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57章 聒噪

    这东西他又岂会忘记,当初将他折腾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还被万俟卨和李可秀的手下追得像狗一样。

    “金波旬花!”宋青书声音发冷,居然还有人用金波旬花来对付自己。

    检查了一下窗外那刺客,没有找到什么身份的线索,宋青书眉头一皱:“究竟是谁要对付我?难道是万俟卨?”

    毕竟金波旬花非常稀少,他只知道凌退思和万俟家拥有,他与凌退思虽然曾今结仇,但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况且对方远在江陵,犯事的概率不大。如今临安城中,最有嫌疑的就剩下万俟卨了。

    尽管心中已有了七成的把握,但宋青书依然不敢掉以轻心,这关键时刻万一还有什么敌人隐藏在暗处虎视眈眈而自己却不知道,那就糟糕了。

    “得确定对方是谁。”心中一动,宋青书便有了主意,拿出一套备用衣服套在那刺客尸体上,将其搬到床上,面目朝下趴着,伪装成中毒身亡、临死前还非常难受的样子,然后自己则藏到了横梁之上。

    果然不出所料,没过一盏茶的功夫,房门便被人推开了,几个黑衣人小心翼翼地往床边靠近,用刀在床上那人身体上戳了几下,直到确定对方死亡了方才松了一口气。

    “都说金蛇王武功盖世,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估计是金波旬花够毒,再厉害的高手也得歇菜。”

    “对了,怎么没有看到陈三那小子呢?”

    几个人议论纷纷起来,因为忌惮金波旬花之毒,他们没敢太过靠近尸体,再加上尸体上穿着宋青书的衣服,他们先入为主之下,没有发现到床上那尸体就是他们的同伴陈三。

    “说不定他见得手了就跑回去邀功了,东子,快发信号给公子。”一个黑衣人对另一个高瘦同伴说道。

    “好嘞~”那个叫东子的高高兴兴跑出去了。

    房梁上的宋青书面露古怪之色,陈三、东子……剩下的人不会叫高义,赵振什么的吧,真怀恋以前的世界啊,也不知道那小说结局没有。

    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宋青书连忙收起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低头往下看去,只见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走了进来,不过眉宇间的阴郁破坏了他的整体感觉。

    “我当时谁,原来是万圭这废人。”宋青书心中冷笑,看他这一脸愁苦之色,想必这段日子煎熬得很吧。

    “你们真的确定他死了?”看到躺在床上的那人,万圭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下,身体为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显然他虽将宋青书恨到了极点,可同时也怕到了极点。

    “放心吧公子,我们都检查过很多遍了。”一个黑衣人说着还怕万圭不信,拿起刀随意地便捅了床上尸体几刀。

    “小心点,金波旬花有剧毒,可不要让血溅出来伤到公子。”同伴急忙提醒道。

    “无妨!”看到‘宋青书’像一个死狗一样躺在那里,万圭只觉得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卸掉了,兴奋之余磔磔地笑了起来。

    自从上次在府中被宋青书废掉过后,他可是发了疯似的想要报仇,只可惜对方神龙见首不见尾,再听到消息对方已经率领大军攻进了扬州,莫说是他,就连皇帝想动对方恐怕都不可能。

    原本以为这辈子报仇没希望了,谁知道宋青书居然来了临安,而且随身没带什么侍卫,只有几个韩侂胄的手下陪着。

    万圭哪还忍得住,马上召集了府上高手往客栈这边杀了过来。幸好他还没有失去理智,知道宋青书武功高强,也不敢硬来,所以先让鸿胪寺的心腹不停向他劝酒,待他喝醉过后,再派一个机灵点的人带着金波旬花打头阵,直到确认得手过后方才赶了过来。

    “你们先出去吧。”望着床上的尸体,万圭极力抑制着身体的兴奋之情,英俊的脸庞变得极为扭曲。

    “是!”看到他的表情,几个黑衣人只觉得恶寒无比,心想自家公子居然对尸体这么有‘兴趣’,而且对方还是个男人……越想越恶心得想吐,几个人急忙溜了出去关上了门。

    “姓宋的,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没了其他人在旁,万圭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情绪,有些疯狂地笑了起来,“当初你带着戚芳过来,何等耀武扬威,如今还不是像个死狗一样趴在床上么?”

