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56章 刺客

    宋青书也是一头黑线,心中不得不感叹,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难怪这些年从没听过有什么武林高手在南宋皇宫兴风作浪的消息,原来这皇宫中还藏着这样的**oss。

    当年曲灵风入宫偷名贵字画,结果逃到牛家村还是被带御器械石彦明追上击杀,黄药师还觉得若非曲灵风早年被自己打断了腿,绝对不会死。

    现在想来,只能说曲灵风还入不了黄裳的法眼,不然连离开皇宫的机会也没有。

    一部《九阴真经》,当年让整个武林趋之若鹜,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为了此书在华山斗了七天七夜,连这个级别的高手都对其视若珍宝,可知《九阴真经》有多么精深奥妙。

    宋青书如今虽然对《九阴真经》早已融会贯通,但不会天真的以为黄裳的武功仅是一部《九阴真经》能反应的,就像独孤求败的武功绝不仅仅等于独孤九剑+蛇胆内力+重剑+一只大雕。

    更何况黄裳写出《九阴真经》都是好几十年前的事情了,鬼知道他这些年又悟出了什么新的武功,提升到什么境界。

    宋青书忽然有些郁闷,想当年洪七公周伯通在皇宫中骗吃骗喝,欧阳锋等人跑来找武穆遗书,为什么都不见黄裳管?结果自己一来就触了雷?

    想来想去宋青书只能理解为洪七公他们只在御膳房之类的皇宫边缘地带出没,黄裳也懒得管他们,不像自己跑到人家皇帝后宫里来了,终于惊动了他老人家。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江湖中居然还有人记得我,”黑衣斗篷里的人抬头望着月亮,仿佛回忆起了往昔的一些事情,可是不知道是斗篷太过宽大还是其他什么缘故,哪怕沐浴在月光下,他的脸依然模糊不清,“年轻人行差踏错在所难免,只要懂得回头是岸,还有得救。放下手中的嫔妃,留在皇宫中抄写道藏十年,老夫可以保证没人会追究你今晚的所作所为。”

    “十年?”宋青书轻笑一声,“比起抄书什么的,在下还是更喜欢外面的花花世界。”

    “擅闯寝宫,劫持嫔妃,本就是诛九族的大罪,年轻人不要执迷不悟。”黄裳轻轻叹了一口气,周围的花草树木仿佛感受到他的情绪,一阵簌簌作响,很快一股遗憾的情绪在周围空气中弥漫开来。

    宋青书神色凝重,对方显然已经近乎修炼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一举一动都与自然融为一体,这一身修为甚至还在王重阳之上,不过王重阳一旦使出北斗天罡阵,能发挥出几倍的实力,他俩打起来结果如何还真不好说。

    “你出手吧,念在你是晚辈,老夫可以让你三招。”黄裳语气之中隐隐流露出一股绝对的自信。

    “前辈此言当真?”宋青书嘴角微微上扬,仿佛已经成竹在胸。

    “自然不会骗你一个小辈。”黄裳淡淡地答道。

    “那就多谢前辈了。”宋青书微微一笑,脚掌在地上一踹,抱着李沅芷瞬间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看到眼前的场景,黄裳一怔,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刚才虽然表现得轻松,但一直没有掉以轻心,这个年轻人一身武功不在他平生所见任何人之下,甚至还让他有些看不出深浅。不过宗师有宗师的风范,身为前辈他自然不可能抢先出招,让对方三招他自诩还是让得起的。

    本来他正在凝神防备,等待着对方石破天惊一击,谁知道对方居然直接跑……跑了!

    一般来说,高手都有自己的自傲,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不会做出临阵脱逃的事情,这人一身修为明明深不可测,却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这些年潜心修行,黄裳原本早已做到了古井不波,可看到眼前这一幕居然破天荒有些恼怒起来,身形一闪,便往对方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不过一连追了一炷香的时间,不仅没有追上,反而与对方距离越来越远,最后索性消失了踪影。黄裳不得不停下来放弃了追逐,喃喃自语道:“这世上居然有这么惊世骇俗的轻功?看来我不问世事太久了,有机会找璎珞来问问近些年来江湖中有哪些武功高强的年轻人。”

    回到冷宫之中,宋青书将李沅芷放了下来,松了一口气道:“终于甩掉了。”

    “那人是谁啊?”李沅芷虽然算半个江湖中人,但黄裳这样传说级的人物离她实在是太遥远了,因此完全不知道对方是谁。

    “《九阴真经》的作者,一个超级厉害的高手。”宋青书答道。

    李沅芷一张小嘴儿张得老大,她虽然在江湖中顶天了三流高手都算不上,可也听过《九阴真经》的名头,眼睛骨碌碌一转,笑嘻嘻地凑到宋青书身前:“宋大哥,他比你还厉害么?我第一次看到你跑得这么狼狈呢。”

    宋青书微微一笑,对她的说法也不以为意:“我这次毕竟是为正事而来,若是闹大了不好收场;更何况他是我一位朋友的师父,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万一伤到元气出了什么闪失到时候我那位朋友还不找我拼命?”

