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45章 神秘皇妃

    说起来宋青书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厚道,上次以贾宝玉的身份在临安,苦于分身乏术,全靠李沅芷才能光明真大地离开。

    可是自己解脱了,李沅芷牺牲却有点大,本来是内定的皇妃,甚至是皇后的有力角逐者,因为不再是完璧之身一夜之间被打入冷宫;其实哪怕是这样,有李可秀十万绿营作后盾,她依然可以过得很潇洒,不过如今李可秀势力灰飞烟灭,她没了保护.伞,之前又发生了那样的丑闻,偌大一个皇宫哪还有她容身之地。

    前世据说故宫里埋葬了太多冤魂,一到天黑过后里面各种鬼夜哭,没人敢在里面逛,虽然有一定以讹传讹的成分,可后宫之中动不动就赐死嫔妃是很常见的,更别提宫女太监什么的了。

    宋青书越想越是心惊肉跳,再也按捺不住,身形一闪便从窗户飞了出去,一路往皇宫方向赶去,心中暗暗后悔,应该早点来接她的,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我这一辈子恐怕都要在悔恨中度过。

    脑海中李沅芷机灵古怪的纯真笑容,宋青书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是一步就跨过一条街,没过多久就潜入了皇宫。

    这南宋皇宫他来过几次,轻车熟路地躲开了巡逻的侍卫,潜入到冷宫之中。随便抓了一个宫女来问清楚了李沅芷所在的屋子,得知她如今还安好无恙,不由长舒了一口气,随即点了宫女的昏睡穴将她放到了假山阴影处。

    宋青书并没有选择灭口,一来他并非弑杀之人,二来他自己也是从一个普通人成长到如今这地步的。他也没有选择用移魂大.法之类的篡改记忆,毕竟这皇宫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保哲学,宫女不会傻到上报这样的事情的,因为那完全是引火烧身,鬼知道会不会被灭口。

    根据宫女刚才所指的路,宋青书终于找到了李沅芷的住处,冷宫里年久失修,杂草丛生,显然很久没有人来清理过了,到处都透着一股衰败之意。

    夜冷星稀,只见一盏青灯将一个少女孤零零的身影映到了窗户上,是那么的纤细娇弱,宋青书看得心中一疼,正要进去相见,忽然心中一动,转过头来往院子外面望去。

    他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不出意外的话正往这边赶来,宋青书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说,脚尖一点,宋青书整个人便无声无息地跃到了屋顶之上,借助屋顶的阴影藏了起来,静静地望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很快一行人出现在了眼帘之中,当先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嬷嬷,后面跟着两个宫女,每个宫女手中都捧着一个碟子,一个里面装着一段白绫,另一个里面装着一个铜酒壶,旁边还配了一个小酒杯,在两个宫女后面则跟着几个身强力壮的太监,这几个太监脚步轻盈,呼吸均匀,显然都有一身武功。

    宋青书看得又惊又怒,这架势他如何看不出来是干什么的,白绫、鸩酒都是赐死嫔妃常用的手段,后面还跟着几个会武功的太监,显然是知道李沅芷会武功,用来防止她反抗的。

    那群人很快推门进入了屋内,宋青书犹豫了片刻,决定先等一等,看看究竟是谁让这群人来的,反正以他现在的修为,等会儿再出手完全来得及,不会让李沅芷碰到任何危险。

    揭开了屋顶的瓦片,屋子里的情况顿时一览无余。

    李沅芷原本正坐在窗前托着下巴发呆,发现一群人闯了进来,不由皱眉道:“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进来的?”

    不过她很快脸色一变,因为她看清了这些人手里拿的东西,从小生长在官宦之家,又岂会看不懂这些东西代表着什么?

    “老奴给姑娘带来了两样东西,姑娘请选一件吧。”那老嬷嬷声音仿佛乌鸦一般极为刺耳难听,在这深夜之中,让人不免升起一丝寒意。

    李沅芷霍然起身:“你们好大的胆子,谁派你们过来的?”

    老嬷嬷磔磔笑了起来:“姑娘又何必明知故问,在这皇宫之中,还能有谁。”

    李沅芷心中一凉,终于意识到今天恐怕危险了,急忙说道:“我要见皇上。”说着便要往外走去,谁知道那几个太监仿佛早有所料一般瞬间分散开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老嬷嬷冷笑道:“皇上何等身份,又岂会见冷宫中的一个充满晦气的贱婢?”

    李沅芷素来天不怕地不怕,又是从小被疼大的,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身形一闪便要去扇对方耳光,老嬷嬷身后几个太监瞬间动了,双方交手数招,李沅芷不得不退了回去。

    她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刚才那会儿交手她看出了这几个太监武功在她之上,若自己有剑在身,所不定还能周旋一下,可皇宫内苑,哪里容许嫔妃带兵刃?当初她进宫之时身上的武器便已经被解掉了。

    “我爹是李可秀,麾下十万大军,若是知道我的死讯绝不会善罢甘休。我不信皇上会如此不智,一定是你们假传圣旨。”李沅芷银牙欲碎,狠狠地盯着眼前的老女人。

    “哈哈哈~”那老嬷嬷发出一阵比夜枭还难听的声音,“你还当自己是那个身份尊贵的千金大小姐么?不怕告诉你,你爹的势力早在十几天前被金蛇营打得灰飞烟灭,连你爹也在战场之上成了宋青书的俘虏,估计早就被砍了祭旗了,现在的你只是一个丧家之犬。”

    “什么?”李沅芷惊呼一声,身子不用晃了晃,幸亏有旁边的桌子扶着,才不至于摔倒。

    “既然你自己不选,那就老奴帮你选吧。”那老嬷嬷冷笑一声,使了个眼色,几个太监便拿着鸩酒,一步一步往她逼了过去,而李沅芷仿佛整个人失了三魂六魄一般,整个人一动也不动,似乎根本不知道即将到来的危险。

    宋青书面带寒霜,正要出手之际,忽然院子外传来了一个宫女的声音:“娘娘,您身份尊贵,为什么来冷宫这种晦气之地,实在太不吉利了啊。”

    “闭嘴,本宫自有打算。”另一个声音响起,虽然语气不善,可短短几个字便显得清脆娇媚,轻柔欲融。

    宋青书一怔: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可究竟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