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53章 胡闹的少女

    借用上个世界一句流行的话,当宋青书听到李沅芷话的时候,差点没有一口盐汽水喷死。尽管以宋青书如今的修为,就算是蚊子落地的声音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可他依然有些不确定地重新问了一次:“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让你帮我坏了她们两人的贞洁!”李沅芷咬着嘴唇,面无表情地说道。

    “呃~”终于得到了确认,宋青书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李沅芷显然也知道这样的要求有些惊世骇俗,寒声解释道:“原来她们就是罪魁祸首,幸好那次我碰到的是你,如果我碰到的是另外一个男人,我的清白已经没有了,后面的下场有多惨不言而喻。她们坏我清白,我也不过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让她们也体验一下是什么感觉。”

    宋青书顿时沉默了,他知道李沅芷说的是实情,若非有自己从旁照顾,她如今恐怕已经沦落到了炼狱一般的处境,她想报仇完全无可非议,可要那样报仇……

    是,他心中也承认这种报仇方式的确很香艳,不管是陈圆圆还是阿珂,都是红颜祸水级的人物,其中任何一个,全天下的男人多半都愿意短寿十年只为了能一亲芳泽,更何况还是两个一起?再加上两人母女的身份,更是平添了一丝禁忌的刺激诱惑。

    面对这样的诱惑,任何男人都会心动,宋青书自然也不例外,可心动是一回事,行动又是另一回事。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坐怀不乱的君子,可他同样也不是一个毫无原则的禽兽。

    见他一直沉默,李沅芷咬了咬嘴唇:“好,你不愿意帮忙,那我自己来。”

    宋青书一怔,心想你一个女的,怎么自己来?这一愣神的功夫,李沅芷便脱离了他的怀抱,往床那边飞跃而去。

    “什么人?”陈圆圆倒也罢了,阿珂毕竟是习武之人,听到衣袂破空的声音,下意识坐了起来,只见到人影一闪,她什么也没看清便晕了过去。

    “阿珂?来……”陈圆圆这时才反应过来,不过话音刚落,也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宋大哥,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李沅芷笑嘻嘻地看着床上的男人。

    宋青书收回了点中母女俩昏睡穴的手指,不禁苦笑不已,他之所以后发先至抢先点了阿珂和陈圆圆的穴道,是因为知道若是让她们和李沅芷打了照面,善后反而更加麻烦。

    “我只是封住她们穴道而已,可没说要帮你干那样的事情。”宋青书沉声说道。

    李沅芷眨巴眨巴地望着他,眼神中充满了哀求,宋青书差点就心软了,不过很快又坚定了意志:“你这样看我我也不会帮你干那样的事情的。”

    见撒娇无效,李沅芷眼睛骨碌碌一转,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甜美的笑容:“果然不愧是本姑娘看上的男人,恭喜你宋大哥,你通过考验了!”

    “啊?”宋青书终于反应过来,搞一半天她居然是在套路自己!

    看来哪怕历经千年,女人这些小手段都不会变的,宋青书不禁想到前世网上流传的那些女人的套路,她们往往会在QQ或者微信上假扮成另一个女人引诱自己的男朋友,试探男朋友会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宋青书万万没想到自己穿越了都还能碰到类似的事情。

    “好啦,别生气啦~”李沅芷抱着他的手一阵撒娇,声音比蜜糖还要甜腻,“大不了人家补偿你啊。”

    宋青书一怔:“怎么补偿?”

    李沅芷踮起脚尖,凑到他耳朵小声说道:“难道你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么?”

    宋青书不由心中一荡,看了一眼旁边柔软舒适的床,只觉得喉咙有些干:“你真要在这床上……”

    李沅芷已经脱了鞋坐到了床上,一双大大的眼睛充满媚意:“难道宋大哥不敢么?”

    “谁说我不敢的!”虽然明知道她在激将,宋青书还是有些怒了。

    “那就上来呀~”李沅芷明明只是个少女,可此时此刻身上流露出来的媚意却一点都不亚于秦淮河上那些花魁,看得宋青书都有些呆了。

    “可……可她们还在床上呢。”宋青书有些不自然地指了指昏睡在一旁的陈圆圆和阿珂母女。

    李沅芷毫不在意地摆摆手:“我都不介意,你还介意什么。”

    宋青书一想也是,若是再推三阻四倒显得矫情了,更何况他刚才被弄得不上不下,憋了这么久早已憋得极为难受,此时得到情人相邀,他哪还客气?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极为诱人的甜香,宋青书早已分不清是李沅芷身上的味道,还是旁边阿珂或者陈圆圆的,只是觉得整个人胀得得厉害,急需要女人的温柔来化解。

