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24章 三寸金莲

    宋青书微微笑道:“我只是欣赏程姑娘的气质而已,你思想不要太龌龊了。”

    程英这个时候坐在一旁一脸忸怩,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陆无双见状怒道:“既然是看在表姐面子上才出手,为什么还要我也答应一件事?”

    宋青书一脸惊讶地看着她:“我是给你治伤啊,又不是给你表姐治。”

    陆无双只觉得喉头一甜,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

    程英终究非一般少女,经过最初的慌乱后很快镇定下来,拉住了正要冲上去拼命的陆无双,望着眼前的男人问道:“不知道你想我们答应什么事情。”

    她心中已有暗暗恚怒,因此称呼也不知不觉由公子变成了你。

    宋青书答道:“具体事情我现在还没想好,等将来我想好了再告诉你们。”

    程英终于生气了:“公子,你觉得让我们两个女孩子答应一个男人这样的条件,不有些过分么?”

    宋青书笑道:“程姑娘大可以放心,绝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龌龊事情。”

    程英脸上一热,明白了他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担心,可哪怕是这样,这种条件依然太苛刻了些。

    将她沉吟不语,宋青书起身告辞道:“既然两位不愿意,我自然不会勉强两位,那就先行告辞了。”

    不过他刚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等等~”

    “表姐~”陆无双顿时急了,连忙去拉程英示意不要答应。

    程英却并不理她,反而静静地盯着宋青书的眼睛,良久才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到时候你提出来的事情不能违背侠义,也不能……”说到这儿她脸色一红,顿了顿方才说道,“也不能有任何下流淫亵之意。”

    宋青书一脸郁闷,张开双手示意道:“你看我这正直伟岸的气质,像那样的人么?”

    程英和陆无双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宋青书急忙咳嗽两声化解心中的尴尬:“好吧,答应你们就是了,那个谁,把腿伸出来给我看看。”他知道陆府中人肯定会想办法将消息传回临安,如今需要的就是等待韩侂胄的反应,这期间反正闲来无事,他索性逗一逗原著中这两个还比较有好感的角色当做消遣。

    他不得不怀疑,自己骨子里和杨过是一类人,天性中带了三分轻薄无赖,虽然并无歹意,但和每个少女调笑几句,招惹一下,害得人家意乱情迷,却是他心之所喜

    听到他的话,陆无双迟疑地咬了咬嘴唇,望向一旁的程英,见她微微点头示意方才将腿从被窝中伸了出来。

    “裤子脱了……啊不对,袜子脱了。”宋青书瞬间改口,不由鄙视自己,脑子里天马行空,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就脱口而出了。

    陆无双红着脸狠狠地瞪着他,连旁边的程英也一脸古怪。

    “看什么看,要治你的伤,自然得看仔细了。”宋青书直接回了一句。

    无奈之下,陆无双只好脱掉棉袜,犹豫良久这才颤颤巍巍将脚伸了过来。

    看到她一副防色狼的模样,宋青书又好气又好笑,要是她们知道在后世妇科检查的时候,甚至还可能脱了裤子给男医生看,她们还不羞愤自尽啊。

    宋青书一把握住她受伤的左足,他原本意无别念,可这时一碰到她温腻柔软的足踝,不禁一怔,心想这小妮子腿受伤了这么多年,居然依旧这么漂亮。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脚对于女子来说不亚于胸脯的**.部位,如今被一个陌生年轻男子握在手中,陆无双身形一颤,下意识将脚一缩,不过对方的手沉稳有力,依旧牢牢地握住,她不禁羞得满面通红。

    感受到对方掌心隐隐传来的热意,陆无双身体里忽然涌出一股奇怪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想起了当初杨过给她接骨的场景,一时间不由有些痴了。

    程英见他们二人一人握着就握着,一人在那里红着脸发痴,不由故意轻咳一声示意。

    两人终于被惊醒,陆无双顿时羞怒交加:“喂,你打算摸到什么时候?”

    宋青书老脸一红,心想自己这个老司机居然在一个小姑娘面前翻了船,真是大意失荆州,为了化解尴尬,他哼了一声:“吵什么吵,我在查看你的伤情呢。”

    说完收敛心神,开始凝神查探她腿上的经脉。

    两女见他一脸严肃,自然而然露出一种专注的威严,倒也不敢出声打搅他。

    宋青书的手在陆无双腿上来回抚摸,若非见他神情肃穆,程英只当他是在故意占便宜,陆无双反倒没有误会,因为她隐隐感觉到对方手指上输入了真气到自己腿上探查,可尽管知道如此,**被他这样摸来摸去,陆无双依旧羞得满面通红。

    “还……还没好么?”陆无双终究有些忍不住,声音一出口,旁边的程英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就连她自己也被吓了一大跳,自己的声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娇嗲起来?

    “好了。”宋青书终于松开了手。

    陆无双急忙将腿缩了回去,整个人转过身去,将背对着外面,看不清她表情如何。

    “还能治好么?”尽管程英相信以宋青书的身份,没有把握之前绝不会无的放矢,可心中还是止不住地担忧。

    “能治。”宋青书的一句话让她如释重负,不过接下来一句话却让她心再次提了起来,“不过她恐怕要忍受巨大的痛苦。”

    “敢问公子,这是何意?”程英奇道,连陆无双也好奇地转过身来。

    宋青书缓缓说道:“她是在幼年受的伤,当时治疗她的人没有将她骨头接好,就这样过了十几年,骨头已经重新长在了一起,又因为她骨头一直在不停发育生长,所以导致伤口结合得更不规则……”

    程英点头附和道:“不错,家师曾也替她诊断过,当时也在叹气,若表妹是在成年后骨折,因为没愈合好导致跛足他还有办法,无奈表妹伤在幼年时期。”

    想到幼年发生的事,又不禁想到了惨死的父母,陆无双眼圈瞬间红了,心思反倒没在自己腿伤上了。

    “所以我需要捏碎她的腿骨,重新替她塑形,只是这期间受到的痛楚,非常人所能忍受。”宋青书苦笑道。

    程英一脸震惊:“那个……腿骨被捏碎了,还能接的回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