    李沅芷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宋大哥那位朋友一定是女人吧?而且一定长得很漂亮。”

    脑中浮现出黄衫女清丽冰霜的脸庞,宋青书讪讪笑了笑,没有答话反而转开话题:“你收拾一下东西,我带你出去吧。”

    谁知道李沅芷摇了摇头:“不要,我就呆在这冷宫里,你离开临安的时候再来接我好了。”

    “为什么?”宋青书一怔。

    “不留在这里又怎么能欣赏到吴妃母女担惊受怕的表情呢。”李沅芷笑嘻嘻地说道。

    “呃~”宋青书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理由,不过这也符合她古灵精怪的性子。

    李沅芷继续补充道:“再说了,万一我突然从皇宫失踪了,正巧你又在临安,难保不会有人怀疑到你身上,到时候吴妃母女俩也知道今晚她们被谁轻薄了。”

    宋青书心想明明是你轻薄的她们好不好。不过他也明白李沅芷的担心不无道理,知道她是为自己着想,不禁一阵感动:“可万一又有人来给你赐白绫你怎么办?”

    李沅芷娇哼一声:“之前只不过是本姑娘猝不及防,如今有了准备哪还会陷入那么被动的境地?放心吧,我以前流落江湖不也没出什么事情么。”

    宋青书腹诽不已,的确没出什么事情,就是后来被张召重给抓了而已。

    “那好吧,你把这东西收好,若是碰到危险就放出信号,到时候我会立即赶来救你的。”宋青书从怀中拿出一个竹筒递给了她,这是金蛇营做出来的用于战场传递信号的,类似于烟花一般。

    “宋大哥你对我真好。”李沅芷裹起一缕香风扑倒了他怀中,热情地献上了香吻。

    良久过后,李沅芷红着脸将他推开,看了他身体的变化一眼便急忙移开目光:“天快亮了,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宋青书哈哈大笑,忍不住去捏了捏她脸蛋儿:“小妖精你也有怕的时候?”

    李沅芷啐道:“人家还是个小姑娘呢,哪里经得住你……再那什么……快走,快走……”说着便将按着他的背往外推。

    “那你自己小心。”宋青书亲了她一口,很快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中,李沅芷站在窗前,一时间有些痴了。

    宋青书回到客栈之中,折腾了一夜,身子也有些乏了,于是倒头便睡。第二天一大早,韩侂胄便派人过来传话,首先对不能亲自前来表示了歉意,毕竟如今关键时期,若是前来会面难免落人口实;另外转告他已经和赵构沟通了双方意思,不过具体细节还需要朝会上文武百官的意见;最后告诉他等会儿会有鸿胪寺的官员前来给他讲解明日面圣的一些礼节以及注意事项。

    韩侂胄的特使走后,果然没过多久鸿胪寺的官员就来了,各种繁文缛节听得宋青书耳朵都起茧子了,便以自己还没吃饭为由,索性叫来一大桌酒菜,拉着那几个鸿胪寺的官员边吃边讲解,没过多久就将那些人灌得酩酊大醉。

    鸿胪寺那些官员的手下只好将他们送到旁边那些客房休息,为了避免被继续轰炸,宋青书也以酒意上涌为由,回到了自己房间装睡起来。

    因为昨晚没睡多久早上便被喊醒,他倒是真有些困了,本来是装睡,到后来真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宋青书忽然睁开眼睛,目光移向了窗外,只见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不过这不是他醒来的关键。

    “现在居然还有人派杀手来对付我?”宋青书轻笑一声,语气中尽是嘲讽之意。

    没过多久,一处不起眼的窗户纸被捅破,一根铜管插了进来,宋青书冷哼一声,屈指一弹,那铜管仿佛被一股巨力撞击,猛地插了回去。

    “啊!”外面传来一声惨叫,显然喉咙被铜管刺破了。

    宋青书伸出手隔空一吸,那铜管顿时飞到了手中,而外面那人因为铜管被猛地拔出,一支血箭洒在窗户上,便再也没了声音。

    “我倒是好奇,究竟打算用什么毒药对付我?”宋青书打开铜管,看着里面的粉末,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

    之前某一章里面宋青书不知道黄衫女的师父是黄裳,是和尚一时将之前剧情记混了,幸好书友提醒,特此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