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22章 小龙女的男人

    陆无双与李莫愁有血海深仇,她又岂能向仇人的朋友下跪?

    宋青书一怔,继而笑道:“差点忘了你们之间的恩怨,其实除了李莫愁的关系之外,我还有一个身份。嗯,我也不知道那种关系下你该怎么称呼我,简而言之,我是你师伯的男人,也算你叔叔一辈的人物,你给我磕头也是应该的。”

    这样一来,莫说是陆无双,就连程英脸色也变了:“你是龙姑娘的……的男人?”

    宋青书原本指的是冰雪儿,谁知道陆无双和程英只知道李莫愁有一个师妹,下意识就以为是小龙女。他想了想并没有纠正对方,毕竟冰雪儿身份特殊,说出来又要一大番解释,对方还可能以为是自己胡诌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

    反正他和小龙女早已赤诚相对,也几乎抚摸遍了她全身,心中占有欲作祟,哪里还允许她再嫁给其他男人。

    得到他再次确认,程英惊呼一声:“这怎么可能,龙姑娘那么爱杨大哥……”

    “这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宋青书淡淡答道,“更何况杨过如今也有自己的未婚妻。”

    “什么?”陆无双捂着胸口,整个身子如遭重击,程英也是怅然若失。

    “不知杨大哥未婚妻是谁?”还是程英率先恢复过来,勉强打起精神问道。

    宋青书并没有回答,反而说道:“今天我来陆府是有正事和陆世伯他们商议……”他话没说完,但是意思也很明显,没那么多功夫陪她们闲聊。

    “好,我给你磕头,你空了告诉我们关于傻蛋的事情。”陆无双推开了程英,直接来到宋青书面前跪下,然后重重地磕了下去。

    宋青书也是郁闷,自己想了这么多办法都没能让她服软,结果听到杨过的名字,她就仿佛失了魂一般。

    咚咚咚~

    也许是心中憋着气,又或者是听到杨过有了未婚妻心如死灰,陆无双每一次磕头都是重重地磕在地上,磕得咚咚直响。

    没磕几个,宋青书眼神一凝,注意到到地板上暗红的血渍,不禁沉声说道:“好了,不用磕了。”

    谁知道陆无双却倔强地拒绝:“不行,说三十个就三十个!”

    “表妹!”程英知道她恐怕是因为听到杨过有了未婚妻,整个人心灰意冷有些自暴自弃,真让她继续这样磕下去,指不定头都给撞碎了。急忙试图伸手去拉她,却被她一把甩开。

    “我说够了就够了。”也不见宋青书如何动作,陆无双觉得身前仿佛多了一道无形的气墙将她托住,她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法再磕下去。

    “程姑娘,带她下去休息吧。”陆无双仿佛被一双无形大手从地上扶了起来,塞到了程英怀中。

    陆无双因为刚才用力过猛,再加上额头留了血,这一起来整个人顿时一阵眩晕,整个人摇摇欲坠,一旁的程英急忙将她搂在怀中:“多谢宋公子~”

    她又如何看不出是宋青书手下留情,同时心中对他展现出来的修为震惊无比。

    “夫人也会内宅去休息吧,我们要商谈事情。”待程英扶着陆无双出去后,陆宰也对唐老夫人说道,他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如何看不出屋中气氛有些异常,在联想到妻子平日里霸道的作风,已经隐隐猜到了怎么回事。担心她继续留在这里又生什么变故,索性趁机将她也打发走。

    “是,老爷。”这段时间唐老夫人一直如芒在背,早就巴不得逃之夭夭了,见状哪还有犹豫,急忙领了丫鬟匆匆退走。

    “妾身也告退了。”程瑶迦自然也不方便留在这里,对众人欠了欠身,便柔声告退。

    “不知宋公子这次前来蔽府究竟有何贵干呢?”闲聊几句,陆宰终于沉不住气了。

    宋青书淡淡一笑:“无他,就是为了答谢务观兄以及冠英上次扬州相救之情。”说着拿出一副书卷递给了陆游:“宋某知道务观兄是个雅士,寻常金银之物肯定看不上,近日正好得到一副张旭的《肚痛帖》,就借花献佛送给务观兄了。”

    莫说陆游,连陆宰也不禁动容,他们陆家以藏书丰富闻名天下,府上双清堂中收藏了天下不知道多少孤本真迹,张旭的《肚痛帖》正好搔到了他们的痒处。

    不过陆游还是推辞道:“这……这《肚痛帖》实在太珍贵了,还请公子收回去。”

    宋青书微微一笑:“再珍贵也不如务观兄上次扬州相救之情珍贵,宋某不通文墨,这东西放在我手中才是暴殄天物。”

    之前接受了李可秀的地盘,提督府上收藏的奇珍异宝自然被他笑纳了,《肚痛帖》虽然珍贵,但慷他人之慨,他倒也不心疼。

    “这样那陆某就却之不恭了。”陆游的确喜欢这件礼物,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收下了。

    宋青书点点头,转向了一旁的陆冠英,笑道:“至于冠英么,以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不必那么客气了吧。”

    “那是自然。”没有礼物陆冠英不仅没生气反而更高兴,因为他清楚这是宋青书故意显露与他的亲近,抬高他在家族中的地位。

    果不其然,听到宋青书的话,陆宰和陆游对视一眼,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接下来宋青书只字不提议和之事,纯粹是天南地北与几人在那里闲聊,陆游父子旁敲侧击,都得不到丝毫信息。

    用过午饭之后,宋青书笑道:“久闻贵府双清堂藏书无数,当年南宋皇室内府藏书缺书较多,诏求天下遗书,首先命绍兴府来双清堂抄录,不知在下可否前去一观?”

    “当然没问题,”陆宰急忙答道,“冠英,就由你带宋公子去一趟双清堂吧。”

    宋青书摇头道:“那倒不必,我一个人四处转转就好。”

    “这……”陆宰担心怠慢了他,不过听他口气也不喜人陪,“那我们就不打扰公子了。”

    宋青书点了点头,便优哉游哉走了出去。

    等他离开后,陆宰示意陆游去关上门,然后拉过陆冠英问道:“冠英,你可知道宋青书此行南下所为何事?”

    陆冠英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啊,他只是说到江南来散散心。”

    “散心?”关好门后陆游刚好听到,不禁面色古怪,“如今朝廷和金蛇营在沿江陈兵数十万,战事一触即发,他来江南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