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25章 双姝在怀

    也难怪程英有这种疑问,宋青书口中的这种治疗手法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居然需要先将腿捏碎……

    以这个世界的医学水平,两女此时的震撼恐怕跟当年曹操听见华佗要打开他的头骨治通风差不多。

    关键更重要的是,陆无双如今虽然有点跛腿,但左脚勉强还能支撑走路,若是被捏碎腿骨之后接不回来,她反而彻底成了一个残疾,将来能否站得起来都是未知之数,真的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么?

    “程姑娘觉得宋某像不像个疯子?”宋青书就那样望着她。

    “当然不像。”程英连忙答道,接着在心中补充了一句,“虽然不像个疯子,但像个轻浮浪荡子。”

    “既然我不是疯子,又岂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宋青书笑道,接着看向陆无双,“到底要不要治,陆姑娘好好考虑一下吧,等想好了再找我,不过最好快点,我在陆府恐怕呆不了几天。”说完便起身打算离去。

    “等等!”他还没迈出第一步,陆无双便喊住了他,“不用考虑了,就现在吧,我愿意接受治疗。”

    “表妹。”程英握住她的手,一脸忧色。

    陆无双凄然一笑:“表姐,与其这样跛腿一辈子,还不如冒险一试,就算最后失败了,也糟不到哪里去。”

    宋青书面露异色,她居然能有这么豁达的心胸,实在是大出意料。

    程英也清楚这跛腿已经成了表妹的心结,见她心意已决,便不再劝她,转而对宋青书欠了欠身:“那就麻烦公子了。”

    宋青书点了点头,将盆中毛巾拧干递给陆无双:“把这个咬着,等会儿会很疼。”

    陆无双这次一改常态,并没有与他对着干,反倒听话地将毛巾放到了嘴里,不过她毕竟是一个小姑娘,一想到自己的腿马上要被弄断,她便小脸煞白,转过身去紧紧搂住程英,这个时候也只有表姐才能给她安全感了。

    程英急忙将她抱在怀中,感受到她轻轻颤抖的身子,心中不禁有些难过起来。

    宋青书握住陆无双光洁匀称的小腿,抚摸着上面细腻的肌肤,再次找到了她幼年时的伤处,猛地运功一捏,咔嚓一声,她的腿骨便再次折断。

    “啊~”陆无双惊叫一声,猛地坐直了身子,双手一推,力气之大,程英猝不及防之下被她推倒在了床上。。

    陆无双一张俏脸充满痛苦之色,因为嘴巴张开的缘故,嘴里的毛巾不知不觉便掉落下来。

    宋青书眉头一皱,他必须将长歪的骨头彻底弄断,才好破而后立,如今只开始了第一步,接下来还有几下更痛的,如今陆无双嘴里没有毛巾,万一等会儿咬到了舌头,那可不得了。

    可是他既然已经开始,就必须一气呵成地继续下去,若是中途停下来不仅起不到治疗的效果,反而会适得其反。

    第二波剧痛从伤腿传了上来,已经处于半昏迷状况的陆无双并没有意识到毛巾已经掉落,只想着将全身的痛楚尽数化解在嘴里的毛巾上,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电光石火之际,宋青书也来不及想其他办法,直接胳膊一扬,将左手塞到了她口中,对方狠狠一口咬下来,那瞬间的疼痛感饶是以他的心志也不禁眉头一皱,不过他却并没有说什么,右手有条不紊地开始在她伤处或捶、或拍、或点……上下翻飞极为迅速,只剩下道道残影,仿佛有无数双手在那里一般。

    陆无双这个时候也渐渐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咬着的居然是宋青书的手,一时间又羞又怒,毕竟没有那个黄花少女愿意一个陌生男子将手塞到自己嘴里来。

    正想斥责宋青书趁机占她便宜时,嘴里传来淡淡的血腥味道让她愣住了,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知道他是出于一片好意,满腔的怒火顿时化作了无比的歉疚,以一种复杂难明的眼神望着眼前的男人。

    此刻宋青书并没有闲暇理她,全部注意力都在替她治腿上,将断骨处打散再重新拼接完整,需要对人体穴道经脉以及组织构造一清二楚,以及极度的专注力,否则拼错一点就功亏一篑。

    尽管一阵阵剧痛不停传来,陆无双却再也舍不得咬上去了,幸好程英这个时候已经反应过来,将毛巾捡起来从她嘴里换下了宋青书的手。

    望着上面深深的牙印以及渗出来的血渍,程英嗔怪地看了表妹一眼,弄得陆无双又羞又愧。

    “公子,我先替你包扎一下。”程英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担心打扰到宋青书,试探着问道。