    想到当日一些事情,万圭俊脸又是一阵扭曲,拿起刀朝着床上尸体下半身一阵乱剁,直到剁得血肉模糊方才扔掉了刀,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害得我当不成男人,这个仇我不会这么就算了的。听闻你有个倾国倾城的妻子,还有很多国色天香的红颜知己,嘿嘿,我一个也不会放过,我会让她们被千人骑万人压,让你下了地狱也戴无数的绿帽……”

    他正说到兴奋处,谁知道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只怕你没那个机会了。”

    宋青书原本想听听看能否从他口中得到什么情报,不过听了一会儿发现万圭已经只剩下仇恨,再加上居然将念头动在了自己女人身上,他哪还忍得住。

    “你你你……”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万圭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待看到宋青书安然无恙出现在自己面前,更是肝胆俱裂,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啊,刚才不是还挺得意的,怎么现在不说了?”宋青书冷冷地看着他。

    “你怎么没死!”万圭惊叫起来,声音仿佛太监一般尖细刺耳。他原本非常忌讳自己不是男人的事情被被人知道,所以平日里有意隐藏渐渐发生变化的声音,可如今被吓得魂飞魄散,哪还在意得了这些。

    “你都没死,我哪里舍得死。”宋青书淡淡答道。

    “那这床上是谁?”万圭又惊又怒,同时将自己那群手下骂了个半死,心想要是今天能逃得性命,回去后将他们所有人都阉了当太监。

    “你那位叫陈三的倒霉手下呗。”宋青书微微笑道,不过这笑容落在万圭眼中,却比魔鬼还要可怕百倍。

    “公子!”这个时候万圭那些守在外面的手下听到动静已经闯了进来,带看清宋青书好端端地站在屋子里,个个都傻眼了。

    “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万圭也知道自己这句话有多么可笑,这些手下虽然都是相府中精挑细选的高手,但和宋青书比起来未免也差得太远,他不求这些人真的能伤到对方,只希望他们缠住对方,给自己留下时间逃跑就好。

    因此话音刚落,整个人便使出吃奶的劲往窗户撞了过去,试图逃到大街上,看能不能借助繁复的地形甩掉对方。

    只可惜他眼看着要碰到窗户了,却觉得双腿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仿佛一个重重的沙袋一般摔倒了地上,惊骇欲绝地爬着转过身来,发现宋青书站在后面静静地望着自己,再往自己手下望去,只见那些人全都倒在地上,眼看是不活了。

    “居然一瞬间便无声无息地杀掉了这么多高手。”万圭震惊之余,心中甚至有几分羡慕嫉妒,若是自己有这么高的武功,何必每次都要靠阴谋诡计。

    “你的手下已经去黄泉给你探路了,现在该你了。”宋青书上次没有杀他,是觉得杀了他太便宜了,如今让他饱受煎熬这么久,火候也差不多。

    宋青书的话将万圭瞬间拉回了现实,他只觉得浑身瘫软,原本他以为当不了男人还不如死了,一直是复仇的信念支撑着他活下去,可如今真的面临死亡,他忽然发现自己是那么害怕,想到自己身为相爷的孙子,就算不能享受男女之事,还有其他很多地方可以享受的……

    越想越是害怕,万圭急忙说道:“不要杀我……不对,你不敢杀我……”

    宋青书轻笑一声:“我不敢杀你?”

    万圭这个时候也稍稍有些镇定下来:“不错,我身为大宋宰相的孙子,你这次又是为求亲而来,若是杀了我,就是公然打了整个朝廷的脸面,到时候皇上又岂会将公主嫁给你?”正是因为听到这个消息,他又嫉又怒,这才按捺不住在正式朝会的前一天筹划了这次暗杀。

    见宋青书陷入了沉默,万圭自觉得摸准了他的脉门,胆子愈发大了起来:“嘿嘿,要是你真杀了我,到时候别说你求不了亲,甚至连你的金蛇营也保不住。我爷爷身为当朝宰相,到时候为了替我报仇,会动用一切力量让朝廷出兵北上,你们金蛇营就等死吧。”

    “除非你把我爷爷也杀了……嘿嘿,不过我爷爷是百官之首,若是死在你手上,到时候绝对举国震惊,哪怕皇上不愿意,也不得不派兵兴师问罪,一样的结果。”

    万圭一连说了一大串,见宋青书始终没有反驳,嘴角微微上扬,心想这些江湖中人哪怕武功再高,也只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人而已,哪里比得上庙堂之上这些人物。

    抖了抖衣裳,万圭嘿嘿笑道:“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至于这几个手下的死,本少爷今天心情好,也就不追究……”他话还没说完,便觉得脖子一凉,接下来天旋地转,此生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便是:

    “聒噪!”