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38章 夜探香闺

    “何必多费唇舌,接招吧。”令狐冲并不耐烦继续说下去,脚下一用力,便一剑往宋青书所在方向刺了过去,长剑发出龙吟之声,剑气似乎与月光融为了一体,遥遥笼罩了以宋青书为中心方圆一丈左右的地方。

    本来以令狐冲的性子,绝不会这般率先出手抢攻的,不过他清楚宋青书武功深不可测,因此一点都不敢大意。

    当然他素来性格坦荡,哪怕抢先出手也事先言明,并没有暗施偷袭。

    若此时有第三人在旁观察,必能惊骇地发现令狐冲仿佛忽然间化作数道身影,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一会儿在上一会儿在下,剑尖吞吐不定,却以一种极为玄奥的轨迹离宋青书越来越近。

    “独孤九剑果然名不虚传。”宋青书啧啧赞叹一声,身形终于动了,只见他轻轻往前踏了一步,接着漫天绚烂的剑影消失得无影无踪,院子里顿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

    望着被对方两根手指牢牢夹住的剑尖,令狐冲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

    “怎么可能!”

    这是他脑海中如今唯一的念头,要知道他平生对敌最凶险莫过于当初与任我行一起对付东方不败,当时的东方不败身形一动便能秒杀掉一个顶尖高手,那么快的速度下他依然有余力反击,利用独孤九剑的精妙在加上两败俱伤的打法,东方不败一时间都奈何不了他。

    可如今他自觉比起上黑木崖时,无论内力还是剑法都更上一层楼,谁知道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剑居然被对方这么轻描淡写地接了下来。

    独孤九剑最大的特点便在于一见到对方招式中的破绽,便即乘虚而入,后发先至,一招制胜,之前东方不败速度虽快,但招式终有破绽,只不过破绽一闪而逝让人很难抓住罢了,可面对宋青书,令狐冲连对方招数都没看到,便已受制于人。

    他仿佛有一种错觉,好像刚才自己失忆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一般,中途发生了什么他一概不知,等他恢复记忆的时候,自己的剑尖已经被对方手指夹住。

    可是他又非常清楚,自己自始至终都清醒得很,可剑尖就是那么莫名其妙被对方夹住了。

    宋青书淡淡一笑:“令狐兄,你不是我的对手,又何必过于执着。”

    独孤九剑虽然近乎于一种规则武功,可毕竟还是画中人,自己的咫尺天涯已经隐隐突破了空间的限制,那一瞬间双方都不处于同一个次元之中,令狐冲自然看不到他的出招。

    听到对方的话,令狐冲脸色顿时极为难看,他性子素来天不怕地不怕,冷哼一声便运起内力顺着剑尖往对方身上攻了过去。

    他心想看不到你的招式,可比拼内力却是实打实一点也做不得假的,我就不信你还能这么轻松!

    “比内力?”宋青书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思,苦笑道,“令狐兄,你的吸星大.法根基不稳,遇上真正的高手,反而会伤及自身……咦?”他忽然神色一动,愕然发现对方并没有试图用吸星大.法吸取自己的内力,而是一股沛然雄浑的内力从剑尖涌了过来。

    原来令狐冲忌惮宋青书磅礴的内力,担心引狼入室伤到自己的经脉,因此他并没有一开始便使出吸星大.法,而是一板一眼和他比试起内力来。

    令狐冲神色凝重,表情并没有对方那么轻松,此时正是比拼内力的关键时刻,他哪敢开口泄了真气?同时心中也骇然无比,对方和自己比拼内力居然还有闲暇开口说话,对方功力岂止高了他一筹?

    “这内力?”宋青书眉头微皱,只觉得有一股非常熟悉之感,微微思索便了然,“原来是少林寺的易筋经,恭喜令狐兄习得少林寺的无上秘籍,如果我没料错的话,应该是方证大师传授给你的吧。”

    令狐冲心中更是惊骇,怎么感觉所有的事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宋青书同样也是感叹不已,看来这个世界会一定程度上纠正剧情,使其趋向于原著向发展,令狐冲还是学了易筋经了。

    与此同时宋青书也在暗暗警惕,方证传令狐冲《易筋经》绝不会是无的放矢,肯定有少林的授意在里面,这些年自己没少和少林结仇,他们得知了令狐冲与自己之间的仇怨,便利用他来一定程度上牵制自己,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真是阴魂不散。”宋青书心头火起,心想有朝一日必让这群秃驴集体还俗方能解恨,不过他很快又放弃了这个念头,毕竟少林传承千年,自有他的道理,而且少林之中也有不少好和尚,一杆子打死实在有些唐突了。