    “嗯。”宋青书随便回答了一声,注意力依然在陆无双腿上。

    程英心中敬佩不已,一是佩服他的武功,单手使出来的效果比别人十只手都还好,桃花岛的兰花拂穴手、落英神剑掌已经是极为精巧的手上功夫了,可是和他这手段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她更佩服的还是对方宽广博大的胸怀,之前他和陆无双之间发生的种种并不算愉快,没想到他不仅不计前嫌替她治伤,居然还不惜自己受伤来保护她。

    “看来之前实在是误会他了,他能名动天下,又岂会真是那种浪荡无行之人。”程英温柔地包扎了一个小蝴蝶结,心中如是想到。

    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伤口一包扎好,宋青书的左手便缩了回去,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股漆黑如墨粘稠无比的液体。

    一股浓浓的药香四散开来,程英又惊又喜,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西域疗伤圣药——黑玉断续膏么?

    当黑玉断续膏均匀涂抹在了小腿之上,一股清凉之意顿时在陆无双腿上散开,她紧皱的双眉也不禁微微舒展开来。

    宋青书双手纷飞,替她将腿层层裹住,同时用准备好的木板将她小腿彻底固定住。

    将他终于停了下来,程英欣喜地问道:“公子,是不是好了?”

    宋青书苦笑道:“哪有这么容易,如今只是将骨头矫正了,可是陆姑娘这条腿跛了十几年,某些经脉早已萎缩堵塞,还需要高手以内力打通,不过稍微把握不当,反而会彻底摧毁她的经脉。环顾当世,恐怕只有一阳指中正平和的指力方能恰到好处。”

    程英惊呼一声:“可南帝段皇爷如今在千里之外,我们可怎么办……”

    看到她紧张的样子,宋青书笑了一声:“这天下间会一阳指的又不止南帝一个。”说完便不止理她,伸出手指,往陆无双腿上各个穴道点去。

    身为黄药师关门弟子,程英见识自是非凡,见他出指舒缓自如,收臂潇洒飘逸,点了陆无双腿上十几处大穴,竟使了十几种不同手法。每一招却又都是堂庑开廓,各具气象,真乃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只瞧得程英神驰目眩,红唇微张,心想自己曾见过武三通使出过一阳指,隐隐约约又类似的影子,可是精妙奇幻之处,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她正看得发呆之际,忽然听到宋青书说道:“替我擦汗。”

    “啊?”程英表情有些奇怪,心想替他擦汗这样的举动,未免也太亲密了些吧。

    “有问题么?” 将程英迟迟不动,宋青书疑惑道,他来自后世,见惯了手术时医生让护士擦汗的事情,没料到居然给程英造成了这样大的困扰。

    “我…..我替你擦吧。”陆无双见他头上氤氲腾腾,显然正在大耗精力,额头上的汗珠也快滑落到眼睛之中,心中怦然一动,又是感动又是心疼。

    “还是我来吧。”陆无双刚才忍受了那么巨大的痛苦,此刻浑身上下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早已被汗水浸透了衣裳精疲力竭,程英又哪会让她动手。

    不过当她手伸到怀中想拿手帕却愣住了,原来她的手帕刚才已经拿来替宋青书包扎伤口了。

    仿佛看出了她的尴尬,陆无双虚弱地说道:“用……用我的吧。”说着将自己的手帕递了过来。

    看到手帕上的鸳鸯,程英不禁脸色一红,用这手帕替一个男子擦汗,未免有些……

    她自己的手帕和陆无双的刚好是一对,原本是李莫愁当初送给陆展元的定情信物。后来李莫愁来陆家庄寻仇,陆立鼎便把这张手帕分成两半,给了程英陆无双一人半张,希望到时候李莫愁看在这手帕的份上,放过两人一马。

    这半张手帕对两女来说都意义非常,因此她们一直都带在身上,潜意识里是准备将来送给情郎用的。

    结果如今半张包扎在宋青书伤口上,另外半张要拿来替他擦汗……

    不过注意到宋青书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都快浸到眼睛里去了,程英也没法理会那么多了,只好替他擦拭起来。

    一旁的陆无双看得羡慕不已:表姐人比我漂亮,武功也比我好,如今连擦汗的动作都这么淡雅温柔,我恐怕一辈子也学不会了……

    陆无双只觉得一股股温暖和煦的真气从腿上传来,在自己体内四散开来,刚才的痛楚顿时减轻了好多,精神一松下来,整个人便再也支持不住,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因为担心打扰到宋青书,程英正在小心翼翼擦拭他额头的汗水,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陆无双往她这个方向倒了过来,身上突然多了一个人的重量,程英猝不及防之下重心不稳,两女一齐跌倒在了宋青书怀中。

    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程英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原来她整张脸直接压到了宋青书双腿.之间,而陆无双刚好压在她背上,让她一时间根本没法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