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20章 举座皆惊的要求

    “什么?”除了陆冠英和程瑶迦之外,屋中所有人都愣住了,要知道唐老夫人在陆府那可是一言九鼎的存在,什么时候被这般顶撞过?

    唐老夫人第一反应并不是生气,而是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看到其他人的反应才知道果然是自己听到的那个意思,不由恼羞成怒,忽然注意到一旁陆冠英的表情,愈发觉得他是在幸灾乐祸,气得直接将茶盏扔到了他头上:“陆冠英,你交的什么狐朋狗友?这样的人也往家里领,是不是想被逐出家门啊。”

    陆冠英脸色瞬间就变了,要知道在这个世界被人逐出宗祠可是最严重的惩罚了,从此没有祖先可以祭拜,死后也无法落叶归根。

    不过滚烫的茶叶水淋在头上,那种屈辱让他青筋直跳,若不是一旁的妻子紧紧拉住他,说不定他已经直接翻脸了。

    看到陆冠英的遭遇,宋青书脸色更冷了几分,正在这个时候程英急忙出来挡在双方之间,快速说道:“老夫人,三哥这些朋友都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素来无拘无束惯了,不像陆家这样的名门望族那么讲究礼数。特别是一些有大本事的人,更是视繁文缛节为无物,因此言语有些冒犯,还望老夫人恕罪。”

    程瑶迦不禁感激地望了她一眼,清楚自己这个堂妹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会出来替两人说情。

    宋青书也不得不感叹程英果然气质独特,随时都能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屋中原本火药四射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被她三言两语就化解得七七八八。

    唐老夫人脸色这才稍微有所缓和,冷哼一声:“他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大本事?”

    担心两人再次争吵起来,程英急忙说道:“人不可貌相,这位公子也许可以治好无双妹妹的腿伤。”同时对宋青书施以一个歉意的眼神,示意他受点委屈,先让老夫人气消了再说。

    宋青书眉头一皱,倒不是怕了那老虔婆,只是程英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让他实在难以硬下心肠来拒绝。

    谁知道唐老夫人却先开口讥讽道:“无双的腿伤,连黄药师这样神仙般的人物都没办法。他?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语气中充满轻蔑之意。

    宋青书并没有动怒,只是淡淡说道:“能治好,但我不会给她治。”

    程英眼前一亮,急忙问道:“敢问公子有何办法?”当年她寄居在陆无双家中,陆无双的父母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疼爱,哪怕是最后李莫愁上门寻仇,唯一的保命符手帕也分了她一半,这份恩情值得她铭记一辈子。

    可惜他们夫妻俩已经仙逝,唯独剩下陆无双在这世上孤苦无依,她自然将这个表妹疼到了骨子里。陆无双这么漂亮一个小姑娘,唯一的缺憾便是腿因为幼年的伤势导致如今有点跛,因此这些年来程英一直想法设法要治好她的腿,只可惜一直没有成功。

    关系到表妹的伤腿,她再也无暇顾及唐老夫人的脸面,殷切地望着宋青书。

    尽管程英眼中无尽的温柔仿佛能将最铁石心肠的男人融化,可宋青书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岂会被她影响?依旧不为所动地答道:“不治。”

    陆无双本来就因为之前的事情瞧他很不顺眼,将状急忙将程英拉了后来:“他就是在胡吹大气,虚张声势,我这腿伤已经这么多年了,他怎么可能治得好?胡乱吹嘘了两句表姐你还当真了,就算他现在真的想告诉你,也说不出来啊。”

    “这……”程英也有些迟疑起来,毕竟她师父黄药师身为五绝之一,又擅长岐黄之术,都没有办法治好表妹的腿伤,这个人虽然相貌堂堂不像那种骗子,可是未免太年轻了些。

    一旁的陆冠英终于找到机会,插嘴说道:“只要公子说能治好,那就一定能治好。”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陆无双知道自己这个三哥并不会无的放矢,将他这样肯定,心中顿时惊疑不定:莫非这个人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

    程英秀眉一蹙,不确定地问了一声:“可是当初师父他老人家也无能为力。”

    陆冠英答道:“太师父不行,并不代表宋公子不行。”桃花岛门人素来将黄药师奉为天人一般的存在,不过陆冠英见过宋青书出手,再结合各种江湖信息,推测出他一身武功恐怕还在黄药师之上。

    没想到得到这样的信息,程英回过头来静静地望着眼前的男子,心中开始寻思他究竟是谁?为何让陆冠英这般信服。

    “其实稍微告诉你们一点也无妨,反正你们知道方法了也学不会。” 宋青书忽然开口说道,“要想治好她的跛腿,需要用特殊手法将她的伤口重新折断,接好,以一阳指力打通她退步已经闭塞萎缩的经脉,最后再用黑玉断续膏敷在伤口上固定好,半个月后自然恢复正常。”

    程英一双美目异彩连连,她身为黄药师的关门弟子,见识自然不凡,这种方法黄药师以前也设想过,可是他并不会一阳指,而且用一阳指打通堵塞经脉非常耗费内力,施术者轻则半年,重者数年都无法与人动武,黄药师素来心高气傲,不愿意欠一灯大师这么大人情,自然作罢,改为潜心研究改良“旋风扫叶腿”,看能否让陆无双恢复如初。

    当年黄药师因为梅超风叛出师门,一怒之下打断了门下其他弟子的腿,事后也心存内疚,特意创造了一门绝学名曰“旋风扫叶腿”,下肢伤残者若每日依照功法打坐练气,进境若快,五六年后便可逐渐恢复行走。

    不过旋风扫叶腿虽然神奇,却只能让下肢伤残者勉强恢复行走,而要想与正常人无异,还是力有未逮。

    至于黑玉断续膏,则为传说中西域疗伤圣药,程英也只是有一次偶然听黄药师提起过,如今听到宋青书说得这么专业,心中顿时信了八分。

    程英急忙说道:“不知公子怎样才肯施救?只要小女子能办到的,一定义不容辞。”

    宋青书淡淡答道:“我想要的你办不到。”

    程英微微一笑:“公子不说又怎么知道我办不到呢?”身为黄药师关门弟子,再加上这些年一直是南宋各个达官贵人的座上宾,她心中也有几分骄傲之情。

    “真的要我说?”宋青书表情忽然非常古怪。

    “公子但说无妨。”注意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程英也是暗暗心惊,心想他不会对我提出一些非分的要求吧。

    “那好,”宋青书收起笑容,指向一旁的唐夫人,“让她跪下来磕三个响头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