    “说起来少林的梵文版易筋经还在我手里呢,只是苦于没人能看懂梵文,所以一直没有破解其中的秘密。”宋青书暗暗皱眉,这个世界懂梵文的真是比后世的朱鹮还要稀少,想来想去,金书世界中他只知道黄裳、一灯大师、一灯的师弟、鸠摩智还有少林寺几位高僧懂梵文而已。

    他与少林是敌非友,而且易筋经本是少林之物,自然不可能求助他们,首先排除;鸠摩智虽与自己私交甚好,但他心术不正,宋青书担心他学了易筋经为祸无穷,更担心他暗中使坏,故意乱翻译;黄裳学究天人,当初以梵文写下了九阴总纲,自然是懂梵文的,只可惜他恐怕已经仙去多时;想来想去,唯有一灯师兄弟是最合适的人选了,不过这段时间宋青书东奔西走,还不曾找到机会去拜访他们。

    而且就算找到了,怎样让他翻译也是个大问题。宋青书并非圣人,并不想将神功与外人分享,更何况易筋经是他使诈从少林夺来的,若是消息泄露出去,少不得又是一段轩然大波。

    至于游坦之机缘巧合在梵文易筋经上发现的图形,是用天竺一种药草浸水绘成,湿时方显,干即隐没,图中姿势与运功线路,已非原书《易筋经》,而是天竺一门极神异的瑜伽术,传自摩伽陀国,叫做《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与《易筋经》并不相干。

    神足经本是练功时化解外来魔头的一门妙法,乃天竺国古代高人所创的瑜伽秘术,因此图中所绘,也是天竺僧人。

    宋青书转念一想,比起《易筋经》,说不定这《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对自己作用更大。他修炼密宗的《欢喜禅法》,最忌惮的就是心魔入侵,而《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最大的功效便是用来化解修炼时产生的心魔的。

    令狐冲原本见到宋青书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欣喜,还以为他有些走火入魔,不禁心头大喜,愈发加大了内力涌了过去,只可惜随便他调动多少内力攻击,都有如泥牛入海,没有半分反应。

    宋青书因为陷入了沉思,并没有注意到其中的异常,只是本能地化解着对方的攻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令狐冲只觉得快要内力耗尽,近乎油尽灯枯,为一所能做的,唯有咬牙苦撑而已。

    幸好最后时刻宋青书终于回过神来,逐渐收起内力,令狐冲终于坚持不住,颓然半跪在地上,犹如刚从水中捞起来,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宋青书感叹一声:“令狐兄,其实我一直很敬佩你的人品与心胸,不过如今我与盈盈已喜结连理,你又何必再苦苦相逼?念在上一次扬州你出手相助的份上,这次我不会为难你,你走吧。”

    其实他心中又何尝不知接二连三放过令狐冲是在养虎为患,说不定哪一天就会为自己的托大付出代价。可他前世一直很欣赏令狐冲潇洒不羁豁达开朗的性子,以及高洁如玉的人品,再加上自己的确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抢走了任盈盈,心中对他总有一分亏欠之情。

    来到这个乱世,历经各种磨难,如今的宋青书表面上心肠越来越硬,可他骨子里终究是一个善良的人,内心深处有一些可笑的坚持,正因为这一丝善良与坚持,他才没有随着武功突飞猛进而心性大变,走入魔道。

    良久过后令狐冲才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就算你这次放了我,下次我有机会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宋青书微微一笑:“都说了这次是还令狐兄上次相助之恩,不必放在心上。最后我还是建议一句,与其将时间浪费在我这里,还不如多花精力去赢回小师妹的芳心。”

    “不劳费心。”令狐冲哼了一声,转身踉踉跄跄离去,也许是这次败得太惨,他的背影充满了落寞之意。

    宋青书摇了摇头,正要回去休息之时,忽然想到一事:“对了,陆无双的伤腿隔几天便得换一次药,之前没想到明天一早就走,还没来得及将后续的黑玉断续膏给她呢。”

    正准备唤来一个丫鬟,剩下的药由丫鬟代为转交,不过宋青书想到黑玉断续膏十分贵重,若是中途稍有差池,陆无双的腿伤恐怕再也好不了了。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亲手将其交到陆无双手中,便趁着夜色往陆无双所居的阁楼而去。

    ---

    今天公众号刚好更新的是陆无双,不知道为什么,最后那张图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明明算不上倾国倾城,可那姿态那媚意,总让人有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想来想去还是让小宋去找找她吧。

    另外今天一个书友木杉在公众号后面留言:和尚,特地来打赏你,我和老婆有计划要头胎的第一个月就搞定了,也受你那些污的情节催动啊!你加油,多发挥你文笔催动的功能!等孩子顺利分娩,在下定当再来厚谢!

    和尚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文字还有这份功德,若是放在古代,这名声传出去,十里八乡的姨太太少夫人还不都跑到我这里来重金求子啊,想想就激动。

    哈哈,最后大家一起恭喜这位书友吧!

    本书公众号:六如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