    李沅芷虽然嘴上说着大胆,但她其实也没什么经验,上次献身给眼前这个男人,整个人过程云里雾里,待她清醒过后没多久,外面的宫女太监什么已经闯进来了,紧接着便是皇帝震怒,她一天之内体验了从天堂跌落到地狱是怎样一种感觉。

    所以那天发生的事情虽然刻骨铭心,但她的心态还并没有完全从少女的身份转变过来,因此看到宋青书露出健硕的肌肉,她整个人忽然害羞起来。

    不过令人窒息的热吻很快让她忘记了忐忑不安,对方的温柔很快点燃了她的热情,两条洁白的藕臂环绕在了男人的脖子上,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压迫感,她身子软得厉害,顺势便倒在了床上。

    宋青书目光无意间扫到躺在一旁的陈圆圆和阿珂,两张白玉般的娇脸,两双白玉般的纤手,真似翡翠座上两尊白玉观音的睡像一般,隐隐透着一股无言的诱惑。

    喉头动了动,宋青书只觉得口干舌燥得厉害,急忙收敛心神驱散那些纷杂的邪念。

    不过李沅芷经过了最开始的羞涩,很快就恢复了平日里古灵精怪的本色,仿佛一只迷人的妖精一般百般挑逗着身上的男人。

    宋青书低吼一声,重重地压了上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宋青书只觉得握着的柔荑娇嫩异常,正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忽然意识到不妥,定睛看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握着的居然是一旁陈圆圆的手,他下意识想松开,可是内心深处又有些舍不得。

    仿佛察觉到什么,他回过头来,发现李沅芷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宋青书老脸一红,急忙甩开了陈圆圆的手。

    “宋大哥~”李沅芷笑得两只眼睛弯成一对月牙,“有的人口是心非哦。”

    “胡说,我不小心碰到的。”饶是见惯风浪,宋青书依然觉得十分尴尬,前一刻自己才义正言辞地说了一大堆,结果后一刻就自打脸了。

    “是么?”李沅芷不置可否,反而摸了摸陈圆圆的手,露出一脸惊叹之色,“啧啧啧,虽然我应该恨她,不过我现在心中更多的是嫉妒,她应该有三四十岁了吧,肌肤居然比我还要娇嫩,她到底是怎么保养的?”

    宋青书取笑道:“人家天天在府上养尊处优,哪像你这个野丫头,成天在江湖上到处乱跑,风吹日晒的比不过她们很正常。”

    “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比不过天下第一美人又不丢人。”李沅芷娇哼一声,心态出奇地好,她这会儿功夫哪还不知道陈圆圆的真正身份?

    望着眼前活力满满的少女,宋青书只觉得心中充满爱意,这正是她的可爱之处,永远都是那么古灵精怪,阳光乐观。

    他刚才之所以没有答应她的复仇之法,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不想这样一个可爱的少女被仇恨扭曲了那颗宝贵的纯真之心。

    “哎,你在干什么?”宋青书忽然发现李沅芷的双手在陈圆圆、阿珂母女身上摸索,不由奇道。

    “脱她们衣服啊。”李沅芷理所当然答道。

    宋青书只觉得鼻头一热,差点没有喷出鼻血来,急忙喝道:“不许胡闹了。”

    “人家哪有胡闹,”李沅芷委屈地瘪起小嘴,“我被她们害得那么惨,你不帮我报仇就算了,现在我自己报仇,你还来凶我。”

    看着少女泫然欲涕的样子,宋青书心中一阵内疚:“好了好了,是宋大哥不好,不过……脱她们衣服就是你的报仇之法么?”

    李沅芷破涕为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宋青书一头黑线:“你不会还打着那个主意吧?”

    “放心啦,不会让你当禽兽的。”李沅芷仿佛猜中了他的心思,嘻嘻笑道。

    眼见陈圆圆和阿珂衣裳越来越少,快只剩下最贴身的亵衣了,宋青书不由扭过头去:“喂,你要报复她们没关系,可现在我在旁边,毕竟男女有别,让我看到了……成何体统。”

    李沅芷凑到他耳边腻声说道:“宋大哥你又言不由衷了,我明明感觉到你的身体刚刚更激动了……”

    “看我怎么收拾你~”宋青书恼羞成怒,决定好好惩罚这个不听话的少女,李沅芷甜甜一笑,彻底舒张身体用无尽的温柔来平息身上男人的愤怒。

    到了某个关键时刻,李沅芷忽然惊呼一声:“等一下~”然后扭动腰肢整个人都缩进了被窝里,宋青书表情忽然变得极为奇怪,有几分怜惜,更多的却是一种征服的畅快感。

    “唔唔~”李沅芷很快便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双唇紧闭,一张俏脸憋得通红,在宋青书疑惑的目光中,飞快地爬到一旁陈圆圆的身上,用手捏住她的脸蛋,分开了她水润迷人的红唇,然后迅速俯下身去,将嘴里的东西渡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