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36章 一拍即合

    目睹房中两人有说有笑,程英顿觉热血上涌,激动地冲了过去,一把将宋青书从床上拉了下来,然后挡在两人之间,仿佛护仔的母鸡一般瞪着他:“你想干什么?”

    宋青书苦笑道:“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吧?”

    “对啊,”陆无双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宋大哥过来替我检查伤势,表姐你这是干什么?”

    “宋大哥?”程英怒了,“你昨天还恨不得杀了他,什么时候和他关系这么好了?”

    “表姐~”听到她的话,陆无双脸色一红,不好意思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对程英娇嗔不已,“人家又不是郭芙那种不知好歹的人,宋大哥大耗真气灵药替我治伤,我感激他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恨他。”以前和杨过在一起的时候,她可没少和郭芙斗嘴,对那个刁蛮任性的千金大小姐一直没什么好感。

    程英一时语塞,总不能告诉她昨晚发生的事情吧?本来是为了陆无双好,结果反被她埋怨,却不能将真相告诉她,心里实在郁闷得紧。

    陆无双也想不通一向待人有礼的表姐今天为什么会这样,不过她如今有更关心的事,便没有细想:“对了宋大哥,昨天你提到……提到傻蛋……就是杨大哥的……的未婚妻,是怎么回事呢?”

    这一来连正在生闷气的程英也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竖起耳朵在一旁听了起来。

    “是这样的,杨兄弟的爷爷是金国赵王完颜洪烈,当年与蒲察家族族长订下了娃娃亲……”宋青书这才将金国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什么,傻蛋是金国人!”听完之后,陆无双再也按捺不住,惊呼起来,一旁的程英也是一脸震惊,要知道她们身为宋人,从小受到的教育便知道与金人有着血海深仇,这时骤然得知杨过的真实身份,一时间都有些接受不了。

    “这只是造化弄人,杨兄弟也没法自己选择,”宋青书替杨过解释道,“不过是宋人也好,金人也罢,杨兄弟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两位姑娘又何必这么介怀?”

    “不错,不论如何,他都是我的傻蛋。”陆无双比较憨直,反倒率先恢复过来。

    程英有一颗不亚于黄蓉的七窍玲珑心,她思考的东西更多,良久过后方才问道:“以龙姑娘的性子,就算杨大哥是金人,她也不会介意的啊,他们又那么相爱,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呢?”

    “个中缘由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说起来这就是命啊。”宋青书叹了一口气,心想原著里杨过与小龙女的磨难就已经够多的了,结果这个世界反而有过之而无不及,杨过是金人,小龙女又是岳飞的遗孤,岳飞一生矢志抗金,金人也对岳飞恨之入骨,两人之间不仅横亘着封建礼教,如今还多了国仇家恨。

    不过宋青书感慨是感慨,心中同时又有一分窃喜,若非这样,杨过小龙女情比金坚,自己恐怕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不过现在么,两人就各凭本事了。

    程英、陆无双还想继续打听杨过的事情,结果忽然跑来一个丫鬟在门口说道:“宋公子,老爷请你到书房一晤,有要事相商。”

    宋青书眉头微皱,随即笑着问道:“姑娘知道是什么事么?”

    那丫鬟没料到他这么客气,样貌英俊再加上态度又好,那丫鬟心中好感大生:“奴婢也不清楚,只知道三少爷回来了,可能和这有关。”

    “那好,姑娘带路吧。”宋青书起身对程英、陆无双姐妹告辞后,便由丫鬟领着往书房方向走去,既然陆冠英回来了,想必带回了临安那边的重要消息。

    望着他离去时的背影,程英脸色古怪,心想若是姐夫早回来几个时辰,正好撞到宋青书在堂姐床上,不知道会不会真如姐姐说的那样一点都不生气。

    且说宋青书到了书房过后,发现陆宰陆游父子还有陆冠英都垂首恭恭敬敬站在书房之中望着另一个人的背影,那个人背对着门口,在书架上翻看上面的珍贵古籍,一边翻看一边感叹:“都说陆家藏书比皇宫还要丰富,之前我还有些不信,今日一见果然佩服不已。”

    “相爷过奖了。”陆宰恭恭敬敬地回应道,一旁的陆游也跟着父亲行礼,不过一脸宿醉之色,显然昨夜喝酒太多,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听到了宋青书进门的动静,屋中几人纷纷回过头来,背对着门口的那人也转过身来,望着宋青书笑道:“多日不见,宋公子依旧这般丰神俊朗。”

    宋青书笑道:“韩相又何尝不是风采依旧。”同时暗暗心惊,他没料到韩侂胄居然亲自赶了过来,临安与山阴虽然距离不远,可是也说不上近,算算时间,韩侂胄恐怕是在见到陆冠英后一点时间都没耽搁,连夜赶路才能这么快过来。

    两人寒暄一阵过后,韩侂胄忽然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如今金蛇营与南宋在长江沿岸陈兵数十万,大战一触即发,公子这个时候跑到这里来,不知所谓何事?”

    宋青书笑道:“游山玩水,顺便拜访一些老朋友而已。”

    “是么?”韩侂胄忽然话锋一转,“我看宋公子此行是来求和的吧。”

    宋青书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答道:“韩相连夜从临安赶过来,恐怕才是为求和而来吧。”

    韩侂胄一怔,意识到自己表现得太急切了些被对方看破了心思,可是如今朝廷形势瞬息万变,又容不得他慢慢来:“宋公子何出此言?”

    宋青书微微一笑:“就算南宋朝廷所有人都想与金蛇营开战,但韩相绝非其中之一。韩相心中最大的敌人便是金国,一心雪靖康之耻,收服河山,为此谋划了数十年,眼看即将成功之时,又岂能让朝廷被金蛇营分散了注意力?”

    宋青书毕竟是从后世来的,知道韩侂胄心中的抱负,再加上之前从紫衫龙王那里得知她丈夫韩千叶也是韩侂胄二十年前派到金国的探子卧底,更是确认了这一切。

    被他一语道破心思,韩侂胄不禁又惊又怒,不过他纵横宦海多年,很快就调整过来:“也罢,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不想朝廷与金蛇营开战,公子显然也是同样的心思,既然如此,我们依旧遵循在扬州时的约定如何?”

    宋青书眉毛一挑,沉声说道:“如今南宋朝廷恐怕并非韩相一个人说了算吧?”

    韩侂胄皱眉道:“公子莫非是在担心什么?”

    宋青书嘿嘿笑道:“只是不想重蹈扬州的覆辙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