袖:“冠英,慎言!”

    陆冠英冷笑道:“宋公子又不是外人,有什么好隐瞒的。其实除了吕家权势之外,老夫人也看中了程英桃花岛关门弟子的身份。这些年来朝廷官场上不少人都修仙求道,以得到黄药师的丹药为荣。”

    “不过太师傅他老人家亦正亦邪,喜怒无常,再加上行踪飘忽不定,因此很多人就将目光转到了他老人家关门弟子身上去了。程英脾气素来不错,自然比太师傅好说话得多。”

    “说来说去老夫人也是年纪大了怕死,想从桃花岛得到一些延年益寿的仙丹罢了。”

    感受到他语气中对唐老夫人全无尊敬之意,显然这些年在家族中没少受她气,宋青书微微一笑:“你不也是师从桃花岛的么?”

    陆冠英苦笑道:“当年因为黑风双煞的事情,我爹还有几位师叔师伯被太师父打断了腿逐出了师门,几位师叔伯都不幸惨死在江湖之中,我爹幸运得以重归门墙,可是我爹年纪大了,再加上双腿已断,俗事又多,又怎么可能回到桃花岛去?得到的不过是一个桃花岛弟子的名分罢了。”

    “家父尚且如此,我这个隔代的挂名弟子,不曾学得桃花岛一招一式,又怎么比起上程英这种关门弟子根正苗红。”

    听到他语气中的酸涩之意,宋青书宽慰道:“陆兄尽管放心,要不了多久我就能让你扬眉吐气,莫说小小一个陆家,就是整个南宋,也没有几人敢轻视于你。”

    陆冠英眼前一亮,拱手说道:“公子乃人中龙凤,陆某能结识公子,实在是三生有幸!”

    宋青书暗暗寻思,陆冠英阴差阳错伤了肾脉,不能再行人事,因此一腔心思转到了事业上,不然以自己和程瑶迦的关系,他再大度恐怕也不觉得三生有幸吧。

    三人聊天这会儿功夫已经到了唐老夫人的所在的院子,经过丫鬟通传以后,这次倒没有将他们晾在外面,直接就让他们进去了。

    进门过后,宋青书习惯性地扫视了一下屋里的情形,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居中坐在椅子上,旁边围绕着两个少女,正与之相谈甚欢,两个少女一个身着白衣,一个身穿绿衫,皆身形苗条,婀娜多姿,细腰一搦,甚是娇美。

    老太太身上衣裳一丝不苟,熨烫得极为平整妥帖,脸上甚至还化了装,那红红的嘴唇配上满脸褶子,仿佛一个妖怪似的,宋青书撇撇嘴,毫不犹豫地移开目光,心想同样的年纪,贾府那位老太太就要慈眉善目得多,这唐老夫人一看就是那种很强势难以相与的人物。

    围绕在她身边的两个少女其中一个前不久刚见过,白衣少女正是陆无双,她仿佛没有看到众人进来一般,只顾附耳在老太太耳边窃窃私语,看都没往他身上看过一眼。

    她不看自己正好,免得生出麻烦,宋青书不以为意,很快便将目光移到她旁边那位绿衫少女身上去了。

    宋青书眼前斗然一亮,见那少女脸色晶莹,肤光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微现腼腆,虽不及小龙女、紫衫龙王那么清丽绝俗,却也是个极美的姑娘。

    仿佛察觉到有人在看她,绿衫少女往宋青书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对他微微点头示意,一对眸子如清水般明净柔和。

    “七妹公子已经见过,另外那少女便是程英了。”陆冠英悄悄对宋青书说道。

    宋青书暗暗点头,果然如同原著中描述的那样,人淡如菊文静含蓄,程英的气质真是让人看过一眼就忘不了。

    砰!

    正在这时耳边传来一声闷响,原来是唐老夫人将手中拐杖重重地杵在了地上:“冠英,你这朋友怎么这么没规矩,见了长辈不知道下跪请安么?”

    陆冠英顿时大惊,急忙说道:“老夫人,宋公子…….”

    他还没说完,唐老夫人又将拐杖重重地杵在地上,直接打断道:“他自己没长嘴巴么,需要你来替他说?”

    宋青书哑然失笑,这个老太太在这山阴城一亩三分地上当土皇帝当习惯了,以为所有人都要对她唯唯诺诺么?

    心中一动,往旁边看了一眼,只见陆无双扬着下巴,一脸幸灾乐祸看好戏的表情,她身旁的程英则是一脸尴尬,一双眸子仿佛会说话一般,对他抱以歉意的眼神。

    宋青书一看便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显然是陆无双在唐老夫人面前颠倒是非,然后唐老夫人又因为陆无双与程英的关系,便想借这个机会卖程英一个面子。

    岂料程英根本没那个心思,不过她素来性子平和,既然唐老夫人开了口,身为晚辈她也不方面说什么,只能歉意地看着不远处那个年轻人,希望他暂时委屈一下,先将老夫人这一关应付过去,自己再从中调和。

    唐老夫人见宋青书东张西望,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一般,长期以来在家族中唯我独尊的性子哪受得了这种轻视,不禁勃然大怒:“没听到我说话么?给我跪下磕头请安,兴许我一高兴,就不计较你之前的无礼了。”

    “老夫人……”一旁的程瑶迦也忍不住开口。

    “住嘴,这里什么时候有你开口的份?下不出蛋的鸡。”唐夫人讥讽道。

    这下连一旁的程英也是秀眉微皱,程瑶迦更是脸色煞白,身子都晃了晃,仿佛随时要摔倒一般,陆冠英急忙扶住妻子,脸上尽是愤懑之色,可是碍于族中身份,却没法做什么。

    宋青书终于怒了,直接搬过旁边的椅子金刀大马坐了下来,正眼都没瞧对面的唐老夫人一眼,只是冷冷地说道:“想让我磕头请安?你还不够资格。没让你下跪拜见我,你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

    今天公众号上更新了段正淳的那几个情人的配图,话说这些图和尚一个比一个喜欢,也不知道你们最喜欢哪一张?

    不过看留言的全是一群绅士,动不动就要那啥那啥的,和尚表示压力有点大。

    另外最近公众号上已经逐渐完善了人物配图,发送名字就能自动回复对应女角色的图片了,

    在这里要对以前很多读者说抱歉,以前也有这样的自动回复,但只有几个人有配图。如今至少完成了三分之二的配图了,剩下少数角色和尚会逐步添加上去。

    公众号:六如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