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44章 始乱终弃?

    宋青书尴尬地咳嗽一声,没有去看她的眼神,自顾解释道:“我那并不是为了轻薄你,主要是在刚才那种特定紧张环境下,我那样做能让你心跳加速,从而舒展血管,更好地将体内的热量带走;同时因为陆府中那些亲戚都在外面,我的行为数次让你吓出一身冷汗,你一旦出了汗,体温就降得快了;而且……而且……”

    说道后面宋青书忽然犹豫起来,面露为难之色,陆无双咬着嘴唇瞪着他:“而且什么?”

    宋青书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实话实说:“而且女人极乐之后,不管是一身香汗也好,还是流出的……咳咳……也好,都能带走大量的热量。”

    陆无双狠狠地瞪着他:“你轻薄了我一半天,结果是为了我好?”

    宋青书沉声说道:“我虽然不是食古不化的老学究,却也并非卑鄙下流的淫贼,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看看你现在的体温是不是已经降下来了?”

    陆无双一怔,这才意识到刚才说话这么久自己脑袋一点都不晕了,也没有了之前那种烦厌的感觉,摸了摸旁边王氏的额头,发现自己身上果然不烫了。

    可陆无双还是有些无法接受,毕竟刚才在被窝里自己被他上下其手,每一寸肌肤都玩弄了个遍,虽然心中已经相信他是为了给自己治病,可发生了这样的事,让她一个女孩子如何自处?

    陆无双静静地看着他:“按照宋大哥所言,刚才你就没有半分邪念么?”

    “应……应该没有吧。”宋青书有些心虚地答道,不是他做人不实诚,而是一旦实言相告,两人之后很可能纠缠不清了。他刚才之所以那样做,的确纯粹出于救人的目的,并不是想占便宜,只不过他天性风流不羁,并没有那么端正守礼,虽然明知道那种救人方式有些不妥,最后依然还是那样做了。

    陆无双咬着嘴唇,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那刚才是谁一直……一直硬邦邦地杵着我。”

    “呃~”宋青书顿时尴尬到了极点,他虽然没什么邪念,可是被窝里温香软玉在怀,难免会有一些正常的生理反应。

    “小姐,药熬好了!”

    宋青书正不知如何回答之际,门外传来了丫鬟的声音,他顿时如蒙大赦,快速对陆无双说道:“你现在烧已经退了,邱大夫的药应该能助你康复,你好好调养,我得先走了,不然等会儿来了人我又出不去了。”

    若非脚上有伤,陆无双此时真恨不得跺跺脚,虽然心中有千言万语,但也知道如今机会难得,若是被人发现宋青书在自己屋中,她也没脸见人了:“可到时候怎么跟婶婶解释?”

    宋青书看了一眼晕倒在床边的王氏,快速答道:“反正她什么都没看到,你自己随便找个什么理由就能糊弄过去了。”

    “那好吧,”听着丫鬟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陆无双也不敢再留他,“你…..你明天白天来找我,我……我有话跟你说。”

    宋青书苦笑一声,还没来得及答话,丫鬟的脚步声已经来到门前了,他再也不敢犹豫,身形一闪,就从旁边的窗户蹿了出去。

    看见他轻车熟路的样子,陆无双脸色越来越红了:“这混蛋,刚才婶婶她们来的时候明明也可以这样逃出去的,偏偏钻到我被窝里来。”

    不过她很快想起是自己邀请对方上床的,一张脸愈发红润了,轻啐一口:“占了便宜就跑,真是个混蛋啊……”

    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刚才被窝里的旖旎,陆无双一时间不由有些痴了。

    ……

    回到自己住所过后,宋青书在床上辗转难眠,看着高高隆起的裤子,不禁苦笑不已:“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如今天已经快亮了,他自然不方便去找程瑶迦,至于陆无双,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就不要去祸害她了……

    约莫睡了一个时辰左右,他便醒了过来,和谈的事情太过重要,他和韩侂胄担心夜长梦多,所以约好了今天一大早就赶路回临安。

    清晨时分,天刚朦朦亮,宋青书到约定的府门,发现韩侂胄一行人已经等在那里了,不由歉意地说道:“劳烦韩相久等了。”

    韩侂胄笑道:“无妨,我们也是刚到。”

    宋青书看到了一旁的令狐冲,只见他有些没精打采,不由打了个招呼:“吴兄,好久不见。”

    令狐冲一怔,立马反应过来对方故意这样说,是为了不让韩侂胄知道昨晚自己去找他寻仇,心中虽然有些微动,但对他依然没什么好感,只是冷冷回了一句:“好久不见。”

    韩侂胄自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怨,笑道:“宋公子,我们出发吧。”他这次从临安连夜出来,为了赶时间,甚至连马车也没要,直接快马加鞭而来;如今要尽快赶回临安,也谢绝了陆府提供的马车,同样准备快马加鞭而回。

    宋青书如今战场都上过不知道多少回了,马术自然不在话下,翻身上马:“韩相请!”

    韩侂胄微微一笑,一夹马肚便策马而去,宋青书回头看了陆府一眼,他自然没有忘掉陆无双的约定,可就算见了面两人又能说些什么呢?还是来个走为上策吧。

    一行人就这样往临安赶去,因为每个人都准备了三匹好马随时替换,一路上基本上没有浪费时间,当天傍晚时分便回到了临安城。

    进入临安城过后,韩侂胄将宋青书安顿在一家上好的客栈之中,一脸歉意地说道:“宋公子,我要先进宫和皇上商讨一下,事先沟通好一些细节,才好让你正式进宫面圣,可能要公子在这里委屈两天。”

    宋青书自然知道这些事情不可能真等到了朝堂上再去讨论:“无妨,这段时间旅途劳累,我正好休息一下。”

    “本来我该在府上招待公子的,不过毕竟人言可畏,这关键时刻若是万俟卨他们借题发挥,说我里通外敌和你勾结,到时候形势会非常不利,所以还请公子理解。”韩侂胄依然在道歉。

    宋青书笑道:“韩相不必顾虑,我这次是为正事而来,又不是来住房子的,更何况在客栈之中无拘无束我反而更惬意。”

    韩侂胄顿时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先进宫了,公子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我会留几个人在这里服侍公子。”

    宋青书并没有拒绝,他虽然更喜欢一个人,可是他与韩侂胄之间通话还需要人跑腿,至于这些人会不会监视他……以他现在的修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些人又哪里难得了他。

    在客栈简单用过晚饭,夜幕已经降临,透过窗外望着远处皇宫金瓦红砖,心中寻思道:“该去看看李沅芷那丫头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